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关于我在异世界传教这件事 >  NO.9 老酒鬼

事情还要回到结束战斗当天的晚上……

“请问你们这里还有朗姆酒卖嘛?”一个衣着邋遢的老者拖着破烂的鞋子拿着一个酒葫芦在酒馆里买酒。

酒馆里的伙计毛巾一甩,擦着手掌说道:“您想要买多少加仑?”

“哈?给老夫弄九两二的酒就好,什么加仑啊?”老者在破洞的裤兜里摸出一粒碎银,因为他还以为因为自身穿着的原因被这店小二看不起故意说些听不懂的话来刁难自己。

伙计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九两二是多少?听都没听过啊,但是自己刚刚上班没两天就遇到这些难题,要是交给其他人来的话恐怕会被笑话,于是不懂装懂地尬笑起来。

老者越等越生气,一巴掌往柜台方向拍了过去,对着店小二怒吼道:“臭小子!老夫不会赖账的!若是觉得老夫的存在打扰到你们做生意就赶紧去打酒,拿了酒老夫立马走人!”老者挪开手掌,在柜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掌印,在掌印里还镶嵌着那一块小碎银。

“这位大人不好意思,是我的手下愚钝,九两二是吧,你快去给这位老先生打酒。这位老先生应该是从东方来的吧,我们这边都是用加仑,浦士尔与麦斗来结算的,还望老先生不要计较我这手下的愚钝。“酒馆的老板听到外面传来的骚动后立马出来处理这件事情,给了个眼神叫店小二去打酒,店小二接过酒葫芦后便往酒窖走去。

老者默默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坐下静静的等待,嘴里喃喃自语道:“果然啊,这一百年人类的战争还不能结束,连度量衡都不能同意又何谈种族统一,简直笑话。”

不一会儿后,老板满脸歉意的提着一个空葫芦走向老者,说道:“老先生不好意思,朗姆酒被卖光了,但是我们这里还有上好的麦子酒与威士忌,你要不要试一下?”

老者额头一皱,两条垂下来的眉毛无风自动,邋遢衣服的破洞中不断有真气流露而出,但是随后又立刻平静下来,开口问道:“是哪位将酒都买光了?老夫真想去结交一下这种酒友啊。

“是……是愚人码头的黑太阳海贼团买光的,他们今晚就要启程了,另外您也不要到处去问有没有这种酒卖了。这附近的酒家应该都被横扫而光了。”店小二在老板身后缓缓说道。

“既然这样,老夫也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了,告辞。”老者语罢衣袖一挥,就往大街上走去。

大街上大城市那种繁华的灯红酒绿显露无疑,一个小糟老头的出现并不会太过于引人注意,在死皮赖脸地问过几个贵族后,老者终于得知渔人码头的位置,老者哼着小调欢往渔人码头欢快地跑去。

也许有人会对于眼前这位衣衫褴褛的老者宁愿花碎银去买酒也不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又或者去吃一顿大餐,但是,管他呢?只要过的快乐就行。

“应该就是这里啦!呵呵”老者偷偷摸摸绕到一个简易船坞的后方,在船坞的正前方停放着黑太阳号。

因为德林一人大战传说中的暗袭部队而不败,从早上到晚上伽罗城的皇兵都不敢踏进渔人码头一步,因此给予了江满漓一行人准备远航物资的时间。

趁着看守物资的海盗们离开的空隙,老者灵敏地像猿猴一般的身法从棚顶跳到干草堆上,随意掀开一个大木箱子,里面满满都是朗姆酒。

“呵呵,有酒喝咯!”老者开心地拿起绿色的酒瓶,微微摇晃便暴风吸入,烈酒入喉,辣的他那个干瘪得如同梅子干一样的喉结上下摆动。

老者猛烈咳嗽起来……

“谁?”看守的海盗连忙回头,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老者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进被掀开的木箱之中。

“叫你们这么贪心,买光这么多酒,老夫就帮你们勉为其难地帮你们喝一点吧……”然而老者不知道在他醉酒的期间,稀里糊涂的海盗们早已将他带上船。

“大章鱼正好下酒。”老者左走走右晃晃,打量着这只深海霸主,海水的流向开始顺着老者的手势往上攀升,一只由海水组成的巨手猛地握住深海霸主,随意就将其抓了起来。

深海霸主受惊了,原本死死握住我的触手猛地松开,同时它也在疯狂的挣扎,企图睁开巨手的束缚。

“小子,你还在等什么?老夫已经将它身上的那层护甲卸的七七八八,若是要老夫出手估计就没得吃了。”老者对着我说道。

船上的人传来期待的目光看向我,奈何如今我的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对付这种怪物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在这时一道青色身影从船舱处爆射而出,在深海霸主的大脑中间开了一个大洞,绿色的液体如同雨点般覆盖了整一艘船,腥臭味扑面而来,伴随其中的还有很高的盐度。这位老者是用浓缩海水使其陷入虚弱状态,就好像用盐来治蛞蝓一个道理。

将头上而恶心的绿色黏液甩干后,定神一看,原来是皇甫青,出于礼貌我对他说道:“皇甫青,你好得这么快啊?”还顺带拍了拍他的肩膀。

“厨子,触手部分可以烹饪,其余部分丢掉就行。”老者拍了拍空空的肚子,原来这老东西这两天一直都是喝酒充饥。

语罢,老者拂袖轻挥,一股无名的火瞬间在每个人身上飞过,将依附在众人身上的黏液清理干净。

脱去上衣的皇甫青,硕壮的肌肉呈现在我的面前,大约一米八五的身高,皮肤十分的白泽,就算是腰间扎着绷带依旧阻止不了他那副接近完美的身材。

没想到皇甫青这家伙被我一拍肩膀后又轰然倒下,什么啊,就是想出风头…….

我连忙俯身拖住他;屮,身体怎么这么热?为什么我抱着一个男人身体会发热?哦,原来是皇甫青他的身体发热,吓死我了……..差点就要怀疑自己的性取向问题了......

“腹部,有异物……..”皇甫青指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难道说,那天那颗子弹还残留在身体里?然后伤口发炎引发了高烧?

老梅林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小子,你再不救他,他这条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而去还可能会引发更恐怖的后果,因为从你们的世界那边带来的那个玩意里面有着你们世界那边的病毒,搞不好还会成为一次大瘟疫。”

但是我又不是医生,还要见血见肉的……..想想就头皮发麻.......

“对了!老夫有一计,你可以卖个人情给他,你去救他,然后条件是成为你的家臣,这个后生潜力无限啊!”真不愧是人老精鬼老灵,在这种时候能想出收买人心的话应该也就只有老梅林这家伙了…….

搀扶着皇甫青一瘸一拐地走回到他一直在养伤的房间,那天那位暗袭部队的女生也在,一脸着急地看着不省人事皇甫青,于是我们两人合力将其送到床上。

“我说德林大师你要杀了他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嘛?救回来又在这里支支吾吾地暗杀。”

“没有吧,我看德林大师像是救人多点……”

“瞎说,明明就是想当着这个美人的脸杀死她的小男友好让她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

“果然棋高一着啊!不愧是德林大师…….”

站在门口偷瞄的海盗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但是听着这种流言蜚语弄地我好像是个什么大坏蛋一般,忍无可忍的我立即打开大门。因为失去支撑点的缘故,门口那一堆人齐刷刷地像叠罗汉一样倒在地上。

“各位这么感兴趣要不要进来看个够?”我皮笑肉不笑的对着他们说道。

没想到他们这堆人一溜烟就跑光了……..

哎…….真窝囊啊......

“我现在会来将你体内残留的子弹取出来,但是作为交换,你要成为我的家臣,怎么样?这笔交易很划算吧?”我边走到床边对皇甫青说道。

“对不起,恕在下不能如愿,公爵家对于我皇甫家有大恩,皇甫一族早已为公爵效命…….我不能成为那位大人的绊脚石。当然在下这条命您要是想要便要吧,手下败将别无所求……..”皇甫青语罢脖子一扭,便昏死了过去。

罢了,他要是愿意成为我的家臣也好,无缘也罢,但是我可不想把瘟疫带给这个世界啊,自己的屁股还是得自己搽干净。

一旁的锦谧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我会因为皇甫青的拒绝而杀掉他,于是在我的身后跪了下来,满眼泪光的说道:“德林大师,如果您能救活皇甫青,我愿意做你的侍女,任劳任怨决不反悔…….”

“唉?”我一脸疑惑,怎么感觉我是大反派哎!!!

“求您了,务必要救活他!”锦谧脑门都扣到了地板上。

“但是,你们不是情侣关系吗?你就这样跟着我真的没关系吗?”

“不是的,领队是皇甫家的二少爷,我只是一个被农民收养的布衣,因为学院那边有要求外出历练而且还是公爵大人开出的高额酬劳,为了付上下个学期学费与皇甫青来邀请我参加的缘故,我才进入暗袭部队。简而言之就是我与皇甫青都是临时参加暗袭部队的。”锦谧娓娓道来。

“好了,起来吧,我一个人过惯了,不需要什么家臣侍女,你到一旁吧,我要开始手术了。”我背对着锦谧说道,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这般容貌的女子哭啼的样子啊。

取下腰间的防身小刀挑开皇甫青身上的绷带,中弹的部位已经从里面溃烂而出,因为刚刚这小子逞能剧烈运动的缘故里面的情况更加恶化,浓水已经开始外流,在这样下去真的要吃席的节奏。

可是手术必须要避开要害部位与重要血管才行,否则就会对患者造成更严重的伤害……..

正当我的思绪像无头苍蝇时,位于身后的锦谧说道:“让我来助您一臂之力吧,虽然可能会微不足道,但是我也想尽自己一份力量啊!”

锦谧蓝紫色的眸子开始发出亮光,紫蓝色的光点瞬间填满这个房间。这时皇甫青身上的每一处筋络每一条血管都一清二楚地呈现在我眼前,这就简单多了啊。

“帮大忙了,请你再坚持一会儿。”我激动地说道。

根据这些血管的流畅程度就算是门外汉也能轻松地完成这一项并不算困难的手术。

用小刀往中弹周围的皮肤轻轻一滑,想试一下用什么力度最合适。一刀过后腹部的肌肉露了出来,当然是血红色的,鲜血开始慢慢渗出。

好的,好的,深呼吸…….

第二刀下去,预想中的切开肌肉并没有发生,相反,我手里握着的小刀不管如何用力都不能刺进去分毫,面对着这些不断蠕动的肌肉与血管,我彷徨了起来,人的肌肉真的可以和金属媲美甚至更胜一筹?我尽量不让鲜血触碰到我的手指,可是一个人在正常的呼吸下腹部的肌肉也会跟着一起蠕动,于是部分鲜血便溅射到我的手上,血腥的感觉立马迎面而来……

趁着擦汗的空隙,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锦谧,发现她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身后运用元素之力凝化成的两条狐狸尾巴也在逐渐黯淡,但是她依旧在坚持。

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本来一见到血就会恐慌的我竟然开始兴奋起来,先前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席卷我的左臂,这次甚至是整条左臂。看着左手上锋利的爪子我有一个新的想法,为何不用这些爪子来试一下?

用食指的指尖轻轻划过皇甫青的腹部,正好看到子弹的尾端,原来是夹在两节小肠中间,我用没有变化的右手轻轻挤压那两截小肠,咻的一声子弹便被挤了出来,再用小刀将那些已经被感染的部位慢慢划掉,最后使用雷元素产生的高温将划开的皮肤缝合上。

呼…….

长吁一气,终于完成了。

“这是什么魔法?好强啊。”锦谧用她那双漂亮的异色眸子望着我,虚弱的她坐在椅子上,呼吸都变得沉重许多。

“你应该叫锦谧吧,那天听皇甫青是这么叫你的。这个玩意不是什么魔法,这叫做子弹。”我在地上捡起从皇甫青体内刚刚取出的子弹发在锦谧的手上,原来这颗不是我自己打造的海岩子弹,而是从那个世界带过来的,难怪会带有病毒。

锦谧先是好奇地接过子弹,随后仔细地观赏起来,头上的呆毛也在疯狂地乱动,应该是在思考着什么吧。

我顺势坐到她的旁边,用衣服擦拭着头上的汗水,不料锦谧猛地把头凑了过来,对着我晃了晃手中的子弹,一脸不可置信地说道:“您可不要糊弄我,虽说我在帝国学院学校时经常上课睡觉,可是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除了魔法不可能还有任何物理方面的武器可以造成这种伤害。”

“哦?帝国学院?听起来很强啊。“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代名词,说实话还是感觉蛮新奇的。

但是锦谧似乎把我这个举动看成是躲避她的问题故意做出来的姿态,她说道:”请您不要回避我的问题,还有您只身单挑整个暗袭部队,您真的很强……”

“这个真的跟你解释不通,总之我不会骗你就是了,这个真的不是魔法…….对了,你跟皇甫青是同学关系对吗?他也是这个帝国学院出来的?“对于这个只有中世纪末期文明的世界我认为对这个世界的人谈论科学技术无疑是对牛弹琴。

“是的,皇甫青是我的学长,您可别看他现在这副模样,他可是帝国学院的学生会副会长。关于这个子弹的事情您不愿意说,我以后都不会询问您了。”锦谧将子弹递到我的面前,一脸依依不舍的样子。

这时一股香味传进房间里,我条件反射猛地站起来。肚子咕咕地叫了两声,我对着锦谧说道:“锦谧小姐,你要是喜欢这个子弹就送给你当见面礼吧,你先在这里照顾皇甫青,待会我会叫他们把食物送上来的。”语罢头也不回流着口水就往外面冲去,甚至忘记了关门。

锦谧愣了愣,但是看着我离去的背影却是喃喃说了一句:“希望他不是那种人吧……”

刚刚走出房间就看到那个解决掉章鱼的老者在一个人疯狂地进食,这位不就是那天制服玥珑的那位老者吗?庞克还坐在他旁边陪他一同吃饭。

在我望向老者的一瞬间他也同时注意到了我,客气地招呼我坐到他旁边,说道:“来来来,这大家伙是你钓上来的吧?”

当我刚坐下还没反应过来时,老者右手按住我,左手将一颗黑不溜秋的黑色丸子塞进我的嘴里,还用力拍了拍我的喉咙。

一大股腥臭味从喉咙里喷涌而出,整条食管都仿佛要寸寸断裂。

“谋杀啊?”我捂住了肚子,在甲板上反复打滚,从嘴里不停地吐出胃液,这玩意比直接生吞一整个皮蛋还难受…….

“小子,这可是深海霸主的心脏,它近千年的积蓄就在这里面了。”老者摸着胡子坏笑道。

好在这种极度恶心的情况没有持续很久,我在擦拭嘴角的胃液时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得异常的光滑,甚至可以在上面玩滑冰!

“感受到了吗?这玩意可不止能提升体质。”老者拍了拍我的后背大笑道。

我一把抢过老者的酒葫芦,大口大口地灌酒,企图将食道里的那些难以言喻的味道冲掉。

老者在一旁若有所思地说道:“敢当着我的面拿我酒葫芦喝酒的你还是第一个。好了,现在拜我为师吧。”

“哈?!”我喝到一半的酒猛地喷了他一脸。

“您老人家没开玩笑吧,你能教我什么东西啊?”

“得了,我知道你和梅林有关系,能控制如此纯净的雷元素在这个天下也只有他了,老夫和他是同辈,没想到他还活着。”老者的眼里满是沧桑。

正当我开口想要告诉他梅林的消息时,老梅林的声音在我精神之海里再次出现。

“什么梅林啊?您在说什么?这种力量是我天生就有的,只不过现在还不能灵活掌握罢了。”我紧张地握紧了拳头,看来说谎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活啊。

老者听了我说的话后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发出令人恐惧的气息。

我不禁咽了几口唾沫,正当我准备再次发话的时候,老者先道:“好吧好吧,是老夫太敏感了,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世界上有天才这一物种的存在啊。”

“您和那位梅林先生有什么故事吗?”我将酒葫芦还给了他。

“做我的徒弟我就告诉你,呵呵.....”

“那我还是算了,我不感兴趣了现在。”

“真的不感兴趣?”

“真的。”

“一点点都不想知道?”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