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秦时:开局系统让我成为惊鲵乐师 >  第五十三章

夜里的寒风吹起地面上的枯叶,晚秋的空气显现十分清凉,在这样的寒风中,月亮似乎也怕冷,躲进了青云中半遮半掩,这是晚秋的特色,天上黑、地上更黑,一切沉浸在黑暗中。

娃娃鱼屋内

此刻任宇正躺在软榻上,眼神微眯的看着对面的屏风,只见屏风后冒出腾腾的热气,看着佳人的身影,心中不免感慨一声,一般情况下娃娃鱼沐浴时他是会出去的,不过今天好说歹说,才留了下来,可惜只能待在床上。

正在浴桶中泡澡,丰满的身材,在雾气中若隐若现,三千青丝湿漉漉的搭在香肩上,她捧起一掌温水,从香肩洒落,幽幽的看着眼前屏风,轻叹一声,微微黔首,直接变成了真的娃娃鱼,吐起了泡泡。

“咕噜咕噜……”

不多时

“清⽔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娃娃鱼从水中探出小脑袋,不过却是微微一愣,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要我说水里感知力会下降)

任宇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浴桶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她,然后双手帮他捋了捋秀发,说道:

“老婆~我见你一直不出来,甚是担心,所以来看看你,现在看来应该是需要为夫帮助。”

惊鲵闻言嘴角微微一抽,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任宇,然后叹了一口气,仿佛再说当初就不该让你待在屋里。

“来,老婆我帮你擦擦背”

任宇不给惊鲵反抗的机会,直接将娃娃鱼搂在怀里,感受着她那柔如无骨的的细腰,邪魅一笑说道。

娃娃鱼双手抵在他健硕的胸膛上,嗅着那男性荷尔蒙气息,感受这背后痒痒的感觉,俏脸一红,眼中泛起晶莹,不知道是水雾还是别的。

任宇看着怀中佳人笑了笑

浴桶中浪花四溅,伴随佳人动听的歌声,二人都显得十分劳累。

娃娃鱼软弱无力的靠在任宇怀中,任由他帮忙擦拭身体上的水珠,美眸中含情脉脉。

由于是在水中,阻力比较大,只是单纯的擦个背,任宇就感觉浑身酸软。

任宇看着怀中如一滩烂泥般的佳人,笑了笑“什么是快乐星球?”

娃娃鱼:“???”

这场澡洗的太久,弄的任宇腿抖麻了,不过他还是强忍了下来,抱起瘫软如泥的娃娃鱼,像鉴赏美玉一样精心擦拭起来,弄的惊鲵害羞不已。

软榻上

任宇背靠在床头,一只手娃娃鱼横着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则放在她的小腹,将一股柔和的内力渡了进去。

惊鲵感受到腹部的一阵暖流抿了抿唇,似水般的眸子看向任宇,她是知道任宇是心疼她,顿时感觉心中暖暖的,那小火苗是蹭蹭蹭的乱窜,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宿命,又迅速熄灭下来。

片刻

任宇停止了内力传输,长舒一口气,由于实力的原因,他并不能长时间的渡送内力,此刻他真是被榨干了,各种方面。

不过任宇还是强打精神,挤出一个笑脸,玉手缓缓的从惊鲵的腹部上移,捏了捏娃娃鱼的胆子,然后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庞,不知道为什么任宇感觉惊鲵的脸比以前更Q弹。

惊鲵感受到任宇的动作也一愣然后般精致的脸庞上有些发红,以为任宇还要,将头埋在任宇胸里,糯糯的说道:

“还是休息会吧~我不行了”

什么情况?任宇听到娃娃鱼的话一时间摸不着头脑,我不是才给你渡了内了吗?什么不行了?然后他伸手抬起娃娃鱼的脸蛋,将她偏过的头给扶正来,看着她那张白里泛红的俏脸,微微一笑,好你个娃娃鱼,居然搞颜色。

任宇看着此时的惊鲵,不禁暗叹到娃娃鱼实在是太可爱了,他只能表示罗网太会调教人了。不过他倒没有去拨撩娃娃鱼,因为他确实有些累了。

只见他将怀中佳人转了过来,然后揽入怀中,揉了揉她的秀发,笑了笑,“宁儿,不可以色色,为夫明晚再给你。”

惊鲵闻言嘴角一抽,知道自己想歪了,不过她以前不是这样的,难道说跟任宇待久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自己由单纯的娃娃鱼,变成小色鱼了?

任宇对于惊鲵的想法并不知晓,要是知道了他也只会臭屁的说一句“不愧是我”

有人欢喜有人愁

当任宇沉浸在娃娃鱼的温柔乡里酣然入梦时,他家君上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

信陵君府最尊贵的房间,里面的灯光依然亮着,若是有人在此,透过窗纸,就可以看见一道人影在来回的走动。

片刻

房门缓缓打开,信陵君走了出来,看着四周的漆黑叹了一口气,然后又转身回屋。

信陵君跪在到案前,看了看面前的竹简,又放了下来,然后取下腰间名为刻有“无忌”二字的青翠美玉,握在手中,直到大拇指泛白才松手……

以往到了这个时间他早就应该睡去,只不过今晚不一样,他再等一个人,虽然那个人才离开不到半个时辰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因为那个人对他很重要,他也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是好是坏。

此时大司空府

夜深人静,整个府中安静的有些诡异,府内廊道上的烛火也是熄灭了。只有忽明忽暗的残光照在廊道之上,有种渗人的感觉。

突然间,一道黑影在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环顾四周,很快便消失不见,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一刻钟后

魏庸的书房缓缓打开,然后一道黑影窜了进去,很快门又关了起来,这一切就在几息之间。

来到书房内,黑影缓缓舒了一口气,他看了看书架上整齐的竹简,借着微弱的残辉,开始翻找起来。

不一会

他从一张竹简下面抽出一片丝锦,他愣了一下,然后快速复制了一份放回去,只见他轻轻一挥,一道灰色气流从他双章见发出,然后便见刚才还稍显凌乱的竹简此刻已经码放得整整齐齐,丝毫看不出来有人动过。

推开房门,若有若无的残光找在他的脸上,露出一张饱经沧桑老态的脸颊,若是任宇再次肯定能认出来,此人正是自己上司祁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