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昨晚——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了吗?”

她紧紧盯着余麟,而他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这一瞬间,南娴忽然产生了种被人用力扼住喉咙般的窒息感。

余麟的眼睛倏忽间化作瞳孔竖长的猫眼,又猛地放大,黑白眼球的边界逐渐模糊,扭曲变形,螺旋般旋转,变成了个巨大的黑白旋涡。

南娴双眸逐渐失神,下意识答:“尖叫声?我......听见——”了。

最后那个“了”字还未说出口,一股如暑天瀑布般的凉意猛然侵袭她的脑海。

南娴猝然回神。

眼前哪有什么猫眼,哪有什么旋涡,一切恍若幻觉。

余麟微微歪头,似带着些困惑注视她。

“姐,你刚才怎么突然出神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她张了张嘴,喉头发紧,艰难地挤出一句“我睡熟了,没听见什么声音”。

余麟点点头,收回视线。

她垂下头,捏紧微微发颤的手指。

后知后觉已出了满背冷汗。

她却不知道,她刚才与余麟对视的一瞬间,已经中了一种极为罕见的妖毒。

传说中有一种名为“鸩”的毒鸟,黑身赤目,身披紫绿色羽毛,喜以蛇为食。

鸩的羽毛有剧毒,放入酒中能置人于死地。

千万年过去,真正的鸩已经不存于世,然而有一支它的旁支却延续至今,它们自称“欢鸩”。

它们羽毛的毒性远不如真正的鸩,甚至都无法杀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却有一种特殊的作用——

迷惑心智,诱人沉沦。

换句话说,它们在里世界中等同于表世界的海洛因。

同时也被当做某些特殊条件和特殊场合中的“吐真剂”使用。

只需要一点点,就能让人甘心成为它的傀儡、说出任何秘密。

然而南娴没有说出秘密。

她胸前佩戴着的狐狸玉佩在她及时改口的瞬间,悄无声息地裂开了一道细小的缝隙。

**

南娴发现余麟今天十分不对劲。

先是突然问她昨晚有没有听见尖叫声,得到她否定的回答后,便开始旁敲侧击其他人昨晚都干了些什么。

他往期都会认真参与每一次的游戏和任务,这次却不断摸鱼,镜头没对准他时,他就会露出一副对此并不感兴趣的模样,还频频看向后山的方向,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南娴默不作声观察着他,只庆幸自己今早提前和芦安娜通了气,叫她不要和任何人提起自己晚上被惊醒的事。

余麟的表现,根本就不是他本人!

奈何她对玄学之事了解甚少,唯一的那点知识还是从司徒婷那里听来的。

遇上这种神神鬼鬼的事,第一时间自然是找行内人——

午休间隙,她偷偷录了几段余麟的视频发给司徒婷。

【娴时看花:司徒警官,我这朋友今天有些不对劲,网上查了下说他可能是被邪物上身,您能帮忙看看吗?】

司徒婷估计挺忙,好半天没回复。

南娴忽然又想到了一人——

【.h】

自己之前总是做噩梦被黑蛇纠缠,多亏了他的玉佩才睡了好觉。

他应该也是懂些这方面的吧?

她试着向他求助。

【.h】的回复一如既往地快。

【.h:你那朋友具体哪方面不对劲?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听这语气,南娴立刻来了精神。

她仔细回忆,忽然记起一事——

凌晨去救寇向新的路上,她险些被绊倒,余麟扶住她后依旧紧紧牵住她的手不放。

余麟在感情方面的确爱打直球,之前也曾多次在录制时坦言对她的喜欢。

然而他的行为看似放肆,却始终有着自己的底线,没有跨越雷池半步。

昨天当着那么多镜头的面牵她的手,的确是过火了。

她心念一动,将这事详细描述给【.h】。

【.h】那头发来几个省略号,随后许久没有下文。

南娴困惑:

【怎么了?】

【这个是不是不算?】

【.h:......算。】

【.h:你这朋友的确不太正常,建议你近段时间不要和他有太多接触,如果他主动接近你,想办法摆脱他或者尽量避免和他单独待在一块。】

南娴一愣,下意识觉得他这话看着怪怪的,却又找不出不对劲的地方。

然而她又想起了芦安娜提醒她的那句话。

有人想给她和余麟拉郎配。

【娴时看花:如果是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多接触呢?】

网络这头的贺明骁收到消息后缓缓眯了下眸,朝姜特助递去个眼神。

姜特助快速扫了眼他的聊天记录,心领神会,低头在键盘上敲击。

片刻后,他抬头,语气中多了几分沉重。

“余麟的情况已经让人透露给了小林总,他那边暂时没有动作,似乎是——被林老爷子压了下来。”

贺明骁指尖抵住屏幕边沿轻轻滑动,闻言动作顿了一瞬。

他轻挑眉梢,眼镜后的双眸闪过讶异的光。

“林思游早些年满世界撒了那么多种,林老可不缺儿孙。余麟一个姓都没改的私生子,不会无缘无故入了他的眼——去查查余麟出道前的东西。”

姜特助坐直了身,期待地搓搓手,“是!”

“至于眼下这个小麻烦......”贺明骁伸手从桌旁一摞文件中抽出一份,压在桌上朝他一推,唇角勾起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用这个解决足矣。”

**

午休结束,嘉宾们各自整理妆发,准备下午的录制。

南娴中午没睡,这时候难免犯起困来,正打算趁化妆的功夫打会儿盹,却见丁荷满脸欲言又止地进来了。

“怎么了?”

丁荷用手拢成半圆,在她耳边嘀嘀咕咕一阵。

南娴起初还表现得十分淡定,越听眼睛瞪得越大,最后气得哭笑不得。

为何?

就在半小时前,《揭秘怪谈》节目组的最大投资方贺氏集团宣布,他们的BOSS贺总体恤嘉宾们录制节目辛苦,为大家解锁了本期特殊福利——

只要嘉宾站在贴有冠名商饮料小人logo的地点,摇一摇手中的饮料,念出“这么明显的果粒,当然是真的——橙汁!”,即可获得线索一条。

“明显”和“真的”,谐音“明娴真的”......

贺·光明正大夹带私货·明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