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太子妃她每天都在嗑CP >  第三十九章 黄雀在后

漫天火光伴随着飞箭向石头寨射来。

苗三娘作为主心骨,维持着秩序,长鞭不停挥舞,尽力为周围人挡去箭雨。

鲁嘉怡和其他人拿起婚礼上的锅碗瓢盆作为遮挡,跟着苗三娘向栈桥方向赶。

“夫人,你们在这里!”

半道上周煜带着小队人马也赶了过来。

“周煜,发生什么事了,哪个王八羔子攻寨?”苗三娘长鞭挥舞不停,愤怒中含着不解。

随着周煜的加入,众人安全得到了更大的保障,速度也加快了。

“似乎是官府,对方来势汹汹,前面的兄弟只怕挡不了太久。”

苗三娘骂了一句:“王八犊子,那么多贪官污吏不抓,非来给我们添堵。”

随即示意周煜别慌,指着近在咫尺的栈道:“你们过去后山,我把栈道收起来,有这道天堑,谁也别想立刻捉到你们。”

周煜知道栈道可以收起,却觉得苗三娘的话透着古怪:“夫人你什么意思,你不和我们一起过去吗?”

苗三娘看着已经走上栈道的石头寨人,把鲁嘉怡推向周煜:“除了我,这里谁还会控制栈道,我留下,你们赶紧走。”

鲁嘉怡没想到会这样,下意识伸手抓住苗三娘的衣袖。

周煜率先道:“不行,大当家若知道我丢下夫人自己逃命,会杀了我的。”

“夫人把方法告诉我,我留下断后。”

提到卢奕,苗三娘脸上有一瞬间的松动。

她因卢奕没记住他们成亲的日子和他生气,还没来得及和好,只怕要留到下辈子了。

鲁嘉怡也没吱声,苗三娘的命是命,周煜的命也是命,她站不了队。

冲杀的声音逼近了,周煜不再耽搁,突然出手拉住苗三娘和鲁嘉怡,将两人扔上栈道,自己持剑向反方向杀去。

“周煜!”

苗三娘大吼一声。

周煜身边只剩不到十人,对方乌泱泱少说也有几大百人。

两厢厮杀,对方还有火箭加持,周煜一行无异于送死。

苗三娘无法,扯着嗓子喊:“周煜,你左手边大青石下面有机关,左旋三周半,右旋一周,下按。”

“再用这把钥匙开锁。”

苗三娘说着,从发间拔下一枚玉簪扔了过去。

长剑推开面前的追兵,周煜飞身来接玉簪。

追兵自然不会这么轻易让周煜打开机关,一股脑儿都涌了上来。

这个时候,鲁嘉怡和苗三娘除了带着人赶紧顺着栈道跑路,别无选择。

周煜在用命给她们争取时间。

眼看着人消失在了视线里,周煜从地上爬起来,周围的追兵纷纷收起武器,给他让开路。

周煜眼睛里全是阴狠,他打开机关,将玉簪插了进去。

一声轻笑:“再见了,各位。”

机关运转飞速,栈道眼睛眨两眨的功夫全部收了起来。

可想而知,还在栈道上奔命的苗三娘等人会是什么结局。

这栈道下可是万丈深渊。

“你可真是没良心啊,周煜。”一个紫衣男子从人群外走来,嘲讽道。

周煜慢慢起身,抖了抖衣服,也不看他:“太子就在后山。”

男人拦住了欲走的周煜:“别急啊,禹县的卢奕,这里的苗三娘,我可都帮你解决了,你不表示表示?”

周煜扭脸盯他:“太子死于石头寨之手,朝廷必会尽全力剿匪,一石二鸟,你闫志生就又可以做禹县的土皇帝了,真当我傻?”

眼前这个闫志生与在禹县迎接林清之的判若两人。

此人面色红润,肌肤平展,眉眼间也是志得意满,一看就是常年养尊处优的上位者。

闫志生笑了:“大当家说的什么话,你我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太子若知道内鬼就是你,必然会为卢奕两口子报仇,那时你也逃不了一个死。”

“这话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周煜带血长剑刺出,直冲闫志生。

闫志生轻轻松松躲过这雷霆一击。

他还是个练家子。

“大当家,临时反水是大忌。这儿可都是我的人。”

闫志生一声令下,周围追兵兵戎亮出,将周煜围在中间。

周煜环顾四周,嘴角微微扬起,笑得阴狠莫测。

闫志生皱起眉头:“你笑什么?”

周煜深吸一口气,长臂一挥:“闫志生,你这么胜券在握,怎么不看看,这些人真的是你的人么?”

周煜话音一落,刀枪剑戟瞬间调转方向,围住了闫志生。

“县令大人,我们终于见面了。”

林清之身后跟着凤卿卿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闫志生仿佛见了鬼。

事情还要回溯到周煜和苗三娘在小院外偶遇的时候。

凤卿卿把林清之就地安排躺好,转身进了小厨房,准备给自己搞点夜宵吃吃。

都怪林清之给的糖,好好的,把她肚里的馋虫都勾起来了。

凤卿卿翻了翻,只找到些鸡蛋,最多的还是药渣。

看来这地方平日里确实没人住。

“搞个蛋花汤吧。”

凤卿卿看着还算齐全的调料,做了决定。

然而,还没等凤卿卿起灶烧水,一个黑衣人不知从何处出现,对着凤卿卿步步杀招。

凤卿卿身上有伤,根本躲闪不及,抄起锅里的水就撒了过去。

即便如此,只是短暂的拖延了一下刺客的脚步,凤卿卿没跑到门边,对方便追了上来。

凤卿卿大喊救命,昏了过去。

林清之随即出现,和刺客缠斗在一起,不到十个回合也败下阵来,被刺客一剑穿心,命丧当场。

刺客验过林清之确实断了气,也没管凤卿卿,回去复命了。

真实情况却是,林清之假死,凤卿卿的昏迷也是吃了林清之含有迷药的饴糖所致。

“小人!无耻!”

闫志生气得发抖,指着林清之又转向周煜:“你出卖我!”

凤卿卿撇撇嘴。

【贼喊捉贼,脸比天大。】

周煜说得理所当然:“因为我是三姓家奴啊,县令大人!”

他知道闫志生明着与他合作,心里从来都瞧不起他,更是一口一个三姓家奴的叫着。

他周煜苟延存活于世这么多年,任何欺侮过他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闫志生愣怔一下后大笑起来,对林清之:“你们没死又如何,他,周煜。”

闫志生笑得癫狂:“他杀了苗三娘和整个石头寨的人,卢奕也被我杀了,我不亏。”

“闫志生,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阴曹地府多的是人找你索命,我这就送你下去。”

从黑夜里跳出来的卢奕大刀直砍而来,火光映在刀身上,反射出闫志生惊恐万状的面庞。

“不可能,不可能!”

闫志生有些奔溃:“孔雀阁收了我的钱,怎么会让你活着,怎么可能,他们不会失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