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风水鉴宝师 >  第101章 人前显圣

韩景阳看了一眼那尊七品佛像:“你们要是想留着,也可以,但需要加钱,不留下也没关系,我会收回,没别的影响。”

“多少钱?”

“这个佛像是八万块。”

“能,能防止老王再得这种病吗?”

“那不能,虽然有一点点用,但强度差不少,”韩景阳说到这里又道:“说起来,病人变成这个样子,你们家肯定有问题,需要看看不?”

“风水问题?”

“可以归类为风水问题中,邓新钢的情况你们应该有所了解,和他的几乎一模一样。”

“我们再想想,等他醒过来再做决定好不好?”

“行。”

韩景阳收拾家伙事,转身就走,一刻也不停留。

王志伟一直送到医院门口:“老弟真不好意思,半晚上让你跑这么一趟。”

“赚钱嘛,很正常,”韩景阳说到这里,扭头看了看四周,低声道:“老王,帮我打听打听你这个本家什么情况。”

“咋了?他有问题?”

“倒不是大问题,就是情况比邓新钢还严重,有点好奇。”

“比钢子还严重?”

“对,虽然对我来说一样简单,但脑子里的邪气比邓新钢多一倍。”

“那么严重?”

“相信我的判断。”

在病房里,韩景阳不好乱说,甚至一些个“封建迷信”类的词语都没用,因为有外人在,真被举报了也是个麻烦。

而且跟病人家属说了也没用。

他的任务就是治病,然后拿钱走人。

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

但私底下和朋友聊天却又不一样。

王志伟重重点头:“好,我打听打听到底什么情况。”

“可以找邓新钢问问。”

“你怀疑……”

“不是怀疑,必然跟邓新钢钓上来的玩意儿有关系,但是之前我以为转移到邓新钢家那尊紫砂观音上就没事儿了,但现在看,显然不是,那罐子依然是个祸害,搞不好还有受害者。”

王强忍不住打了寒颤:“不会传染吧?”

“差不多意思吧,用污染这个词更合适,不过现在没找到罐子,我也不敢确定具体情况,让邓新钢打探情况,事情是他惹出来的,有责任善后。”

“好,我跟钢子说。”

“那今天就这样,有事儿明天再聊。”

……

吉光斋。

韩景阳把道具一一归位,又指了指沙发,对刘静道:“说说吧,在病房里都看到些什么?”

“老板,你自己不知道?”

“我看到的跟你们看到的不一样。”

“就是很神奇的画面,老板你往那儿一站,浑身散发着一种飘飘然宛如天神下凡的气势,摇动三清铃的时候更有丝丝缕缕蓝色光芒冒出并覆盖在王强身上,那佛像也在同时貌似屡屡白光像雨丝一样渗透进王强的脑袋,然后王强的脑袋里就冒出丝丝缕缕的黑气,然后仿佛被融化一样慢慢消散。”

刘静说着说着,眼神就迷了,仿佛依然沉浸在奇幻的画面中。

韩景阳却皱起眉头。

在这之前,这些画面只有我自己能看到。

为什么现在刘静、王志伟还有其他人也能看到了?

这不合理。

不对,难道是……它的功劳?

韩景阳把目光移到临出门前花四十万买下来的关公像上。

难道“显圣”这个属性的意思是人前显圣?

有意思。

虽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力,但好玩,也有助于提升我的名气,是真正的装逼利器。

如果早点得到这件宝贝,让刘静等人看到真武降世的画面,估计会直接跪下吧。

那画面才叫震撼。

今晚上这连小打小闹都算不上。

刘静好大一会儿才回神,咳嗽一声:“老板,今天好多人都看到了。”

“我知道。”

“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不会。”

“这些人肯定会到处乱说,还都喜欢夸大其词,以讹传讹,到最后指不定会传成什么样子呢。”

“无所谓。”

“老板,你难道不知道现在这个社会里搞封建迷信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吗?”

“不不不,一点也不危险,南方以及港台地区的大师们多如牛毛,有几个被抓的?”

“那是南边。”

“南边北边都一样,只要别踩红线,才没人管你是什么大师呢,可要是踩了红线,也不管你是什么大师统统要完蛋。”

刘静却依然有点担忧:“能不能藏一藏。”

韩景阳笑着拍了拍刘静的手臂:“我心里有数,你就把心放回到肚子里吧。”

“真是……”刘静有点生气:“我,我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反正真有事儿,倒霉的也是你,找不到我这么个小店员身上。”

韩景阳见状,笑得更开心。

刘静却更生气,抬手就往韩景阳胸口捶。

韩景阳伸手格挡。

挡着挡着,四条胳膊就缠在一起。

四目相对,气氛逐渐灼热。

“嘟嘟——”

韩景阳手机震动,有微信消息。

俩人瞬间分开。

刘静佯装若无其事地转过身体。

韩景阳则匆忙掏出手机,却是他妹妹发过来的图片,一张接一张,全是他们一家人在琼岛游玩的照片,拍摄水平很一般,但看得出来都很开心。

最后一张是韩景欣在阳台泳池里拍摄的,背景是茫茫的大海,海水和泳池水正好连成一线,颇有意境。

末尾还跟了一句:“馋不馋?嘿嘿,让你放鸽子,活该,我们要在这儿多玩几天,玩够了再回去【鬼脸】。”

韩景阳刚想回两句,却又收到彤彤发过来的信息:“谢谢你。”

“不客气。”

“我想请你吃饭。”

“不用,我是收了钱的。”

“昨天你的损失还没好好算算,总共有多少?”

损失?

韩景阳想了想,要说损失,其实没多少损失。

不对,不但没有损失。

还大赚一笔。

用一个技能换了一件四品道具,这算什么损失?

我那么说,只是拿乔而已,没想到这个女人真这么老实。

给她打个折好了。

这么想着,回复道:“昨天也不全是为了你,而且我自己也有点大意,所以给你打个折,算二百万好了。”

二百万,换一条命,不贵吧。

虽然彤彤当时看起来没有生命危险,但现在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是谁,谁知道有没有后续?

凶手拿那个级别的法器对付彤彤,所图必然甚大。

我横插一刀,从根源上切断凶手的后续计划,却只收二百万,真不贵。

果然,彤彤很快回复:“才二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