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成怨种女配,冷欲夫君粘我上瘾 >  第七十一章

姜雪轻咳了一声,“我...”

她其实很想硬气点说是。

但转念一想,这人也不像是会那般无聊的人。

“没什么,这时辰不早了,殿下不赶紧去上朝吗?0”

祁厌知扬了扬眉,“爱妃这是在赶我?”

姜雪急忙摆手,“没,没有的事,妾身只不过是在说实话罢了。”

轻咳了一声,急忙转移话题,“那什么,时间不早了,妾身服侍殿下更衣?”

听到这话,祁厌知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倒也没有拒绝。

尽管姜雪还是有些不熟练,但好歹帮祁厌知穿好了。

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祁厌知猛地想到了昨晚的温情,不禁轻啧一声。

在姜雪诧异的眼神中,轻捏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若非真的来不及了,祁厌知也不会仅是浅尝辄止。

眼瞧着小女人耳朵瞬间红了起来,祁厌知嘴角亦是扬起了一抹笑。

紧接着便再次听到长恩的催促,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冷着脸走了出去。

对上自家主子嫌弃的目光,长恩急忙低下了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好在祁厌知也并没有跟他计较的意思,这才让他逃过了一劫。

祁厌知这边去上朝了,姜雪也无事可做,便跑去了沈老夫人的院子。

看到姜雪,沈老夫人笑着看向她,“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姜雪笑嘻嘻的凑了过去,“殿下去上早朝了,我自己在院子里也没事做,想着多来陪陪外祖母。”

伸手揉了揉姜雪的脑袋,沈老夫人眼中满是笑意。

只是片刻后却是皱了下眉,若非姜雪正巧看她,怕是要错过了。

“外祖母怎么了?”

站在一旁的嬷嬷刚要开口,就见沈老夫人笑着打断了她。

“没什么事,不过是昨晚没太休息好,做了个噩梦而已。”

但姜雪却不相信,将目光对上了嬷嬷。

嬷嬷哪有不说的道理,急忙将沈老夫人最近腿不舒服的事情告知了。

对上沈老夫人略显心虚的眉眼,姜雪板着脸看她。

“外祖母@!若我今日没有来,您是不是就要瞒着了?”

沈老夫人轻咳了一声,“这不是没有什么大碍嘛,别担心,没事的。”

听她说没事,姜雪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紧接着抬头看向身后的小丫鬟,“去怀济堂请焦大夫。”

嬷嬷不禁错愕,“皇子妃,我怎么未听说过他们那有姓焦的啊?”

这让姜雪微愣,没有吗?

她记得小说里是有这么一个人物的,医术高超,只是性子寡淡,不擅长与人交际罢了。

沈老夫人也略显好奇的看向她。

姜雪轻咳了一声,“我印象里以前遇到个大夫,他当时帮了我,我问的时候他便说自己姓焦,在怀济堂当值。”

听了这话,沈老夫人倒是没有怀疑什么,笑着点了点头。

而在小丫鬟去请焦大夫的时候,姜雪便开始为沈老夫人捏了捏腿。

而后让人去取了热毛巾跟热水。

先是用湿热的毛巾敷在沈老夫人的膝盖处,待布匹开始发凉,才派人去拿了个汤婆子过来。

将干毛巾包裹好汤婆子,在沈老夫人的膝盖处轻轻地滑动。

膝盖处明显的传来温热感觉,也让膝盖舒服了不少。

姜雪一边做一边观察沈老夫人的反应,见她的脸色的确舒缓了很多,这才放心下来。

没过多久,门外传来小丫鬟的通报,说是焦大夫过来了。

姜雪急忙让人将焦大夫请过来。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她以为那大夫会是个稍微年长的角色,可谁能想到,站在她面前的,是个俊朗的年轻人呢?

对上姜雪的目光,焦晏轻咳了一声,“可是在下哪里出错了?”

姜雪急忙摇了摇头,“无事,还请焦大夫帮外祖母看下腿疾。”

焦晏仅是愣了一瞬,便上前查看了一番。

先是为其开了几副药,“姑娘刚才的保暖之法虽然解决不了老夫人的顽疾,但也可适当缓解,日后也莫要贪凉,不然更加没法治了。”

姜雪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晓了。

又提了一些其他的注意事项,姜雪主动前去送焦晏。

出去的路上,焦晏满是好奇的看向姜雪。

“不知道姑娘知晓在下身份的?”

毕竟他在堂内没有什么存在感,来看病之人基本上也不会找他。

其实若非他的父亲与那怀济堂掌柜的有所渊源,他早就被赶出去了。

姜雪轻咳了一声,她能用以前见过来哄骗沈老夫人,却不能用同样的理由忽悠姜晏。

“其实这事说来话长,简单来说就是我有个属实的人知晓就焦大夫的医术,所以特意让我注意下的。”

“不过此人是谁,我是不会与公子透露的。”

“但公子放心,我并没有恶意。”

焦晏点了点头,“焦某身无分文,空有一身医术,若 皇子妃不嫌弃的话,草民定当尽力。”

见他的称呼,姜雪扬了扬眉,倒是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让下人带着他离开了。

直到下人回禀焦晏彻底离开,姜雪这才松了口气。

她今日也之举也是故意的。

因为按照原著剧情,这焦晏后来是太医院的头目,颇受祁昇的重视。

她如今先一步结识,指不定日后什么时候就会用到了。

想到这,姜雪勾了勾唇,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

过了好半晌,沈卿儿也急忙赶了过来。

听了下人的说法,沈卿儿顿时自责了起来。

姜雪拍了拍她的肩膀,“表姐可莫要这般,外祖母平日里可最疼你了,你若是哭的不能自已,她可是要难过的。

刚才焦大夫还说呢,莫要让外祖母为各种事情烦忧。”

对此,沈卿儿也只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自责了。

但眼睛却像是长在了沈老夫人的身上一般,生怕出了问题。

姜雪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却也没有阻止。

其实这样也很好,毕竟以前她们并未有这么多好好相处的机会。

看着眼前的两人,姜雪的嘴角怎么也下不去。

只是她开心了,有些 却是一脸寒霜的坐在轿子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