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他居然不躲着我 >  24.我能有什么居心

浦微之确定要到东区,冀言淇收拾好换身衣服,又收到了赵因齐约吃饭的消息。

这段时间聊得不算多,断断续续,也对赵因齐和方梨锦的关系有所了解。

两个人穿开裆裤的时候就住一条巷子,年纪相仿,家长又是一个单位熟识的,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小初高都在一个学校,上大学也是。但要说跟对方关系多好,两个人的看法可能不太一样。

近几天隔壁寝室的穆悄然和方梨锦也加了她们微信,大概是有了共同的敌人童意梦,两个宿舍的关系反倒缓和了些。

总的说,方梨锦暗恋赵因齐近十年,因为打架这事被他训斥一顿,冷了许久,才截了她们宿舍的水。但事后,赵因齐解释说本来就没什么大事,她便解了心结。

他约的时间是一个小时以后,时间紧,她也不大愿意出门,拒绝了他,他说自己一个人就点外卖好了。

冀言淇回好。

朱欣衣总旁敲侧击说赵因齐对她有意思,但她实在感觉不出来他对自己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你说他时不时找你聊个天,柯及也格外喜欢拉这个人唠嗑拉那个人唠嗑。你说他总爱给你分享点什么,支瑆也是个爱给大家分享东西的人,而且还喜欢强迫人发表意见。

赵因齐实在没什么特别。

而且她对他也一点没有别的心思。别说当恋人当情侣,就连现在这种疏离礼貌的朋友关系,她都觉得没有再进一步的必要。

群里,向文苡让大家确定空闲时间,一起约个夜宵,商量班级过中秋的事,她点进问卷,选了几个认为合适的时间。

找了个小游戏玩。

半小时后,浦微之给她发消息,说快到宿舍楼下,让她下楼。她先去校门口拿了奶茶,不想正好遇上赵因齐。

拿奶茶的手莫名悬停半空,“哈喽。”

她个子小,奶茶位置高,伸手探了下,赵因齐先她一步拿下来递给她,“原来你说的点外卖,指的是喝奶茶?”

“谢谢,不完全是,”她说,两个人不约而同闲聊着朝宿舍楼走,走到近宿舍区入口铁门的位置,她指了指七栋楼下单薄的外卖架,“外卖还没有到。”

赵因齐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面色稍有停顿,提醒她:“你们助导。”

冀言淇再次看过去,浦微之刚刚把车刹在长廊旁边,两条腿踩在地上,正拿出手机来联系她。

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她拿起来看。

浦微之:【我到了,在哪儿呢?】

她停下脚步,回:【我在你对面】

浦微之看过来,眉头蹙了下。这男孩子看起来很眼熟,他脑子飞速转动,想起他是两个班小朋友矛盾激化的导火索。

这两人现在看起来关系似乎还不错。

他把手机揣进口袋,拧了车把骑到她跟前,六栋楼底下。

赵因齐礼貌问候:“师兄好。”

“你好。应化的?哪个班?”

“四班的。”

“四班,你们助导……于桐桐?”

“嗯对。”

“哦,这样,她很负责任。”他简单说。

“是的,师姐很关心我们。”

应化的男生住六栋,赵因齐跟两人告别:“师兄,言淇,那我就先上去了。”

“好。再见。”

“再见。”他最后冲冀言淇笑了下,转身离开。

人一从拐角消失,浦微之表情古怪起来,目光里透着要把她心思琢磨透的狡猾,嘴角的笑容贱贱的,冀言淇总觉得这表情在哪里见过。

她强忍着问他在笑什么的冲动,把奶茶递给他,“喏,你要的。”

浦微之神情稍稍恢复,垂眼皮瞄一眼她递来的保温袋,接过来,弯腰拉开车篮子的盖子将奶茶放进去,取出一个灰色的纸袋。

“这家炸鸡回头客尤其多,特质酱料的手艺人据说是你们朝城的,你可以试试,这甜辣酱简直绝了。不喜欢你打我。”

冀言淇看了眼价格,不算太贵,“好,谢谢你了。”

“要不要带你去个好地方吃饭?”

冀言淇审视他,从头到脚,和平常没什么不一样,T恤长裤板鞋,颜色都偏浅色调,搭配在一起简约且平平无奇。

“你有这么好心?”

“有的有的。”

她看篮子里还有一份一模一样的,想来去那个地方过后,两个人要单独地一起吃饭,“你安的什么心?”

“嗯?”

他困惑不已,她换了个措辞:“你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吃晚饭?”

他这才发现姑娘一直用一种警惕居心叵测之人的眼神看自己,忽地笑出声来,“我能有什么居心?你别这么怕我啊,尹嬉在图书馆里跟人装模作样地学习,朱朱和向向去上课,漫漫组织小聚,你一个人在宿舍里,不闷得慌?”

他啧啧两声,“不就带你去见见世面,给你慌得,我有这么可怕吗?”

他真的,竟然,对,她们的情况,了如指掌,“你是不是时时监控我们?”

“我监控你们干什么?朱朱的课是我安排的,漫漫是我带的师弟所在部门的,还需要监控?妹妹,你可小人之心了。”

“是吗?那尹尹呢?”

“刚去图书馆借了本书,”他抬抬下巴,示意她看车篮子里靠边卡着的一本《有机化学》,有些惭愧地说:“基础的东西没搞清楚,再滚一遍,正好看见花蝴蝶招摇撞骗。”

“你才花蝴蝶!”

“我这么清爽伶俐,怎么就花蝴蝶了?倒是你,入学才几天,又是师兄又是新生的,小心别让人给拐了,我看那个赵因齐,感觉就不对。”

“你眼里就没个好人了?”

浦微之笑笑,“那你眼里我还一直都是坏人呢。”

“我可没这么说。”

“你看看你这嫌弃的眼神。”

冀言淇尽可能收敛情绪,不那么外露,效果似乎适得其反,“今天不跟你去吃饭了,我要回宿舍,追朱朱给我推荐的电视剧。”

浦微之闻言,没再强求,“得,那我先走了,这段时间想吃什么跟我和格格说,我俩给你推荐口碑好物美价廉的。”

“好。”

浦微之拧把正要走。

冀言淇拦住他,“等等。”

“怎么了?”

“尹尹知道我们之前的事。”

“就没她不知道的事。得了,别担心了,尹嬉那张嘴比502还牢,说不出去。”

她点点头。这段时间相处,其实也看得出来,尹嬉这人话不太多,但是每每说话,大部分都是些风花雪月自我怜叹的废话。她其实不热衷传播八卦。

“我知道。我是想问,除了尹嬉,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我好有个心理准备。毕竟,你在这个学校待了那么久。”什么乌七八糟的破事都有一大堆,搞不好什么时候会给她迎头痛击。

浦微之竟一眼看穿她的心思:“你说孙格格?”

“也不止。不过,格格知道吗?”

“她知道我之前干过点惊天动地的事,但不知道娃娃亲是你,不过,”他笑了下,故意逗她,“她那个性子,你可别再像选班委那天晚上接粉笔的时候一样避开我,她找着点蛛丝马迹立马福尔摩斯上身,咱俩半分钟就得被她扒个精光。”

冀言淇“哦”了声,“这么厉害?”

“厉害什么啊,同城随便一搜都是你冀家祖孙十代,你要不要去看看你排第几?”

“没其他人了?”

“蒋方提知道点,不过估摸着跟孙格格大差不差。”

“蒋方提是谁?”

“过几天回来了,带你见见。也是你直系师兄,你随便抓个专业课老师问问,没不知道他鼎鼎大名的,”浦微之难得客观评价蒋方提这个背信弃义坑害兄弟的混蛋,由蒋方提又想到赵因齐,“诶,妹妹,我说真的,大学里鱼龙混杂,交友不慎,遇人不淑,就死翘翘了。你可千万拿警惕我的心思警惕警惕别人。”

“嗯。”

话音落,她手机震动一下,屏幕亮起,消息提示显示是赵因齐的消息:【我到宿舍了】

到宿舍了还要报告一下,这可谓是关系匪浅了。

浦微之只把目光落在她手机上,似乎在说“你看吧我就觉得这人不安好心你看吧这不是来了急不可耐来了”,坐等她怎么应付。

冀言淇拿出手机,一边回复“好的”,一边嘴上反击:“你感觉不对,是你感觉的,跟我什么关系?我又没感觉是个坏人。”

“说明人手段高明,让你觉察还能骗到你达到目的?”

那头又来了消息。浦微之试图把头凑过去看,冀言淇“唰”一下把手机提到左肩上,不让他得逞,她恨声:“干什么?干什么?我看你才小人之心。”

她道,不等他回,说了一声“我先走了,你骑车小心”,转身快步走向七栋。

这会儿快上课,又是饭点,来来往往人很多,她左拐右绕,总算钻进楼梯口。

浦微之看她走远了,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找到于桐桐的微信,发了一条消息,那头说正在吃饭,晚点给他回电话。

他刚要把手机兜回裤兜里,消息提示冀言淇转账24元。

冀言淇:【奶茶都没有二十四】

他退出聊天框,把自己各大银行卡的余额过了一遍,基本上都是孤零零的个位数,着实是不堪入目。他叹口气,点了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