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陌上待君来 >  第三十四章:让大神下快棋

次日,天阴,冷风嗖嗖。

当江君起床时,已经快晌午了,黎冉和木希已经离开了。

江君叫来门口的侍卫质问道:“今天木统领没来吗?他们怎么自己走了?”

“将军,木统领来了,你应了句天还没亮就又睡回去了。军师说你去了也耐不住,说让你多睡伙,交代我等太阳出来了再叫你。”

“那就是你失职了,都几点了,太阳早出来,你怎么还不叫我?”

被责骂的小兵吓地忙跪下道:“将军,冤枉呀,小的不敢,今天阴天,太阳一直没出来呢?小的一直看着天空,没敢眨眼,身怕没看到太阳出来。”

江君真是要被这实诚的小兵气笑了,我要是再不醒,岂不是要等明天太阳出来了再叫我。

好气又好笑地道:“起来吧!错怪你了,出去吧!”顿了顿,又把士兵喊住道:“站住。”

士兵立马站住,不敢动,巍巍地问道:“将军,还有事吗?”

“辛苦你,把早饭午饭一起端进我房间!”

小兵松了一口气,赶紧领命,麻溜地跑去厨房了。

江君迅速吃完,赶去对弈场,心里想着,他们肯定是发现我准备揭露他们的行为,故意不叫我。

今天我一定要大义灭亲,披露他们的行为。

一到对弈场,木希和祁越迎了出来。

木希道:“将军,你来啦!”

祁越道:“虎将军,你再不来就要错过今天激烈的棋局了。”

江君可不想听这些屁话,直奔棋盘,果然两人都还没动棋,想化石一样坐在那里。

江君道:“这黑棋放这里不就行了。”

侧头又对黎冉道:“白棋放这里就好了。这么简单的棋步为什么要下一天,你们两个……”

正想破口大骂的江君被木希捂住了嘴巴,然后被她和祁越一起架出了对弈亭。

江君奋力挣脱道:“你们两个干嘛?”

“将军,观棋不语,而且他们现在正是对弈激烈的时候,不要打扰他们。”

“哪里看出他们激烈了,明明一步棋,搞的下了一盘棋的时间一样,这叫浪费时间,装逼。”

“将军,他们就是在下一盘棋,现在正是对战的关键时刻,每下一步棋都要把整个棋盘都下完,才能确定这步棋下的位置对不对。”

木希心神敬畏地说着,“所以千万不要打扰他们,不然他们又要重新走过一遍,很耗精力的。”

“说的你看见了一样。”江君可不想听和稀泥的瞎扯,正想骂醒她。

祁越说道:“将军,他们真的每天都要走完一趟棋盘,才能定下棋子的最终落脚处,非常费神,千万不要打断他们。”

江君讶异地看向祁越,“你也看到了。”

“嗯,看到了。”

说着祁越面向对弈亭,伸手指向亭子上方:“你看,现在他们已经走到这里了,很快就要走完整个棋盘。”

江君眨眨眼,除了寂静的天空什么也没看到,“祁越将军请问你是用哪只眼睛看到他们在亭子上了。”

祁越摇摇头,指着头。

“什么意思?”

“将军,他说的是意念,集中精力用意念看,才能融入他们的棋盘里。”

都说古人牛逼,上房揭瓦,飞檐走壁,还能用意念下棋?

江君集中精力,把眼睛睁到最大,卖力地盯向对弈亭上,人是没看到,倒是看见几只乌鸦飞过。

江君内心一片死寂,得出一个深刻的感悟,我这个现代人是如此的格格不入,这里容不下我呀。

越这么想,想回家的意念就越亟不可待。

虽然今天没有太阳,但是他们还是在酉时的时候准时落子,和刚才江君放的位置一样。

祁越和木希的马屁声也准时响起,“太精彩了,真是激烈。”

“对对对,简直就是精彩绝伦。”

江君更确定这两个人,不是,是四个人,还有祁越和木希,他们四个人就像皇帝的新装里的骗子裁缝,我可不是那个傻皇帝。

江君非常不屑地白了两个马屁精。

晚上吃完晚饭,江君雄赳赳,气昂昂去找黎冉,心里嘀咕着一定要揭露他,明天让他下十个子。

快到黎冉帐营外时,江君先在心里模拟了一番场景。

等下黎冉肯定会狡辩,我一定要先发制人,一进去就拍桌子,骂他天天装逼,跟江湖术士一样招摇撞骗 ,定把他教训的心服口服。

做好准备的江君,一鼓作气,气汹汹的向黎冉帐内走。

门口的守卫看到正要行礼,通报,被江君凶凶地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制止了。

江君一进账,双手用力地拍向黎冉跟前的桌子,眼带凶光,觉得自己像头老虎一样威猛地盯着黎冉。

黎冉正在看书,见江君带风似地进来,故作的凶光,感觉像看见了一头装凶的猫。

眉头一皱,站了起来,“将军,发生什么事了,干嘛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凶?”

说我是猫,江君生气的挺直腰板,双手叉腰,才发现自己的高度才到黎冉的肩膀处,傲气地抬起头迎上黎冉的目光。

只见黎冉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里带着挑衅得目光,就像一只老虎学足了本领,准备挑衅它的猫老师。

江君把准备好的台词,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一天下一个棋子是不对的。”

“怎么不对了?”黎冉忍住笑,依然斜着眉毛挑衅地看着江君。

“因为特别浪费时间,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是特别的累。”

江君放下叉腰的手,换上兔子一样的微笑,走到黎冉的身边,拉住黎冉的手臂,换了语气道:“军师,坐下说,站着多累呀!我给你捏捏肩。”

“你看呀,你每天下一个棋子,一盘棋要下两个多月,你要坐在那两个多月呀,一坐就是一整天呀,经常久坐着的人会影响血液循环,对腰椎颈椎危害特别的大,容易造成腰间盘突出引起颈椎病。”

“还会造成局部出现疼痛,影响血液循环,特别严重了就会造成下肢出现深静脉血栓。我不想你这么累,你要是病倒了怎么办 ,回去了皇上会怪我,皇后娘娘更是会训斥我的,这个注意是我出的,我也会自责的无地自容。”

黎冉听着有些动容,难得这么关心我,说道:“放心吧,我身体没那么差。”

江君又蹲下来,像一只温柔的猫一样,抚在黎冉的腿边。

捶着黎冉的大腿说道:“知道军师英勇无畏,身强力壮,可是那些兵可受不了,大冬天的站在那里耗一天,多冷。这样老了会得老寒腿的,我希望军师一直都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我想跟军师早点回家,好嘛!”

江君眨巴着眼睛,抬起头温顺乖巧地看向黎冉。

黎冉被江君关怀的小眼神,看的顿时觉得心跳加速,脸微红。

虽然还有一丝理智觉得这丫头突然这么关心似乎有什么炸,但是嘴巴,举动已经不受控制了。

摸摸江君的头,就像在抚摸一只撒娇的猫,“知道了,明天我带五个兵吧!”

“再带多一点嘛!”江君继续卖力地撒娇卖萌着。

“十个,就这样定了,夜深了,赶紧回去睡吧,不然明天又起不了床。”黎冉有点受不了,赶忙赶苏小爱回去。

“好的,军师你也早点睡,晚安!”江君达到目的,愉快地迈着大步走了。

黎冉看着活蹦乱跳的江君,托着下巴,回味刚才她的小表情,不由自主地微笑道:“老跟只猫似得,什么时候才能长成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