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佬卧薪尝胆新手村 >  第50章 闻花谷

“你对闻花谷还有对少了解?”姜如意看他一眼,凝眉思索道。

若事情真是闻花谷监守自盗,对方敢这么大张旗鼓动手,嫁祸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讲,能这么铤而走险,说明这件事极为恶劣,后果非常严重。

“大概也就这些。不过你来的时间刚好,明日闻花谷会针对失踪一案,开展一场讨论会,不限制人数,所有有意查案的修士都可参与。

你若想知道具体情况,明日可以进闻花谷一探究竟。”

霍千衡视线在她脸上转了一圈,思索片刻,接着补充道:“明日三长老也在,若是你要隐藏身份,最好注意些。”

“三长老也来了?”姜如意皱眉。若是三长老在,情况确实很难办。

“尚明宗弟子出事,宗门自然要派人。”霍千衡解释道。

“我易了容,只要刻意避开,问题应该不大。明日我们分开行动,而后见机行事。”姜如意提议道。

霍千衡抬头看她一眼目光微闪:“你真打算将身份隐瞒到底?之前不是好好的吗,难道后来姜云启又对你做了什么?

我在离城时,四周一直监视不断,我原本以为是在监察我,后来沿路听到消息,才知道事情是你闹出来的。”

“他没对我做什么。”姜如意淡淡看他一眼,缓缓道:“你知道的,我不是真正的姜知意,我不可能按照他的意愿一直下去,只是如今看来,这一天提早了而已。”

“所以你是打定主意,撇开姜知意这一层身份了?”霍千衡目光停顿片刻,想了想道:“说实话,我并不支持你的决定。但如果你真的下了决定,我刚好有样东西送给你。”

说着,他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把剑。

高阶精品剑,比她现在的剑要好上许多。

“你要送我剑?”姜如意微愣,“这可是高阶精品!”若是没记错,他自己的剑,也只是一把普通高阶吧。

霍千衡却是毫不在意,直接将剑仍给她。

“不要想太多,我只是觉得既然要隐藏身份,那就要做全套。你那把剑见过的人太多了,容易暴露,这把剑我留着无用,对你刚好合适”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姜如意挑眉,微勾着唇,利落将剑收入囊中。

接着,霍千衡又赠了她不少防身的法器,她心情微妙的全全收下,突然有些看不明白霍千衡的这段操作。

按照他以往的作风,肯定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人了?这是生活受到了刺激,一时想不开,还是说他离城一趟十分顺畅,心情十分好,才大手一挥送她这些?

姜如意十分好奇原因,但猜着猜着,貌似两样又都不沾边。

想不明白就顺其自然,两人在一番讨论后,姜如意悻悻回了自己屋子。

既然明日闻花谷要举办讨论会,该准备的信息,自然不能错过。姜如意桌前提笔,将前世关于闻花谷的记忆梳理了一遍。

闻花谷地处宣城,谷中气候宜人,一年四季鲜花盛开,它是五大宗门中,女弟子最多的宗门,也是最不争不抢的一个,显少有存在感。不过这都是千年之前的事了,时移世易,人在变,处世态度自然也会变。从当日雾失林来看,闻花谷纵容赵玲与尚明宗起争执,将私事闹成公事,可见他们也是有些小心思的。

另外,闻花谷还有条灭绝人性的规定,凡谷中弟子,不得生情爱。毕竟谷中女弟子较多,若生情爱,难免有影响,这是闻花谷的铁律,也是闻花谷立世之本。

第二日一早,等霍千衡先出客栈后,姜如意等了半刻钟,才悄无声息的溜出客栈。

一路畅通无阻进入闻花谷,谷中已聚集了不少人。

“不是我说,我也见过不少失踪案件,但像这么邪门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这几日每每一查线索,总感觉有双隐形的眼睛在盯着我,而且每次一有线索,总是被各种莫名其妙的中断。

这么邪门,你们是不是自己亏心事做多了,沾上了什么不干净东西。”

场中,有人率先质疑道。

“别说,这段时间以来,我也一直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我还以为是我错觉。”另有人附和道。

姜如意刚走进,闻言,无语的抽了抽嘴。有没有一种可能,你们是真被人监视了。

“监视的感觉?我看是你们自己心虚吧!”一人冷笑一声,不屑道:“我持身以正,从来都没这种感觉。

自己没本事,找不出原因,就不要将所有事归咎于不干净的东西。”

“嘿,你这话什么意思?”

一语激情众怨,众人各执一词,讨论还没开始,已经吵的热火朝天了。

姜如意微微眯眼,细细将人打量了一圈我。

有监视感觉的不在少数,而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寻到线索,又突然线索中断。

看来确实有人,在阻止他们继续查下去。

“诸位安静!”正这时,一声高喝,闻花谷谷主闻怡在众人的拥护中,款款迈入大厅。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原本争论的面红耳赤的几人,纷纷被这股香气安抚,偃旗息鼓的坐了下来。

这时闻花谷远近闻名的凝神香。

“我知道,大家争执,也是在为近日失踪一案担忧,希望早日查获真相,但争执并不能解决真正问题。今日诚邀大家前来,一是表达我闻花谷歉意,是我们管理安排不周,才累得不少仙友莫名遭难。

二来我闻花谷将大家聚在一起,也是想集思广益,尽快找出凶手。”

“这是我谷根据大家搜查的情况,整理的一些线索,诸位可先阅览,若是有何发现,尽管提出来。”

她笑着说着,身后有弟子挨个递过一份案卷。

众人意动,纷纷认真看起来。

“这第二批,我们后来失踪的弟子线索,怎么这么少,是不是你们故意敷衍?”刚看完,就有人忍不住发难道。

确实,案卷大部分是在描述第一批人的失踪线索,至于后来的一批,更多的是重复叙述,或者叙述的十分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