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在禁区漫步 >  第二十三章 高中毕业礼物!

冰冷的停尸间,九口棺材横亘在室内中央,地上还摆着一具被烈火焚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

迷你煤气罐的火龙不断喷出,照亮了原本黑暗的密室,火光映衬着神龛,映衬着白墨的双眼。

他将那个外表崭新,内里却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被吹响的禁忌物品:阴间唢呐握在手中!

“我高中的时候在乐团可是笛子手!”

“会吹的笛子可不少,一定要有能用的才行呀!”

阴间唢呐需要曲谱配合才能驱动!所以他决定试一试。

但是,高中实在是过去太久了,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碰过笛子这种东西了!曲谱根本不记得有几个。

白墨闭上眼睛,然后开始寻找曾经的记忆!

高中在乐团的时候,他最喜欢吹奏的笛子的曲子是......声声慢!

因为热爱所以即使久违了多年,那曲子的曲谱还是印刻在白墨的血肉里!

白墨拿起那把阴间唢呐,然后拿嘴对准。

“神光灿....人在楼上....松寒叹.....”

因为太过于熟悉,当心里的曲谱开始勾勒的时候,曲词也重新浮现在脑海里。

哔——

但是,当白墨准备好一切开始吹动时候,原本优美动听的声音并没有出现,而是发出一声又一声放屁一样的声音!

“难听至极!”

白墨鼓吹了一分钟,自己给自己一个评价!

“不应该呀,都是曲子,只要是乐器,大部分都应该能奏的!”

“而且,刚刚发出的那种声音,根本不像!唢呐!”

白墨思考着,自言自语。“虽然我不是专业吹唢呐的乐手,但我的笛子吹的是极好的,乐理都是共通的,按理说我唢呐吹的不如笛子好听,那也不应该是这个效果呀?”会不会是这首曲子不合适?

“那换一首试一试吧!”

白墨觉得这一定曲谱的匹配问题,唢呐本身是可以演奏的,既然声音慢不行,那就换一首!

“之前是风格优美的,这次试一下激昂的!”

“将进酒怎么呀?”

白墨开始回忆起这首笛子,是高中时候他和阿飞第一次进入乐团的时候学习的第一首曲子!

人总能记住第一次遇见的东西!曲子也不例外!

“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激昂的乐曲在白墨心中响起,他此时的畏惧也跟着减少了一分。

白墨第二次提起唢呐,对准,鼓气.......

噗——

更离谱了。唢呐直接发出了轮胎泄气的声音,什么高昂,激动,一丝都没有!

“将进酒也不行?我脑子里可记不住这么多曲子.......”

白墨头疼了起来,连续试着两手都失败了!

“难道一定要演奏供奉桌上这叠黄符上的往生曲吗?但是这些鬼画符我看不懂呀!!”

白墨崩溃地坐在了冰凉的地上,旁边不断喷出的火焰,让他感到越来越窒息!

“我真的要在这个S级禁区沉沦了吗?”

白墨陷入了悲伤。

“阿飞失踪了,我也要诡异地消失在人间了!”

“我们兄弟两个......哎,刚在奈川市聚头,却接连发生这样的事情!”

“本以为,自己癌症的误诊,是我人生的转折,没想到却是人生的尽头.......我对不起你呀,阿飞......不能够去找寻你的下落,更没有机会去解救你!”

此时白墨已经完全崩溃!

回想着自己这一生的,就像将死之人,在放自己的录像带。

他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和阿飞一起长大,一起上小学,初中,高中,高中的时候还一起在乐团拿下过联欢会最佳人气奖,后来大学也一起上,只是,大学的时候聚少离多,大家都有了自己要奋斗的方向.....

“阿飞?嘶——”

突然,白墨想到了什么,阿飞怎么会跟那个神秘的猎杀者有关系,而且,除禁局也做了判断,阿飞的失踪和禁区有关!

“而我,是因为见到了阿飞失踪后留下的那张材质特殊的S级通行证的才来到这里的!”

“阿飞知不知道这张通行证的存在?是他意外掉落?还是故意留给我的?”

白墨的思路越来越多。然后继续猜想着,如果是阿飞故意留给自己的,那他一定会留下一些通关的线索才对!

“他不可能让兄弟送死的!”

“是什么呢??”

白墨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他非常愿意往这方面猜想,因为,他记得,在火锅店一开始的时候,阿飞他说他有一个秘密要和我说!

“那个秘密的什么?和黄泉医院有关吗?”“他是第一眼就认出那个诡异黑气是叫猎杀者的!”

阿飞...阿飞....

白墨努力地回忆着他曾经和阿飞在一起相处的日子,他有没有在那段时光暗示过什么?

家乡....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等等......高三那年在乐团的时候他的状态有点奇怪来着!

白墨突然抓住一个奇怪的事件,因为在白墨心中,阿飞一直是一个阳光的人,那天他却非常沮丧。

我们在一起排练联欢会的曲目,他却一个人在角落里一个人吹着一首不知名的曲子,整个人非常颓废!

曲子!曲子!白墨好像抓住了什么关键信息。

.......

“白墨,大学你想做什么?”

“我呀,我想学管理,学策划.....新闻....有很多方向,我也不太确定,因为现在对这些都还比较模糊!”

“你呢,阿飞,你大学想做什么?”

“对呀,我们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却要确定自己人生的大方向,我呀,可能都和你们......不一样吧!”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要这么悲观......”

“我教你一首曲子吧,作为高中毕业的礼物!”

“哦?哪里学的,行啊,都开始头曲谱了,快教我!”

“我只教一遍,不要忘记了哟,毕业礼物是不会送第二次的......”

.......

对!就是那首曲子!

白墨激动地从停尸间冰冷的地板上跳了起来!

他......那时候,就给我信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