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空空如也的小广场上,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群人。

所有人身上都穿着整整齐齐的白色衬衫,刚才的爆裂声响,就是从他们手中的小礼花中传来的。

阮今安惊魂未定,面色微白地直勾勾盯着他们,生怕一个不注意,这帮人又搞出来什么吓唬人的动静。

很快,小广场的热闹吸引来了不少吃瓜群众。

甚至连赶着去上课的同学都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小广场外被人群围成了一个圈,所有人都朝着阮今安投来羡慕的目光。

大庭广众之下,阮今安只觉得尴尬,恨不得用脚趾扣出迪士尼城堡!

她脑子被这一下冲击的有点愚钝,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这种“害人不利己”的事情到底是哪位仁兄能干出来的。

前几天她出事儿一直待在池家,很少出门。

怎么这才刚一回到学校,就有人给她准备了惊喜?!

想了半天,阮今安隐隐觉得这是慕筱搞得鬼,那鬼丫头特别喜欢做一些夸张的事情,给她弄出这种“惊吓”也是情理之中。

许是慕筱觉得她刚刚怀上孩子,又一夜之间洗脱了冤屈,需要好好安抚一下内心。

用这样炸裂的方式出场,倒像是她的风格。

周围观众越聚越多,阮今安见这些人杵在原地一动不动,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怪异。

她再也忍不住,上前找了一个离她最近的哥们儿,小声询问:“哥们儿,你们这到底是闹得哪一出啊?慕筱呢,赶紧让她出来吧,快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男生一言不发,只是瞥了一眼阮今安,随后又朝身后努嘴。

那意思,像是在说。

他只是一个拿钱办事儿的工具人,任何人都不能破了他们这样夸张的队形,即使是这场惊喜的女主角来了,也不行!

阮今安无语,但深知从他的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了,干脆朝他努嘴的方向走去,想看看到底是不是慕筱在搞鬼!

她硬着头皮走到了这帮工具人中间,他们突然开始动了起来,在阮今安的身边排成两队。

中间自然的形成了一条笔直的道路。

阮今安预料到大事不好!

她转头刚想逃,就听见耳边音乐响起,紧接着,眼前不远的一个集装箱内,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手持鲜花的男人走了出来。

不知道谁打开了泡泡机,漫天飞舞的泡泡遮挡了阮今安的视线。

她眼睁睁看着男人郑重的迈着步子,一步一步,走到了她的身前,炽烈的红玫瑰挡在两人中间,浓郁的花香刺得阮今安想打喷嚏。

男人身形一顿,单膝下跪。

阮今安这才看清了他的脸,不由讶异道:“池君浩?!你……”

话说到一半儿,阮今安胃里忽然一阵痉挛,许是刚刚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下,加上怀孕后身体的各种异常反应,她努力忍耐了一下,但胃里的阵阵泛酸令她难以再忍受。

面前玫瑰花的香味不断刺激着她,终于,她还是没忍住,转过身朝着一旁一阵干呕。

池君浩还跪在地上,口中振振有词,深情背诵着他找人写得求婚稿。

他想过阮今安会因此而生气,甚至是当众给他一巴掌。

但他为了夺得池家的家产,在这个女人面前,他可以丢掉所有面子,纵使没脸没皮,或是被她骂得狗血喷头,也一定要不惜代价的在今天拿下她!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在他求婚,这样深情、用心而又神圣的时候。

眼前这个女人,阮今安,她居然吐了!!

他的求婚词有这么让人恶心吗?!还是阮今安现在看到他就觉得令人作呕?!

一股怒意直逼心头。

池君浩攥着花束的手青筋暴起,精美的包装下,玫瑰花的根茎纷纷在他的摧残下夭折。

他咬牙强压住心头怒火,才忍住没有当街暴走!

要不是手下人调查到池屹的病大有好转,也许很快就会苏醒过来,他才不会窝囊成这副鬼样子!

还当众求婚?!

从来都是别人求他,他什么时候求过别人!

阮今安这个女人,让他付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却当众用这样不堪的方式来羞辱他!!

池君浩默默在心中记下了这笔账。

等他拿到了池家的所有家产,立刻将阮今安逐出池家家门,看她还怎么嚣张!

一想到阮今安哭着来求他,不要赶她走的样子,池君浩的脸上再次露出来得意的笑容。

阮今安这几天被孕吐弄得心力交瘁。

好几天没正经吃东西的她,现在的身体十分虚弱,这下吐得她眼前直冒金星。

所幸,她早晨没吃什么东西,只是干呕了两下,并没有造成满地狼藉的尴尬场面。

抬头,她见池君浩还笔直的跪在地上。

两人眼神猛地对上,阮今安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但很快,池君浩就打破了这层尴尬。

他故作焦急的起身,一把丢开了手中的玫瑰花,上前用手抚摸着阮今安的后背,柔声询问:“安安你没事吧!是胃不舒服吗?要不然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一连串的发问,阮今安都没有放在心上。

她面色如常,冷着脸一把推开了几乎快要贴到她身上的池君浩。

两人之间的距离猛地被拉开,池君浩当即一愣。

回过神来,他再度看向阮今安,却正好对上了她眼底的厌恶神色。

不等他开口,阮今安就先一步说道:“这种恶心人的把戏你到底还要玩儿多久?!”

她伸手掸了掸裙边,好像上面沾染了什么不干净东西似的。

后背上,刚刚被池君浩抚摸过的地方还残留着温度。

一想到刚才两人的“亲密接触”,阮今安就觉得浑身像针扎一般难受!

周围看戏的人群,在看到阮今安呕吐的时候,就隐隐地发出了嬉笑声,只是两人都在紧盯对方的举动,压根儿忘了外围的吃瓜群众。

这会儿,阮今安又无情的把池君浩推开。

不少女生认出了求婚的这个男人就是洛城大名鼎鼎的池少,纷纷凑在一起小声议论……

人群立刻炸开了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