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你-妈!”

摸进来的祝甘二话不说,直接开战,右手手枪如有神助,连续3枪直接放倒3名黑衣保镖。

祝甘再想射击的时候,对方已经反应过来,立马组织反击。

但是在枪法如神的祝甘面前,他们也只能是做无谓的抵抗。

当祝甘将两把手枪里的20发子弹全部打完时,地上已经躺了一大片尸体,就连铲车和押运车的4名司机也没能幸免,全部被祝甘击杀。

祝甘此时简直就是杀神转世,那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犹如两把尖刀,将敌人的防线狠狠的撕烂。

“好枪法!佩服!不知道兄弟是哪个堂口混饭吃的?”

此时从仓库的一个集装箱后面,突然走出来3个人,领头说话的就是刚刚坐着打电话的那个中年人,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名看上去很凶悍的打手,看那架势就知道功夫特别强,最起码不会比刚刚死去的龙哥差。

不过唯一庆幸的是,他们手中的手枪也都没有子弹了,不然的话,估计他们也不会说这么多的废话。

祝甘丢掉手中打空了子弹的手枪,将两把三棱-刺握在手中,从左臂传来的疼痛没有让他的脸有丝毫的变化。

“今天就杀光你们这群杂碎!”

祝甘两脚一发力,直接冲向对面的3人,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就到。

靠后的那两名打手同时摸出一把月牙形的鬼爪匕首,一左一右向着祝甘杀来。

刚一交手,祝甘就感觉到了两人身上那股不俗的气势,这两人单单一人就足够应付自己。

再看他们手中那泛着蓝光的鬼爪匕首,祝甘就知道今天不能善了了,这两人绝对不是一般的狠人,自己看来得给他们来点狠的了。

3人一开始交手了十几招,虽然都是全力以赴,但都是攻守兼备,并没有直接一上来就搏命。

但是祝甘不打算再拖下去了,拖的越久对他越不利,何况刚刚的枪声,很快就会将警察引来,这对于他来说更加不利,他必须要抓紧一切时间先干掉这3人,将这些证据截留下来。

当右边的那个打手再次攻向祝甘脖子的时候,祝甘突然将左手的三棱-刺当做飞刀甩向左边的打手,趁着他向后躲闪的瞬间,用左手直接迎上自己右边刺来的鬼爪匕首。

匕首刺穿了祝甘的左手,却也被祝甘的左手死死的抓在手中,而祝甘右手的三棱-刺几乎在同时将这个打手的脖子连带手掌一起刺穿。

三棱-刺拔出来的时候,一道拇指粗的血液直射而出,那被三棱-刺的血槽撕开的伤口瞬间带走了这个打手的生命。

左边的打手此时才刚刚抢身上来,手中的鬼爪匕首已经到了祝甘的胸口。

祝甘直接将已经半废的左臂垫在胸口,鬼爪虽然顺利刺穿了祝甘的左臂并且扎进了胸膛,但是末端已经被左臂死死的抵住,再也刺不进去分毫。

祝甘用这种以命搏命的打法,瞬间废掉了对方的武器,而自己右手的三棱-刺以同样的方式刺穿了对方的手臂,又刺穿了对方的胸膛,甚至后背还有一大截显露出来。

“一寸长,一寸强!佩服!”

这名打手临死前居然还不忘夸奖祝甘一句!

3分钟,两名和祝甘实力相当的强悍打手,就被祝甘用以伤换伤的搏命打法全部击杀,毫不拖泥带水。

祝甘从右腿上抽出匕首,丝毫不管自己左手和左臂上扎穿的两把鬼爪匕首:

“再见!”

祝甘甩起匕首瞬间划过那个已经吓得浑身发抖的中年人的脖子,将这最后一名杂碎送入地狱。

“那你也再见吧!”

一道声音,一声枪响,同时在祝甘身后响起,市长终于在祝甘放松警惕的一瞬间果断出手。

祝甘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但是他还是快速转身,想要在临死之前看一眼这个杂种市长的恶心面貌。

可是自己已经完全转过身来了,但是自己居然还没有死,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伤口。

一颗子弹就那么稳稳当当的停留在祝甘胸前一厘米的地方。

“叫你一声英雄,敬你一身傲骨,这最后一名杂碎,我替你来杀!”

二毛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祝甘面前那颗悬浮的子弹急速倒射而回。

“我自己来!”

祝甘也不管为什么会出现这么神奇的画面,他右手中的匕首猛的甩出,瞬间洞穿了市长的喉咙,一击毙命,居然比那颗子弹还快,让那颗子弹堪堪划破市长的头皮射入身后的墙中。

“好身手!好气魄!”

二毛真心的称赞一声,那一腔愤怒也随着市长的死亡而烟消云散。

两滴忘川河水抹在祝甘的眼上,祝甘也终于见到了刚刚替自己拦下子弹的二毛。

二毛右手一挥,一小瓶魂力药水出现在祝甘手中:

“时间紧急,赶紧喝了,先保住性命离开这里,你已经不适合再露面了。我来处理一下现场。”

二毛将祝甘手上的凶器拔掉,用魂力直接将伤口包裹起来,并将属于祝甘的武器都收了回来还给祝甘,最后又将地上,尸体身上所有散落的血液全部用魂力吸走,这样处理完之后,就算警察来了,也找不到一丝一毫和祝甘有关的线索。

“快跟我走!”

二毛将狗眼开启,带着祝甘迅速避开所有的监控和人群,消失在仓库后面的黑夜之中。

一口气奔出50多里,祝甘不但不觉得累,反而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刚刚大战留下的伤口居然也都慢慢的粘合在一起,虽然短时间内不可能完全愈合,但已经完全止住了血,不影响正常活动。

“你在两个案发现场所留下的痕迹,我都已经替你全部抹去了,但是不排除有其他的目击证人,比如那些孩子。所以你现在的身份已经不能再用了。最好换个造型再修饰一下面部特征,先躲几天再说。”

二毛对于祝甘今天所做的一系列壮举那是真心的佩服,佩服的五体投地。

所以在祝甘最后危机时刻,二毛冒险出手救下祝甘,就是不想这样一位铁血男儿白白的死在那个杂碎手中!

“谢谢你最后救了我,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我能感觉得出你和我一样嫉恶如仇。如果你能给我替天行道的机会,我愿意跟着你干!最起码比跟着那些披着人皮的杂碎强!”

“哈哈哈哈,兄弟,就等你这句话!”

对于祝甘这样一位嫉恶如仇,除暴安良的铁血硬汉,二毛那是真心的喜欢,他早就起了爱才之心。

二毛将郝有钱的地址和电话给了祝甘。

“你先找个地方给他打电话让他派车来接你,不要急,尽量不要暴露自己。

让他先给你安排一个新的身份,再让他派车直接把你送到洛阳古城。他若问起来,你就说事务所的张大师安排的就行。”

“好的,大师,那我先走一步,改天见!”

祝甘对着二毛行了一礼,随后消失在夜色之中。

二毛赶回仓库,将刚刚那几个死人的鬼魂全部捆了,直接打开传送门会了地府。

仓库那边,闻讯而来的警察迅速封锁了现场,当为首的县局局长看到满地的尸体时,赶紧向市里和省里上报。

“这TM的是怎么了,一天之内,我的辖区连续发生两起性质极度恶劣的重大刑事案件,死亡人数高达31人!我……”

“局长,不好了,你快来看,这个蒙着脸的居然是市长大人!”

“什么?我艹,完了!”

刚刚打过市局和省听电话的县局局长再次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号码!

“马上把你们市长的尸体藏起来,千万不要让任何媒体和围观群众拍到,出任何差错,我拿你是问!”

县局局长直接把手机一扔就往市长的尸体那跑!那速度比刘翔和博尔特都快。

如果他把这种速度用在追那些拐卖儿童的人贩子身上,我估计那些杂碎可能一个都逃不掉!

童话小镇的两起恶性案件,迅速引起了市,省最高领导的高度重视,当仓库那边处理现场的省厅人员打开那些密封的木板箱子时,几十个便携式冷藏手提箱出现在眼前。

箱子无论是大小还是货号编码,都和地下停车场二层作案现场发现的那批一模一样,就算不打开检查,大家都知道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看着眼前这几十个手提箱,现场所有的工作人员沉默了,他们都是从地下车库二层作案现场那边赶过来的,他们心里明明很清楚的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可是谁也不敢在这里将它们打开现场检查,那样的后果,不但他们自己接受不了,现场采访的记者和围观的群众更接受不了!

如果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市长大人更是和这些箱子有直接的关系,或许国家的形象瞬间就会在群众之中倒塌,永远都不无法挽救回来。

就算市长的行为只能代表极少数人,但是在这种宛如地狱一样的现场面前,那些心地善良同命相连的老百姓,那些失去孩子渴望正义的普通人,那些匡扶正义的媒体记者,他们会相信吗?

见鬼去吧!鬼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