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软饭硬吃,就因为我是王爷 >  初临燕城 第49章 敌友

“这也太儿戏了吧。这五皇子和燕王,是把朝臣和陛下当傻子耍吗?”

杨昱看完柳东扬的公文,面容扭曲,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昱儿,休要乱说。且不说还没有核实,就算是假的,也轮不到你来说教。皇子只有陛下才能说教。”

杨忠瞪了对方一眼,然后又看了一边公文。

虽然他也觉得内容离谱,但没有表现出来。

杨忠清楚朝堂上的那些对手知道这个,会有多开心。

可事到如此,已经压不住了。

昨夜的山火消息,已经传遍中都。

随之,一些关于山火的内情,“意外”泄露。

现在,全城都在聊五皇子英勇的模样。

叹息一声后,杨忠看向杨昱。

对方注意到他的视线,有些害怕。

“爹,是我莽撞了。”

对于这个父亲,杨昱只会做应声虫。根本不敢反驳一句。

就这样,还想当丞相,怕不是想让杨家成为第二个李家。杨忠暗想。

哪怕是自己儿子,他依旧看不起对方。

等杨忠面色恢复正常,杨昱小声提议。

“爹,你打算让何人去核查,我建议是派刘存。他做事靠谱,也不会多口舌。”

杨忠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

“让赵宇去核查。”

“赵宇?他可是李家的人……”

对方的反驳,让杨忠有些心烦。

他再度沉下面容,声音也响了一些。

“闭嘴,你胆子大了?敢质疑父亲的命令了?”

对方的发怒,让杨昱有些摸不着头脑。

几番欲言又止后,他露出了懦弱的表情。

“是父亲。我这就去吩咐。”

说完,杨昱沮丧的走出丞相府。

看着儿子失魂落魄离开后,杨忠闭上眼睛开始思索起这次事情。

“陛下说得对啊,就不该让杨昱和太子为伍。更不该,让他们和荣家搭上关系。能用这种闹剧,来要权。燕王殿下真是可怕啊。”

杨忠看着这份宛如小说的公文,连叹几声。

最终,他还是拿出一枚印章。在公文的空白处,盖了上去。

“来人,将这份公文,加急送到宫中呈交给陛下。”

杨忠合上文件,递给了跑腿之人。

对方小心接过后,就快速跑向门外。

随后,一匹白马,从丞相府出来直奔皇宫。

此时,中都城的一处茶楼上。

刘一帆看着从丞相府骑马出来的人,面露微笑。

“这里果然是看戏最好的地方。”

等白马消失视野,刘一帆转过身,看向躺椅上休息的司马亮。

随即,他露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殿下,你这闹剧,居然在事后才告诉我。真是气煞我了。”

“这不还没完呢?正是看得好时候。”

“我串都没吃,哪好了。”

“你啊。”司马亮无奈一笑。

刘一帆则是没有那么含蓄,直接开怀大笑。

然后连带司马亮,跟着笑出声。

哈哈哈。

两人肆无顾忌的笑声,让一旁师丞稍显尴尬。

注意到此的司马亮,停止了狂笑。

“师丞,在中都可好。”

突然被叫到,师丞有些被吓了一跳。

他连忙站起身行礼。

“谢殿下关心。有刘兄照顾,在中都生活挺好的。”

“那就好。不用那么正式,你又不是我下属。”

司马亮摊手,示意其坐下。

随后,他将双手枕在脑后,平躺在椅子上。

“此事之后,师家怕是会大受影响。虽说被逐出家门,但那也是你的血亲。你会不会有些难过。”

司马亮语气平淡,仿佛是在闲聊。

可听到这话的师丞,神色就有些变化了。

窃喜,迷茫,忧伤,各种表情在他脸上闪过。

“这是他们自找的,怨不得人。况且我也回不去了,即便他们消失了也和我没关系了。”

师丞叹息之后,露出了苦笑。

司马亮看了看对方,细想此话有几分真假。

他想用师丞前主事人独自的身份,算计师家。

官盐出那么大事,师家失势是注定的。

加上五皇子放弃师家,司马亮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而且他必须先做布局,这样才能吃下对方的空缺。毕竟盯着师家空缺的人,可不少。

在司马亮想和师丞商量一下时。

传来了敲门声。

“想来是丞相府的消息。”

刘一帆笑着走向门口。

师丞看对方走后,站起身来到了司马亮身旁。

他再次看了一下门口,确认刘一帆暂时不会回来后,拿出了一本书。

“我有一物交予殿下,权当是感谢您几次三番的帮助。”

司马亮被对方这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弄得有些疑惑。

他坐起身,接过了书本。

“殿下,好消息。”刘一帆声音传来,房门再一次被打开。

见师丞那么慎重,还避开刘一帆。

司马亮小心起见,还是将书本塞入衣兜。准备一个人的时候,再看看其中内容。

为了防止刘一帆,看出两人的不正常。他再次双手抱头,躺了下去。

师丞也装出一副喝茶的样子,走到了桌旁。

等刘一帆坐下之后,司马亮假寐的眼睛,睁开一只看了对方一眼。

“什么好消息啊。”

“丞相府派去核查的人,是赵宇。那可是正根苗红的李家系,定不会核查出什么。”

“一帆,你收敛一点。大呼小叫的,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吗?”

“殿下,你怎么一点都不意外?难道说你连杨忠那边都打点过了?”

刘一帆难以置信的看着司马亮。

他知道对方会算计,但杨忠可是丞相,还是司马亮的死敌,他无法理解对方怎么做到的。

“有些东西,我不能明说。而且杨忠让赵宇去核查,很有可能是父皇的意思。”

司马亮并未露出得意的样子,反而神色凝重。

他威胁杨忠的内容,就是荣家与燕国余孽有关联。

这个重要信息,自然不是司马亮查出来的。而是吕大少告诉他的。

就在前天,对方登门求他保住吕家。

随后,吕大少抖出很多,司马亮都不知道的事,当做筹码。

也是这些秘密,让他改变原先的计划。策划了这场浮夸的闹剧。

可司马亮知道杨忠是个愚忠的人。

如果自己威胁,那对方一定会和皇帝请罪。

当然这一步,也是在司马亮的算计之中。

他算是提起试探了皇帝的态度,如果对方会生气。他断然不敢做接下来的事。

刘一帆眼珠转了几圈,然后看向司马亮。

随后,他露出笑容。

“不该知道的,我不会多问。无论是谁的意思,结局是好的就行。对了殿下你打算在中都待几日。”

司马亮察觉到了,刘一帆的聪慧。

顺着对方的话,避开了话题。

“待几日?”

谈及去留,司马亮走到了窗前。

他看着阔别一月的中都,心有不舍。

但司马亮自己多呆一刻,麻烦就会多一些。

他看着当空的太阳,出神了片刻。

“消息到宫里了,那今天,最迟明天就会公布结果了。为了避免那些老家伙来找我。下午我就回燕城了。”

司马亮转过身,看向屋内。

“这么快吗?那真是可惜啊。”刘一帆面露失望。

不过,他也不打算劝对方留下。

“忙过这阵,我就清闲了。你有空可以来燕城,我带你游历一下江南。”

司马亮搂住对方的肩膀,拍了两下。

“你是闲了,我估计要忙死了。李家旧势力走上台前,我那父亲估计要忙了。为人子,即便政见不合,我还是要帮衬一下的。”

想到自己父亲和自己站在对立面,刘一帆笑容有些收敛。

司马亮也知道对方和其父亲的关系。

他再次拍打了刘一帆的肩膀。

“你会不会是杨家派来的细作。明明父亲是杨家看重之人,却和我这个李家势力名义上的主人套近乎。”司马亮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刘一帆闻言,露出了笑容。

随后,还做出了一副夸张的表情。

“完了,被殿下发现了。您该不会要灭口吧,我可还没活够呢。”

“你小子,太浮夸了。”

两人这种超越势力的友谊,让师丞很是羡慕。心想:我有过很多狐朋狗友,却没有一个知心朋友。我喜欢过很多女人,但没有一个喜欢我的。天下之大,竟找不到一个关心我的人。

你真是失败啊。师丞暗自叹息。

温茶入口,他感觉不到其他滋味,只尝出其中苦涩。

相聚总是短暂的,三人饮茶作乐半天之后。

刘一帆就带着师丞离开了。

“真希望,我们不会走到对立面。”

司马亮看着视线里的茶盏,有些复杂。

世态无常,即便他相信两人的友谊,但刘一帆父亲终究是杨家系的人。

对方和自己厮混在一起,也改变不了这个立场。

况且杨忠年纪大了,加上刘一帆父亲刘存,虽没编制,但颇受到器重。

那一人之下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就是两人友谊的尽头。

司马亮站起身,走到了窗前。

临近正午,中都内热闹繁华,他目光所及之处,大多都是面带笑意的民众。

其中也有些愁眉苦脸之人,以及一些衣衫褴褛,神情麻木之人。

看着这些或努力,或放弃的人。司马亮思绪万千。

他摇晃了一下手中的茶盏,然后看着杯中的细碎茶叶漂来漂去。

“人生就如一叶孤舟,即便有桨,可以逆行改道,但总会有力竭之时。况且逆行勇敢之辈总是少数,大多人还是选择随波逐流。”

司马亮说的大多数,不止刘一帆,还有他自己。

兜兜转转抗争一圈后,他还是依靠到了李家势力。

“或许,我一开始接受,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或许……”

“殿下,我小三子求见。”

伴随着敲门声,小三子的声音出现在了门外。

“这小三子,真会挑时间。”司马亮无奈。

他收起思绪,喝下了手中的茶,顺带吞下了细碎茶叶。

“进来吧。”

司马亮将茶盏放到桌上,走向躺椅。

看样子,他想躺在椅子上听小三子汇报。

嘎吱。

随着房门被推开。

两个脚步声,陆续进入。

怎么有两个人的脚步。司马亮疑惑。

在他看向门口时。

“燕王殿下,看起来很悠闲啊。不像是死里逃生啊。”

赵公公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