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致命书评 >  第六十六章 模仿小说?

“啊!江叔!”

林弯羽的心脏几乎被吓得漏了一拍,“你怎么过来了?”

奇怪了,每次江叔走到她身后的时候几乎都是悄无声息的。

“我不是进馆来去个厕所,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刚好看到门在虚掩着,就想进来跟你聊两句,解解闷儿。”

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吗?

林弯羽有些记不清了。

“不过我看你刚刚无精打采的,喊你好几声都没应。咋了,是不是心里有事儿?”老江一脸憨笑,甚至有些腼腆地搓了搓手,“有啥困难你尽管说,叔虽然文化不高,但多少能帮你开导开导。”

这样的江叔让林弯羽感觉亲切了许多。

她给江叔找了一个杯子接了杯热水放在他面前:“江叔,您每次来的还真及时,我这心里啊,确实是有点事儿,您坐下,咱俩慢慢说。”

之前和江叔也聊了那么多次,林弯羽确实能感觉到从他这里收获到不少。

所以这次也没有设心防,直接将这些天跟着顾池遇见的事儿,还有那张合照上写着自己父亲名字的事儿说了出来。

“那既然你好奇,干脆去找你父亲问个清楚不就好了,也不必在这里这么纠结了。”

老江哈哈一笑,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余光却一直在观察林弯羽的神情和动作。

“哪儿有那么简单啊,”林弯羽双手托着下巴,腮帮子鼓鼓地,看来是真的在为这件事烦心,“我还没跟您说过吧,我父亲早在二十年前就离家出走,扔下我和我妈两个人不管了。你说,我现在去哪儿找去啊我。”

“哎哟!丫头,是叔不好,我应该想到你有苦衷的。”老江放下杯子,眼神中透露着诚恳,“不过小林,你也别太担心,如果你父亲当时真出什么事儿了,真的遇害了的话,肯定早就有人报案了。现在杳无音信的,反而是好的你知不知道,这说明他肯定一个人在这世界上的哪个角落里躲着的,说不定就是为了躲你说的那个杀人魔头。”

林弯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她父亲怎样她其实并不在乎,压根儿没有在一起生活哪里来的父女情分?她只不过是想知道当年的真相,不然一辈子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这个话题暂时告一段落,老江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

“哎呀,一天到晚地都在那保安亭里坐着,到你这儿了还是坐,我起来四处转转你不会介意吧小林?”

“没事儿江叔,你要是乐意转你就转,我不介意的。”

林弯羽知道,老江其实也挺孤独的,这样的人说不定能够在书中寻找到精神世界,如果自己可以给他提供这个机会,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老江小心翼翼地拿起地上堆放着的杂书,像是捧着一件宝贝似的细细翻阅着,那种从眼神里透出来的欣喜和激动是装不出来的。

林弯羽笑了笑,起身上前继续整理书籍。

她从韩东杰家里收拾出来的书本被放在了最下面,足足收拾了将近一个小时她才费力地将那几本书抽了出来。

“小林啊,辛苦吧?需不需要江叔给你搭把手?”

老江听到这边的动静,一直侧着的身子转了过来。

“没事儿江叔,你看你的,这些书我还搬得过来。”

林弯羽笑呵呵地摆了摆手,自己一个小年轻怎么能让老人帮自己搬书。

“那行,我就继续——欸,这本书咱们图书馆也有啊。”

江叔瞟了一眼桌子的书,眼神立刻锁定了最上面的那本红色封皮的小说,“《十二金钱镖》,就是这本!”

林弯羽有些诧异地将小说放在手上颠了颠,然后递给了老江:“怎么?江叔,你最近也在看这本书?”

“嘿嘿,是啊,”老江颇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可别笑话我一大把岁数了,还爱看你们年轻人爱看的小说。”

“怎么会呢,愿意看书就是好事啊。”

“这不是那天在聊城大学图书馆的时候,咱俩不是看到这本书了,当时吧,我就觉得这书的序言还挺有意思的,后来我就在网上找了出来,这两天一直在看呢。”

林弯羽看着江叔摩挲着书本封皮时爱惜的样子,忍不住心生感概:“江叔,您还会用电脑呢,这在您这个岁数很少见啊。”

老江愣了一下,将书本放在了桌子上:“哈哈,年轻时爱捣鼓,现在老了,但是基础的登陆个网页搜索个东西啥的还是可以的。欸,小林,这本书你看了吗?还挺好看的。”

“我啊,我没有,您也知道我这一天天的没啥闲时间,不忙的时候也就随便刷刷手机,所以没看过。”

一听说她没看过,老江顿时来了兴趣,一定要拉着她讲讲这个《十二金钱镖》的故事。

“哎呀,主要是这个主人公飞豹子,二十年前和十来个人结下了仇怨,因为当时实力不够,所以暂时忍声吞气,直到二十年后,飞豹子经过精心地筹划,这当初的这些个仇人全部杀死的事儿!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说的不就是飞豹子!不过他可是等了整整二十年啊!这其中有多少变数都未可知,但他就是有那个本事!就是把当年的仇人都一网打尽了!要我说啊,他做的真是明智之举……”

刚开始林弯羽脸上还挂着礼貌的微笑,但听到后来,她的就有些坐不住了。

二十年?

十几个仇人!

这,这不就是和她刚刚所说的事情对上了吗?怎么会这么巧?

难道那个幕后凶手正是从《十二金钱镖》中获得了灵感,所以在二十年后策划出了一场又一场惊天血案?

“……欸!小林!我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准备收拾东西走了?”

老江有些着急地喊住了收拾好背包准备回家的林弯羽。

“呃,那个江叔,我身体突然有点不舒服,想回家休息休息,你替我和馆长请下假,咱们下次再聊啊。”

林弯羽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搪塞过去,心神不安地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