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了,为何都往东边跑?”

王幺妹看着村民们,面露疑色。

柳冬梅见他们跑的方向,已经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幺妹,你先把牛车驾回去。”

“你要哪儿?”

“我跟过去看看。”

“我也去!”仿似生怕柳冬梅不答应,王幺妹连忙道:“我不会驾牛车,身子又弱,走路是走不回去的。你想过去,就带我一块儿过去,不然你也别想去。”

王幺妹噘着嘴,模样十分坚定。

柳冬梅犹豫了一下。

想到她身子羸弱,若是让她牵着牛车走回去,回去之后估计会躺好几天。

可她又不会驾牛车,看来只能带上她了。

想着,柳冬梅从布袋子里拿出一张平安符,递到王幺妹的面前。

“带上!”

王幺妹有些兴奋:“你愿意带我一起去了?”

“那边危险,过去之后,紧紧跟着我,别离开我身边半步,知道么?”

“嗯,知道!”

王幺妹喜滋滋地将平安符收起来。

柳冬梅无奈地摇头,驾着牛车,朝东边而去。

来到阵法外,那里已经围了许多的人。

牛强躺在人群中间,眼窝凹陷,周身被死气缠绕。

柳冬梅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他已经死了。

“这是这个月的第二个了吧!”

“哎,这一个接一个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哟?”

众人围着他,议论纷纷。

有一个胆子大的,伸出手,试探性地往前走。

眼看他就要触碰到阵法结界,柳冬梅大喊一声:“别过去,危险!”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众人纷纷回头看她。

男人也停下脚步。

在看见柳冬梅时,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你瞎嚷嚷啥呢,吓我一跳!”

“你应该谢谢我,救了你一命。”

柳冬梅从牛车上走下来。

王幺妹见样,连忙跟上前去。

男人听见她的话,冷笑一声。

“哼,谢你?”

“我之前听别人说,王大川的媳妇儿在镇上装神弄鬼,骗了袁三爷不少钱。她这不会是骗着骗着,自个儿还当真了吧?”

“我看是。你们听听她刚才说的话,可不就是把她自己当大师了么!”

“你……你们胡说什么呢,大嫂本来就很厉害的!”

王幺妹见他们诬蔑柳冬梅,心里有些气不过。

她想让柳冬梅解释两句,可一转头,却看见柳冬梅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

“大嫂,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捡石头?你快跟他们解释解释。”

“想要解释啊,那你们可看仔细了!”

说着,柳冬梅将手中的石子扔出去。

石子在众人的面前掠过,最后消失在了男人的身后。

男人吓得退了一步:“石……石头呢?”

“如你所见,消失了。”柳冬梅拍了拍手上的灰:“刚才我若是没有叫住你,你此刻也会跟石头一样,消失在大家的眼前。我救了你,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

男人哑然,面上一红。

众人看向柳冬梅时,眸子里少了几分的嘲讽,多了一些探究。

王幺妹再一次见识到了这样诡异的事情,先是一怔,但很快又回过神来。

她微微扬起下颚,得意地看向众人。

“我都说了吧,我大嫂很厉害的!”

“她什么都没做,厉害什么呀?”妇人不屑地睨了柳冬梅一眼:“不过就是扔了一块石头,我也会扔。”

柳冬梅对妇人的话,置若罔闻。

她缓步越过人群,来到牛强的尸体前。

“是谁第一个发现他的?”

“是我!”

说话的,是刚才那个男人。

男人快步来到柳冬梅的面前,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我路过这边,刚好看见牛强从那边凭空飞出来。我心里好奇,就想走过去看看,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还好你叫住了我,不然……不然我可能跟牛强一样了。”

飞出来的?

柳冬梅眉头微皱,缓步来到阵法结界前。

她前几日做的记号,已经不见了,看来阵法的确在慢慢扩大。

“这里不安全,大家以后尽量别来这里。”

“怎么就不安全了?”

“这件事情不好解释,简单来说,就是鬼怪作祟。不过它们是被困在这里的,不能到处害人。只要你们避开一些,就是安全的!”

“鬼怪?哼!”妇人冷哼一声:“大家乡里乡亲的,还不了解你?在我们的面前,你就别再装神弄鬼了吧!”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爱信不信。自己都不拿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儿,我又何必对你的性命负责?”

柳冬梅不想搭理妇人,带着王幺妹回到了牛车前,驾着牛车走了。

众人对她的话半信半疑,但大多数人,都不想冒险,纷纷离开了。

第一个发现牛强尸体的男人,去找了里正,让里正将事情报了上去。

……

“大哥,你累了吧,我帮你擦擦汗。”

田地里。

李思姝拿出毛巾,想帮王大川擦汗。

然而她的手刚伸出来,毛巾就被王大川夺了过去。

“我自己来。”

“那你喝点水。”

王大川的汗水还没擦完,李思姝就笑眯眯地将水壶递了上来。

他眉头一皱,将水壶也夺了过来。

“时辰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那怎么行?”李思姝不愿意:“平日二郎下地干活,也是由我和幺妹轮流给他递水擦汗的。如今换成大哥,怎么能区别对待?”

“我不在意!你回去吧,下午也别再来了。你在这里,我感到很不自在。”

说着,王大川转身往回走。

李思姝敛下笑容,眉头微微拧在了一起。

这个王大川,怎么什么招数都对他没用?

李思姝的心里不甘心。

她就不相信了,会有她拿不下的男人!

想着,李思姝眼眸一转。

她“哎哟”一声,扑在了王大川的背后,将他从身后紧紧抱住。

“大哥,对不起,我踩滑……”

李思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王大川快速扒开她的手,侧身躲开了。

没了依靠,李思姝重心不稳,趴在了地上,摔了一身的泥。

她嫌恶地皱了皱眉。

但很快,她又舒展开眉头,向王大川伸出手,可怜巴巴地望向他。

“大哥,拉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