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后我在魔尊心尖蹦迪 >  第16章 拿下了白伏战

“哇,伏战哥哥,你真厉害。”

邵林华一边说着,一边将白伏战用绝命石炼制的丹药给揣进了袖子里。

这个是她费尽功夫特意为曾渊那个贱人准备的。

白伏战温柔的笑了笑。

“那样的灵石我还从未见过,不知是有何功效?”

邵林华满脸真诚的看着白伏战。

“啊,这个啊,就是美容养颜用的。”

白伏战笑了笑,这也算是他送给邵林华的谢礼,也是他心甘情愿帮她炼制的。

白伏战看着邵林华的笑颜,感觉忽然有一股暖意涌上了心头。

他有些不自然的开口道:“小师姐,如若……”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能说出后面的话。

邵林华笑着问他。

“怎么了?伏战哥哥可是有什么要事要告诉我?”

白伏战摇了摇头。

“无事,无事。”

邵林华也没有多想,她跳下了石凳,对着柏伏战挥了挥手。

“伏战哥哥,我先走啦!”

白伏战却忽然站起身来,貌似有些焦急的看着她,缀满星河的眸子中竟然闪现出几分慌张。

“去哪?”

邵林华见他这个反应,有些犹豫的说:“去……回房呀。”

白伏战见邵林华的反应有些不自然,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垂下眸子,纤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所有的情绪。

“好。”

其实他是想说,如若有需要,他永远都会心甘情愿的帮助她炼制任何丹药。

这句话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白伏战轻叹一口气,还是将话烂在肚子里吧,不必让她知晓了。

邵林华此时已经御剑到达了一片隐秘的竹林之中。

回房?那是必然不可能的。

她可还有大事没有完成呢。

“叩叩叩——”

“清江~。”

邵林华话音刚落,门便开了。

清江身着一身碧绿色的长衫,三千青丝尽数披在身后,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华儿,我还以为你早就把我忘了。”

清江弯腰抱起邵林华便走进了室内,随后有些调笑的捏了捏邵林华的脸蛋。

“何出此言?”

邵林华有些疑惑地问出口,清江今天说话怎么感觉怪怪的?

清江的语气有些酸酸的。

“听闻你最近老师喜欢往白伏战的洞府跑,怎么,难不成你很喜欢和他玩?”

邵林华听着这句酸里酸气的话,心中正盘算着该如何回答,可就在这时,随着清江的步伐转过弯,邵林华看见了安静的坐在地上泡茶的曾渊。

邵林华完全忘记了如何去回答清江刚才的话,眼神和脑子里都只有如何弄死曾渊。

他的头发用玉冠竖起一半,下面的发丝垂在身后,骨节分明的手此刻正在冲洗着茶具,神情专注,甚至没有注意到二人的到来。

邵林华心中冷笑。

果然,上一世清江就和曾渊最为熟络,这一世也没多大变化。

清江见邵林华的小眼神一直在曾渊身上,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有些紧张地对着她说:“华儿别误会,我是不想让他来的,可是他死缠烂打,我也是无奈之举。”

曾渊在前几天才公然的对邵林华不敬,他怎会喜欢此人?

可是曾渊不知吃错了什么药,老是死皮赖脸的贴着他,他是被烦的不行了,无奈之下才放他进来。

清江本以为邵林华会生自己的气,他正在想着要如何是好,要如何和邵林华解释,可是邵林华却表情入场,像是毫不在乎这些。

“无妨呀,我倒是不介意他在。”

她就是来找曾渊的,要是不在的话,岂不是让她白跑一趟?

清江见邵林华真的没有任何不悦,心中对邵林华的喜欢又深了几分。

当真是善良可爱,别人那样欺负她,竟然丝毫不记仇。

曾渊抬头,看见清江抱着邵林华向这边走来,他脸上的笑意顿时转化为淡淡的怒意。

邵林华清楚地看见了曾渊的表情变化。

这个贱人,竟然还敢甩脸色。

邵林华恨不得现在就掐死他。

可当她想起自己身上的绝命丹时,心情便瞬间舒畅了起来,反正曾渊也命不久矣,自己何必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

曾渊迫于压力,心不甘情不愿的对邵林华问好。

“小师姐好。”

邵林华笑意粲然的看着曾渊。

“师弟,今日怎么如此客气?”

邵林华画中似有似无的讽刺让曾渊的眉头紧皱起来。

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氛开始越来越紧张的时候,清江拿着两壶酒走了进来。

“华儿可以尝试一点。”

曾渊却有些不屑的出口。

“一个小孩,岂能喝酒?”

邵林华皮笑肉不笑的倒了一碗酒出来,随后将丹药偷偷地扔了进去。

“我当然喝不了酒呀,但是曾师弟能喝呀。”

邵林华将那碗毒酒端给了他。

曾渊原本已经准备接过酒,可是下一秒,另一只手将酒从邵林华的手中端走了。

清江将这碗酒一饮而下,丝毫没有停顿。

邵林华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

她僵硬的转身看着清江,男人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看起来温柔极了。

随便吧,反正这两个人死任何一个,她都开心。

清江察觉到了邵林华有些不自然的表情。

他有些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华儿?”

“你喝这个做什么?这是给曾渊师弟准备的。”

清江笑了笑。

“可是……我想要喝华儿倒的酒。”

还没等邵林华回答,清江的脸上便呈现出了痛苦的表情。

这么快就起效了?

清江眉头紧皱,额头上也出了一些细密的汗珠。

邵林华见状,忽然想起上一次甘草汤的教训,清江不会又不仅免疫而且大有益处吧?

刚这样想着,清江便极度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双目渐渐变得猩红。

邵林华想起来了她在哪里见过这种红色,那个神出鬼没的男人的眼睛。

难不成,清江和他有什么关系?

清江体内有被封印的魔,那么那个男子,也许也是魔?

她忽然想起翟瑜曾经问过自己。

“他们知道你体内有魔血么?”

难不成……

正在她思考之际,曾渊却忽然大喊一声。

清江现在已经失去控制,他的一头黑发尽数变成银白色,而此时此刻他正死死地掐着曾渊的脖子。

邵林华当然是不会去救曾渊的,但是她能感觉到清江此时此刻的魔气十分浓烈,若是这样下去,必然会被人发现。

而她现在怀疑自己体内也有魔族之血,为了保全自身,邵林华单手一挥,绝弦便飞了出去,狠狠地打在清江的腹部。

随后她乘胜追击,骑到了清江的身上,她正欲要暴打清江,清江体内的魔气却像是找到了方向一般,全部从邵林华的七窍钻进了她的身体。

曾渊在远处看着眼前的一切,在他眼中,邵林华为了拯救清江,不惜将魔气吸入自己体内。

这可是有爆体而亡的危险的!

曾渊有些震惊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邵林华。

他连忙上前去,这才发现清江已经恢复了原样,并且已经苏醒。

清江坐起身来,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在目光触及到躺在地上的邵林华时,他的瞳孔都猛然的收缩了起来。

“华儿!”

清江一把推开蹲在邵林华身旁的曾渊。

“怎么回事?”

曾渊眉头紧皱。

“你刚才失控了,她拼死救了你。”

“怎么会这样……”

小银此时从邵林华的袖口中钻了出来,变大了数倍之后,用尾巴卷起邵林华。

清江有些焦急的看着他。

“你做什么?”

小银眼睛中闪过一丝不屑。

“我不救她,难不成等着她死在你这里么?”

秦玉此时正在为白伏战为何还没去找过她而困扰。

按照道理来说,白伏战应该很早就来找她帮忙才对,否则他要如何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到达元婴呢?

秦玉终究没有忍耐住,她去了白伏战的洞府,想要一探究竟。

“白师弟?”

白伏战正在修炼,听到有人叫自己,本以为是邵林华来了,可是这个声音……不是她。

白伏战撤去结界,缓缓地走了出去。

“秦玉师姐?您怎么来了?”

秦玉笑的温柔,一双杏眼里柔情似水。

“来看看你修炼的如何,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么?”

白伏战恭敬的行了个礼。

“多谢师姐关心,伏战怎敢劳烦师姐。”

一说到这里,白伏战脑海中浮现的全部是邵林华的脸,那个没心没肺的臭小孩,是她一直在默默地帮助自己。

想到这里,白伏战的表情都放松了起来。

秦玉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怎么可能不需要帮助呢?通过她的观察,白伏战并不是一个天赋极佳的人。

秦玉双眸中透出关心的神色。

“师弟,不必有所顾忌。”

白伏战这才回过神来,他看着秦玉。

“师姐,多谢师姐一片好心,但是白某真的不用师姐多费心。”

秦玉的眉头微微皱起,好看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疑虑。

怎么会这样?

难不成……他有别的法子?

待到秦玉离去,白伏战的内心依旧没能平息下来,他满脑袋都是邵林华。

真是没救了。

而此刻邵林华已经被小银带回了房内,云尘正在运功想要逼她体内的出魔气。

【长老,我看不如将错就错,就将这魔气留在主人体内。】

云尘闻言,俊秀的眼眸中盛满了愤怒。

“怎可?如若出了意外,她会爆体而亡!”

【难道你不知道主人的真实血脉么?】

此话一出,云尘竟有些愣住了。

是啊,邵林华原本就是魔……

正当不知如何是好之时,一阵阴冷的黑风吹开了邵林华的房门。

云尘转头一看,只见后江此刻黑着脸站在一旁。

后江抬起手来,手掌中汇聚着红色的气流,随后他将手放在邵林华的额头上,邵林华的表情瞬间变得轻松起来。

“真是不让人省心。”

而回到房内的秦玉让人调查了这几天白伏战都见过什么人,得到答案之后,她却表现得异常冷静。

她就知道,又是邵林华。

“主人,听说邵林华受伤了。”

盛天娇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关本小姐什么事?”

寒冰凤凰神秘兮兮的看着她。

“主人,我刚才在天上的时候,看见了你喜欢的那个男人。”

盛天娇闻言,脸颊瞬间红了起来,她有些结巴的说道:“你……你胡说什么呢?我多久说过喜欢他了?”

沉默一会儿后,她又忍不住问道:“你真的看见他了?”

寒冰凤凰信誓旦旦的点了点头。

“真的,我看的很清楚。”

“你在哪里看到他的?”

盛天娇一边说着,一边下床换好了衣服,她脸颊上淡淡的粉红昭示了她此刻的心思。

“嗯……在那个小孩的院落里,看见了一抹残影,貌似是进那个小孩的房间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