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巅峰仙婿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权利才是永恒

此时在南江西区的一座别墅里,张图铭听完属下的汇报,一张脸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张浩南这个废物,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让他潜伏在鸿宇集团,替我探取情报,他居然去搞什么迷歼!”

“老爷,按照张少的罪行,就算不死,恐怕这辈子也出不来了。”

属下皱眉说道:“咱们的计划,恐怕进行不下去了。”

张图铭抽着华子,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几分钟后,他停下步伐,“给黄副市首打个电话,是时候,动用这张底牌了。”

属下点点头,立刻拨通了黄柏山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张图铭接过听筒,笑呵呵的说道:“黄副市首,你好你好,我是张图铭。”

黄柏山淡漠地“嗯”了声,“听出来了,有事?”

“黄副市首,令公子在美丽国,还好吧?”张图铭笑问道。

黄柏山皱了皱眉,没有回话。

张图铭自顾的说道:“听说令公子最近迷上了赌博,在拉州那边输了不少钱……”

“张图铭,你到底想说什么,有屁快放!”

黄柏山声音变得很不客气起来,从张图铭的语气中,他听出了一丝威胁。

“呵呵,黄副市首火气别那么大嘛。”

张图铭坐在柔软的真皮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美滋滋的吸了口烟,“令公子的债,我还帮他还了不少呢,票据都存了十几张,黄副市首就一点不领情吗?”

黄柏山厉声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派人引诱我儿子赌博,你这么做,到底想干什么!”

张图铭一脸委屈道:“黄副市首这么说,可就冤枉我了。”

“我可是一向仰慕黄副市首的为人,怎么会做这种卑鄙无耻的事呢。”“我也是无意中听到令公子欠了钱,就顺手帮了点小忙,黄副市首不用感谢我。”

黄柏山冷哼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你打电话给我,到底有什么事。”

张图铭惬意的吸了口烟,笑道:“黄副市首你也知道,南云州这个项目,对我们天宇集团来说,至关重要。”

“鸿宇集团不讲武德啊,吃下了伏龙湾这块肥肉,还要来跟我们这些小企业抢南云州,吃相太难看了。”

“就在刚才,我听说鸿宇集团把南云州这个项目交给李家去做了,我严重怀疑,这里面存在着什么不法的勾当,你是南江的父母官,可不能放任这种风气,在南江蔓延啊。”

黄柏山听得连连皱眉,过了一会,才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黄副市首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哪敢吩咐你做什么,只是想请你主持公道而已。”

张图铭呵呵笑道:“那李家的资质是不是查一下?另外,鸿宇集团那边,是不是也敲打敲打?”

“张图铭, 只此一次!”

黄柏山沉声说道:“你拿捏我儿子的证据,事成之后全部给我交出来,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图铭义正言辞道:“黄副市首,我张图铭这人你还不知道吗,你说的证据,是那些票据?呵呵,我全撕了不就行了。”

“另外,我已经让人准备了两千万,事成之后,就会打到令公子的卡上。”

黄柏山沉吟了片刻,默默挂断了电话。

……

秦尘从沈依晨那里回来后,给秦诗诗换了一次药,然后就听到门外传来一片嘈杂的声音。

走到外面一看,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们来干什么!”

赵龙泉率领赵家一群人,正在那苦苦哀求李福,看到秦尘出来,他眼睛一亮,急忙走了过来,噗通一下就跪倒在秦尘脚下。

“秦公子,以前是我们一家人瞎了眼,辜负了你一番情义,我求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赵金龙并排跪倒,“秦公子,我们已经知道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们一次吧。”

秦尘并没有看他们,而是扫向了他们身后,一个五十岁开外的中年男人。

此人面相冷峻,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颇有几分学者的气息。

他猜想,这应该是秦家那位素未谋面的老大,南江市市首,赵廷龙!

在秦尘看他的时候,赵廷龙也在审视着秦尘,眉宇间微微带着一丝厌恶的味道。

“爸,老二,你们赶紧起来!”

赵廷龙沉声说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动不动就给人下跪,成何体统!再说,他一个黄毛小子,有哪点配让你们下跪!”

“老大,你闭嘴!”赵龙泉脸色突然大变。

他知道这个大儿子性子高傲,看不起江湖人士,所以赵家的事务不到万不得已,一般都不会让他参与。

今天过来,他是叮嘱再叮嘱,嘱咐又嘱咐,没想到,他还是原形毕露了!

“秦公子的能力远不是你能想象的,不得对秦公子无礼!”

赵龙泉生怕他再说出什么得罪秦尘的话,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连声呵斥道:“还不快向秦公子道歉!”

“他有什么能力?还我向他道歉,他配吗!”

赵廷龙嗤笑一声,扶了扶眼镜,气势十足的看着秦尘叱道:“秦尘!最近这段时间,你在南江搞风搞雨,杀人灭门,关于你的恶行,举报信我都收了一抽屉!”

“今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抓捕你归案!”

“都出来吧!”

他大手一挥,从暗处跳出来二十几个手握枪械的制服男子。

赵龙泉和赵金龙看到这一幕,脸都吓白了,他们完全不知道,赵廷龙暗地里,居然派了这么多枪手埋伏!

“畜生,你你你……”

赵龙泉吓得浑身颤抖,“你自己找死,还想把整个赵家都拖下水吗,你这么做,是要害死整个赵家的!”

赵廷龙不屑的撇嘴道:“爸,你年纪越大,胆子越小了!”

“就这么一个黄毛小子,能有什么本事,亏你们居然吓成这副样子!”

“现在是热武器时代,他练得再厉害,能挡得住子弹,挡得住炮弹吗!”

赵金龙大吼道:“大哥,你不要犯糊涂,秦公子远远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快叫这些枪手退下!”

“孽畜,你今天要是敢开这个枪,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赵龙泉气得脸皮都在抖动。

“疯了,你们真是疯了!”

赵廷龙难以置信,在自己眼里一向精明能干的父亲,居然被一个黄毛小子骗得如此五迷三道。

“爸!”

赵廷龙沉声说道:“我不知道这黄毛小子给你们灌了什么**汤,不过今天,哪怕你要跟我断绝关系,我也必须手刃了他,免得他以后再去害别人!”

“给我开枪,直接射杀!”

砰!砰!砰!

那二十几名枪手接到命令后,同时对着秦尘扣动了扳机。

子弹飞旋着,冲向了秦尘身体的各处要害部位。

赵廷龙斜睨着眼睛,不屑一顾的模样。

武功练得再高有什么用,一颗子弹什么都解决了!

只有权利,才是永恒!

可就在子弹即将射中秦尘的那一刻,他突然惊愕的张大了嘴巴,紧接着一双瞳孔,都忍不住放大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