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飞腾2012 >  第三十二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斥骂如期而来,似风无孔不入。

“哟呵,一个两个胆子大了,要不是刘明来告诉我,我还不知道。”

李翠梅右手食指戳这桌面,本就小的眼睛更是眯成一条缝,“看来我还是让你们过的太舒服了,整天给我弄些幺蛾子,要不就是某些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李翠梅的嘴巴如机关枪哒哒哒的响个不停。

一会儿说这个,一会儿说那个,压的全班同学都抬不起头来。

至于晚会更是别想,所有人把之前测验的数学试卷抄一遍。

说到最后,她越想越气,更是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老师,我们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和学习打交道,而且刚分班不久,大家都不熟悉。”望江晴站了起来,一旁的万冰莹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拉扯。

“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你们是来学习的,不是搞交际的。”李翠梅声音压低,眼神锐利。

“那么同学之间不需要相处了?只需要整天埋头书本,那只是书呆子。”

“看来是有人仗着学习好?”

“我没有,我只是说出我的意见,我想即便是学生,也有这个权利。”

“望江晴!!”李翠梅突然爆喝一声,“你非要和我作对是不是,你是班主任还是我是班主任,要不这个班交给你来带。”

李翠梅看望江晴不说话,哼了一声,指着刘明说道:“你们应该多向班长学习,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他学习也不咋样。”一道微弱的反驳响起,却不知是何人所说。

李翠梅柳眉倒竖,质问是谁说的,站出来。

但谁也不吭声,仿佛刚才的那倒反驳是外面传来的。

“班长正是因为知道自己学习处在中游,所以才更加努力,再看看你们,一个个不思进取,整天只知道玩,一个暑假还不够你们玩的?”

之后又是长篇大论和诉苦自己这个班主任有多么的辛苦。

第一节自习课,就这样在李翠梅的声音中度过。

“事情就这样决定,望江晴,你跟我出来。”李翠不容反驳的说道。

只是在她出门之前,似是无意的扫了眼教室角落中的那个人,那里异常的安静。

望江晴和李翠梅离开后,班里瞬间炸开锅。

身为告密者的刘明自然是不好过,但因为有了李翠梅的话语在前,这个时候的他还真不怕。

但凡有同学对他横加指责,他立刻就会以学习为大义反驳,加上他的嘴巴本就比较利索,很多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一时之间,大有舌战群儒的架势。

气的庞承望差点撸袖子揍他,但最后有同学在旁边劝阻,这才作罢。

要是再惹的李翠梅再来一次,大家都有些受不了了。

庞承望气呼呼的坐回座位,整个人就仿佛火药桶,没人敢过来惹他。

但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其他同学也随着发现。

坐在角落里的顾南飞太安静了,安静到仿佛班里好像没这个人一样。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顾南飞和李翠梅是互相看不顺眼的,更别提李翠梅刚才话里话外都有提到顾南飞是老鼠屎。

可却一句反驳都没有招来,最后还是望江晴出声说了几句,但没过几招就被‘斩于马下’。

“你什么情况,哑巴了?”庞承望低声说道,“你就看着望江晴被那么欺负。”

知道内情的庞承望觉得疑惑,瞧瞧左手腕,还戴着人家的手表呢,只是之前一直藏在衣袖中掩饰的很好,所以到现在为止只有他一个人发现。

这时,万冰莹也走了过来。

同学们目光如一。

“别看我,李翠梅才是班主任,我就一学生。”顾南飞知道万冰莹要说什么,于是先发制人。

万冰莹似也知道这点,像是跟自己赌气似的跺了跺脚。

她满脸担心的看着外面,望江晴被叫出去,还指不定受什么样的责骂。

“刘明很不对劲。”顾南飞突然说了一句。

其实李翠梅根本无关紧要,刘明才是重点。

这家伙一反常态,对晚会的事情表示坚决反对。

按常理来说,既然在一个班,若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是没人愿意和全班站在对立面。

但刘明偏偏就那么做了。

这也是顾南飞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原因。

“那家伙是班长,看有人把他的风头抢了,他当然不高兴。”庞承望不屑的道,“要是换成他来主持,现在都笑的合不拢嘴。”

“我看不是。”顾南飞摇摇头。

他起身离座,径直来到刘明身前,不等刘明开口,他直截了当的道:“别跟我说什么为了学习的废话,一个星期有两天我能在网吧看见你。”

刘明闻言,噌的一下就跟一把剑似的窜了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教室。

现在是休息时间,想去哪都可以。

顾南飞见状,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家伙心里有鬼,但这个‘鬼’到底是什么,他一时之间也想不清楚。

不过没事,既然同校同班,这家伙除非插上翅膀飞了。

第二节自习课开始,望江晴返回教室。

她显得很平静,更没有哭过的迹象。

这倒是让万冰莹松了口气,并小声询问。

望江晴没有多说,毕竟是些负面的话语,就不说出来让大家本就低落的情绪变的更差。

她拍拍万冰莹的手,温柔的笑了笑。

万冰莹便不再问下去。

望江晴撩起耳畔的长发,微微扭头,余光扫了眼埋头书本的顾南飞。

——

放学后,

顾南飞回到宿舍,但不是他自己的宿舍。

刘明正在整理自己的床铺。

看到顾南飞进来,他手一抖,起身打算离开。

顾南飞站在门口挡住,自言自语道:“我刚才罗列了种种猜测,发现你对班费的事情好像特别在意。”

刘明默然无语,仿佛没听见,眼中却闪过一丝紧张,正好被顾南飞铺捉到。

“望江晴说到班费,你就好像猫被踩到了尾巴,显得异常激动,为什么?”

“让开,我要去洗漱。”

“下个星期运动会,总要动用班费买些东西,你藏不了多久。”

刘明脚步一顿,眼神开始慌乱,“我身为班长,会处理好这些事,用不着你操心。”

顾南飞让开道路,转身返回自己宿舍,只留下一句“明天一早检查班费,这是所有人的权利。”

刘明站在原地不动,似被施了定身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