眨眼间,两天过去了。

这天,江州十分热闹。

除开已灭江州九大家之六和豪门秦家之外,其余江州权贵名流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涌向了江州北城,即叶氏集团大楼所在地。

比如江州商会之主顾天齐带着整个商会之人和顾倾城等一众顾家人抵达。

还有同为五大豪门的汪家家主汪天风,郑家家主郑不和和钱家家主钱运,以及九大家之陆家家主陆北尧,许家家主许立国等。

至于纳兰家,在纳兰老太的带领下,纳兰粟,纳兰明,纳兰德和纳兰凌雪等一众纳兰家的人,同样第一时间到达。

甚至江州城守林问天带着仅剩的三个副城守汪通,矛春和费力也都到了。

除此之外。

江州隐藏的三大最顶尖势力,醉仙楼风花雪月四女,龙神殿蒙焱,以及古氏银行负责人钱大海,也都带人纷纷到达。

总而言之。

江州所有势力,一个不缺皆到。

至于原因,便是这天乃三年前被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净的叶氏集团重新开业,并于叶氏集团大楼举办开业大典的日子。

如果仅是三年前的叶氏集团,即便曾是九大家之首,也肯定不会有如此大的面子,让这么多的势力全部到达祝贺。

可今日不同往日。

现在的叶氏集团之主,乃叶无邪。

而叶无邪虽才回江州短短十天时间,却连灭九大家之首的沈家和五大豪门之首的秦家不说,甚至可突破郡城天海十大家族之一的周家封杀,这实力绝对是逆天无比。

甚至这两天天海十大家之一的周家突然被团灭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江州。

虽然众人并未亲眼见到,但明眼人皆有所猜测,周家被灭定与叶无邪有关。

毕竟三天前周家刚发布江州封杀令,并派出两万青衣卫前来江州诛杀叶无邪,可两万青衣卫皆被叶无邪诛杀殆尽不说,没多久周家也被灭了,这不是叶无邪干的才怪。

毫不夸张的说。

叶无邪的实力,绝对是惊天动地,让江州众人胆寒,且叶无邪与醉仙楼和龙神殿关系密切,这背景也是深不可测。

自然。

才刚上午九点,荒芜了三年的叶氏集团便早已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至于庆祝叶氏集团开业的花篮绿植,更不知有多少,反正入眼所见全是。

知道的这是叶氏集团所在地,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花海仙境之中。

“感谢诸位能来参加我叶氏集团重新开业的开业大典,大家请依次往里边走。”

就在这时,明面上的叶氏集团负责人宋瑜,面带微笑的开始招待来人。

至于叶无邪这位集团真正的主人,则带着纳兰凌雪和叶兮兮居于幕后观看。

不过上边大部分各势力之人,在行至叶氏集团一楼大厅之后,一看见叶无邪身影,便连忙小跑过去躬身恭敬道:“叶先生好,我等以后愿追随叶先生,以叶先生马首是瞻。”

声音震天,气势凌人。

甭管是五大豪门之顾天齐,汪天风,郑不和,钱运也好,九大家之陆北尧,许立国也罢,还是林问天等几大城守,都发自内心朝叶无邪俯首低眉,从此奉叶无邪为江州之主。

没错,就是江州之主。

毕竟以上这些人。

几乎代表了江州白界势力的全部。

而黑灰二界,这醉仙楼风花雪月和龙神殿蒙焱更第一时间站在了叶无邪身后,并对外宣布,叶无邪为他们的主人。

还有古氏银行负责人钱大海,也恭恭敬敬的称呼叶无邪为叶先生。

白黑灰三界势力全聚,皆朝叶无邪俯首,那叶无邪顺理成章便是江州之主。

见此一幕。

站在叶无邪左右两边的纳兰凌雪和叶兮兮两人,都感到一阵热血沸腾。

毕竟她们不是不知道叶无邪厉害,但也万万没想到,叶无邪居然如此厉害。

回归江州不过十日,便在无声无息之间,收服了江州各大豪门家族势力之主。

从此叶家,虽然只有叶无邪和叶兮兮两人,却直接超越仅剩的九大家族之三和五大豪门之四,而一举成为江州第一大家族。

这叶氏集团虽然才刚刚开业,但也瞬间成为江州第一大集团无疑。

不过叶无邪却神情不变,只朝众人摆了摆手,“行了,都找地方坐吧!今天的主人公是宋瑜姐,从此她将替我掌管叶氏集团,负责集团所有生意投资,希望大家以后多帮衬。”

“叶先生放心,以后凡宋小姐所至之处,如叶先生亲临,我们必定恭敬。”

“且叶氏集团以后但凡有用得上我们的,我们必定效力,而绝不敢有丝毫推脱。”

“对对对,唯叶氏集团是瞻!”

“从此以后,叶氏集团便是我江州第一大集团,胆敢与之做对者,便是跟我们江州所有人为敌,我们必群起而攻之。”

江州众多势力纷纷应喝出声。

在场家族也好,豪门也罢,都纷纷恭维着宋瑜,并希望与叶氏集团谈上合作。

这古氏银行钱大海更热情的给宋瑜递上名片,并豪气如云说若叶氏集团需要贷款,千亿之内,可瞬间放款不说,更十年免息。

换而言之,便是一千亿资金免费提供给宋瑜使用十年,这手笔不可谓不大,毕竟这一千亿,足以抵得上江州一个豪门了。

甚至更多钱,古氏银行也不是不能提供,只是江州分行不能立马拿出而已。

此话一出,直接震惊了在场所有。

只不过被叶无邪给拒绝了,毕竟他不缺钱,叶氏集团自然也不会缺钱。

他卡里十万亿,先划十分之一资金到叶氏集团账上,便足够集团运营很久了。

目前叶氏集团并无实体展业,暂时以投资为主,具体由宋瑜去把控。

这点,叶无邪不会过多关心。

反正他只要给钱就行,毕竟他相信宋瑜的眼界能力,肯定会做的很好。

不过就在这时,叶氏集团大楼之外,突然风云变幻,黑云压城。

对此,在场人倒没觉得什么,顶多就认为天色变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可叶无邪却是眉头微皱,只因他能感受到一股不小气势正由远及近,滚滚而来。

而下一秒。

便只听见“轰隆”一声,叶氏集团的玻璃大门瞬间化为一片齑粉不说,更有四个面如冰霜的灰袍老者如鬼魅般出现在门口。

见此一幕,作为集团负责人的宋瑜立马一步向前,而面容紧皱道:“你们是谁?可是来参加我叶氏集团开业大典的?”

“叶氏集团?开业大典?”

那四位老者扫了宋瑜一眼,不做理会,只一步步走进,并环视诸人,目露杀机道:“今日,我们是为叶无邪人头而来,顺便诛杀与叶无邪有关的一切,包括在场所有。”

哗哗哗!

此话一出,满场哗然。

而下一秒,在场人皆脸上闪过一丝怒容,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将来人碎尸万段。

毕竟他们可都是江州一方大佬,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蔑视过,甚至动辄扬言要诛杀他们所有,简直没将他们放在眼中啊!

何况他们刚刚才朝叶无邪低眉俯首,表示效忠,结果眨眼之间,就跳出四人要取叶无邪之人头,可谓将他们的脸打的啪啪响。

不过叶无邪没有发话,他们也不敢贸然有所行动,只静等命令。

唯有醉仙楼风花雪月和龙神殿蒙焱五人,立马踏出欲对上边四人出手。

毕竟他们今日前来,就是维持叶氏集团开业大典之秩序的,此刻有人前来捣乱,他们当然要第一时间出手将其镇压。

不过叶无邪却伸手挡住了五人:“你们不是他们对手,先行退下,我来!”

说完,他便一步走了出来,而看向四灰袍老者道:“想杀我,你们是谁?”

“我们是乌云蔽日,为厉家长老。”

四个灰袍老者齐声开口,而盯向叶无邪,“你便是叶无邪,杀害我家少爷的凶手?”

“你家少爷是谁?”

“我家少爷是厉少宗。”

“厉少宗?

叶无邪看着面前四位灰袍老者,眉头微皱着摇头,“我好像,并不认识。”

的确,他并不认识厉少宗。

毕竟当初厉少宗被他斩杀时,又没有自报姓名,他哪里会记得那么多。

但乌云蔽日四人闻言,却顿时一怒,“小子,你想抵赖?只可惜我们已调查清楚,我家少爷便是在天海周家死于你手。”

“今日我四人前来,定要为我家少爷报仇,你和你身边所有人都必死无疑。”

“哦?原来是为那家伙来的?”

听见这话,叶无邪瞬间恍然,显然是已明白周霸天口中厉少便是厉少宗。

既然明白了来者是敌,那就很好办了。

“厉少宗要杀我,所以死有余辜,而你们要为厉少宗杀我,同样也死有余辜,何况你们还破坏了我公司大门,所以死吧!”

没多说其它,叶无邪忽然一步上前,便主动朝乌云蔽日四人杀了过去。

至于原因,那就是敌人都该死。

且叶无邪可不是那种爱跟敌人多啰嗦,然后等着敌人先一步杀来的人。

更何况这是叶氏集团开业大典,他可不想多耽搁时间在乌云蔽日身上,更不想让乌云蔽日再破坏叶氏集团一丝建筑。

所以,他要先将四人斩杀。

“小子,你找死!”

见此一幕,乌云蔽日四人可谓勃然大怒,显然均没想到叶无邪会率先出手。

以至于他们皆眸光一凝,而同时化掌为爪,朝叶无邪喉咙心脏凌厉抓去。

轰隆隆!

顿时间,一道道如炮弹般的轰杀传出,滔天劲气席卷,直取叶无邪要害不说,甚至四人身形快到肉眼难辨,而致虚空传出震耳欲聋的音爆之声,犹如泰山镇压,恐怖至极。

见此一幕,在场人直接被吓傻了。

毕竟他们什么时候见到过如此厉害的强者,瞬间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

包括风花雪月和蒙焱等,在服用破镜之丹,而达地境七品的高手都是如此。

只因乌云蔽日实在太强了。

随便一出手,便远超地境之力。

事实的确如此。

乌云蔽日四人实力很高,同样是武道天境强者不说,比起天境四品的厉少宗还要高出很大一截,毕竟他们可是厉家长老。

虽然比不上刀神薛长林的天境九品,但也达到了天境七品,是天境后期。

天境后期是什么概念?

毫不夸张的说,他们四人中随便拎出一个,都足以轻松屠灭整个江州,现在四人合一,更是纵横江南郡而难逢敌手。

这,便是身为古武世家之厉家的强大战力,传说中的武者天境竟不止一人。

然而在叶无邪的眼中,所谓的天境七品,其实跟蝼蚁也没啥区别。

更何况他率先出手,自然不给对方丝毫反抗的余地,便并指为剑,直接一剑削出。

随之一道凌厉剑气乍然出现,仿若天上银河一般,将乌云蔽日四人出手劲气全部挡下不说,甚至将四人身形全部席卷。

下一秒。

就是“刺啦”四声响起。

四颗大好头颅便应声落地,乌云蔽日四大天境七品的顶尖强者,居然连一丝水花都没激起,便被叶无邪一剑斩杀了干净。

见此一幕,在场人再次大惊,乃至纷纷瞪大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