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妖剑传说 >  黑水城(1)

“放了他们,我跟你走!”

树妖咬牙下定决心,只要能保证方迟的安全,它也就不那么在乎自己的安危了。

神秘女子闻言,也不禁大为震惊!她没想到一只妖物竟然会为方迟舍生就义。

魁梧男人不屑冷笑:“你在和我谈条件?”

眼前的两人,对于魁梧男人来说,不过只是两只蹦跶蚂蚱,任凭他如何宰割!

和他谈条件的人,坟头草早已经漫山遍野了。

“不!我不是在和你谈条件,只是如果你想炼化吸收我精元的话,就必须按照我说来做,不然本大爷自爆精丹那可就不能如你所愿了!”

此时的树妖说话也开始硬气起来,它最后的底牌,也是唯一的底牌,以命博命!

魁梧男人听言,一张脸彻底冷了下来。

正如树妖所说,如果它强行自爆精丹,哪怕是他也很难阻止。

万年树精,他等了太久了,也蓄谋了太久了。

为了它,不惜冒犯天地道则撕裂虚空跨越界面,随时可能引来不可预知的横祸。

现在他不想在此处浪费时间,因为镇守在此界面的护界者可能已经感知到了他的存在。

前往此处只是时间问题,眼下他现在只需要将万年树精带走。

本来是想灭口的,现在看来已不太可能,既然如此......

“好,我答应你!”

魁梧男人略一考量,便不打算在此处继续浪费时间。

凭空虚化出一个散发着妖艳紫色的巴掌大小的鼎炉,然后冲树妖示意着让它可以进去。

此时方迟的梦境里面,那颗绑住方迟的大树缓缓将藤蔓缩回,随后方迟苏醒。

看着自己还是**,方迟还是有点不习惯。

“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死?还是我已经死了?”看着这棵树,方迟一脸疑惑。

“不用怕,你没事!”那棵树直接幻化成一个模样老实的青年男人。

“???......”

“本大爷是那棵你夜以继日悉心照顾的老树啊!”树妖开口道。

方迟闻言,一脸不可置信道:“你不是在我家茅厕后面吗?怎么跑这儿来了!还有你怎么变帅了!咳咳......”

“你不求回报地照顾本大爷这么些年,这一次出门本大爷也想守护你一次!”树妖冲方迟嘿嘿一笑。

一脸纯真的笑容让方迟为之动容。

“现在没时间了,我要走了,以后照顾好自己,你身子骨虚,晚上就不要练功那么晚了。”

树妖说完,不等方迟反应,然后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慢慢化为无数粉末冰晶消散开去。

外界。

方迟的身体突然间昏迷过去。

一颗迷你大小的小树苗形状从方迟体内蹿出,直接朝魁梧男人的手中的鼎炉飞去。

魁梧男人见状,心中大喜!

此时的神秘女子见方迟倒地,一个箭步就来到身边。

检查了一下方迟的身体状况,发现并无大碍,才放下心来。

此次老家伙特意向自己交代过,方迟是他好不容易捡来的便宜徒弟,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另一边,魁梧男人将万年树精收入鼎炉后,脸色便阴沉了下去。

“想不到这么快就来了!看来得赶快离开这里了。”魁梧男人喃喃自语道。

大手一挥,空间被魁梧男人硬生生撕开一条与之间大小般的空间裂缝。

临走之际,魁梧男人转头冲神秘女子冷声威胁:“要是让本座知道你们将此事外扬的话,后果是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

神秘女子看着魁梧男人踏入虚空离开的高大背影,不禁心有余悸!

她和魁梧男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两人根本不在一个界面上,谈何抗衡!

“奇怪?难道感应错了?”

“不可能!这么蛮横匹敌的气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低位界面。”

“不管怎么样,还是继续监视吧!要是放任不管,这个界面恐怕难以保住!”

“嗯不错,要是坍塌了对咱没什么好处,更无法向六神大人交代!”

某处虚空中,传出两道老者的交谈声。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黑水城。

位于戈壁沙漠边缘位置。

城池里面繁华热闹,人声鼎沸。

令人很难想象,在沙漠里建设城池本身就比较困难,却能发展的如此繁华。

此时,一家客栈内。

昏迷不醒的方迟终于睁开了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

“你醒了?”

神秘女子推门而入,关切地问道。

反应过来的方迟一脸疑惑地看向神秘女子:“你是谁?为什么又要救我?”

“我是你师姐,救我们的是那只树妖也并非是我。”神秘女子回答道。

师姐?

方迟震惊了!

这十几年来,他可没有从师傅那里听说过有个这么美丽动人的师姐!

“它现在去哪儿了?”方迟不解。

“去哪里你不用去知道,因为知道了对你现在来说也没什么意义,你现在就好好养伤。”

“它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所以我非常想知道它去了哪里?”

“它已经死了,你现在知道了吗?”

“是为了救我们而死吗?”

“是的。”

说到这里,方迟沉默不语,他现在心里仿佛针扎似的,难受。

快乐的事情与它分享,烦闷了就对它诉苦,无聊了就找它聊天。

想起与树妖十来年的陪伴,他真的很难接受,莫名其妙地就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朋友。

一炷香过去......

方迟率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那师姐我还不知道您的名讳,可告知一二?”

“叫我诺师姐就行!”神秘女子回答。

“好的,诺师姐!”

现在方迟的伤势其实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想继续练功,却还要调息几日。

随后这几日里,诺师姐都忙前忙后地照顾着方迟,让方迟略感愧疚的同时也感觉很温暖。

“马上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有些事情要办,你就好好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诺师姐向方迟叮嘱完后,第二日后便启程了。

至于诺师姐会去往何处,方迟问过,但都师姐的各种奇葩理由给敷衍过去。

在相处的这段时间,方迟也不傻,他能感觉到这位诺师姐修为高深。

虽是同门师兄弟,但两人的差距,一个天上飞一个地上爬。

现在方迟的伤势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现在也想去外面逛逛涨涨见识。

这些年来都跟师傅在鸟不拉屎的深山里修行,基本就没与外界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