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战之后,壹的同人文 >  九月同人-意难平-庆准

影子在庆尘的肩上睡着了,在这之前,他时常会回想起那个夜晚。

那是15年前,五号城市里。

夜空澄净,他正抱着自己的弟弟轻声唱着摇篮曲,肉嘟嘟的小孩子多可爱。这么小的孩子,却要卷入未知的风暴里。

影子多希望自己能代替他去那个陌生之地,可是那时候啊,自己已经有难以割舍的情感留在这里了。

后来弟弟被那位看起来十分温和的神明颜六元带走了。

一去便是15年啊……

说来奇怪,明明15年没有和他相处过,却还是会提前十几天去一个棋下得很烂的武夫那等着,还要被他的一个跟班吵着。

也许是出于愧疚?他又想起了宁秀。

影子站在角落里心突然揪了一下,他耸了耸肩,不打算继续想着这些事情,静静看着眼前眉宇间与自己处处相似的少年。

看他临危不乱,看他镇定自若。

“前兵进一,这残局我能解。”

影子嘴角微微挑起:“有趣。”

……

影子做了个好梦,却不是刚才那些,也不是李秉熙和陈余两个跳梁小丑。

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唱妇随。

这战场上对方的獠牙尽现之时,他只是冷笑一声,对其一番嘲笑,又转头温柔地对弟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他向前跨出一步,两位半神惶恐的表情定格,战场上的各种厮杀停止在这一刻。

一刻钟,他即是神明。

……

李秉熙死了,陈余没死。

影子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想着:我弟弟会解决掉你的。

一刻钟到了,影子感受到自己正在解体。

在他灵魂沉入深渊之时,意识溃散之际,一道温柔的流光却不知从何而来,将他托起……

……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来了,想要睁开眼睛却只发现一片漆黑,似乎自己身处混沌之中。

他正疑惑着急之际,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我感觉你应该醒来了,别急,我知道你什么都看不见也听不见除了我以外的声音,没事,很快就好的。”

那个声音继续说着:“哦对了,以后我的工作你来分担一点。不能老是累我一个人。”

影子刚打算说什么,却又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他看着眼前一身白色魔术服的年轻男子笑吟吟地看着他:“感觉到你要醒了,所以我就过来蹲着你了。”

“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是——”

“李神坛。”影子抢先一步。

“哦?你认得我,倒是有趣。”男子的笑意不减。

“我曾见过您与我们庆氏先祖庆缜的合照。自然是认得的。敢问是您救了我吗?我弟弟怎么样了?”影子说这话时有些焦急,似乎最后一个问题对他来说很关键。

李神坛摆摆手说:“你弟弟过的挺好的现在,不必着急。还有,不是我救的你,我只是个,嗯……医生吧。”

“你之前经历的东西我也经历过,某人救了我,所以我还是对流程比较熟悉的。而且你们先祖对我也算是有些交情。”

影子舒了口气,点点头道:“是神明任小粟吧?他救的您对吧?那请问是谁救了我呢?”

李神坛眼睛笑成了月牙:“有趣有趣,猜对了,我还以为这是个秘密呢。”

接着,他补充道:“救你的,是颜六元。因为他很欣赏你,对你的关注可不少。而且你这次动静大,连我都注意到你了。”

“好了,不必急着向他道谢,他动用了许多力量,如今正在沉睡。也不必担心,他不会有事。”

“怎么样是不是现在没什么问题了?”李神坛哈哈大笑。

影子正想说些什么,突然又被整不会了。

李神坛接着说:“哦对了,你现在是存在于网络里,以后记得把那些试图上传意识到网络的抹灭了。嗯,接一下我的班,颜六元说这是我的报酬。壹太懒了。”

影子无言,这位大名鼎鼎的恶魔耳语者,真是有个性啊……没想到嘴还挺碎的……

也许是很多年没和人交流了吧。

影子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我能再帮助我弟弟吗?”

李神坛似笑非笑:“可以,不过现在不行,你的精神意志出了问题,能帮他做的事也不多。何况他因为你晋升到了A级呢。”

他慢悠悠地说:“不用急。你的想法我都清楚。我和你弟弟聊过天,倒是个胆大之人,我对他挺感兴趣的。不过自己的路还是自己走,该说给他的我都说了。”

“那么我说了这么多,解清了你的困惑,你也该做做自我介绍了。虽然我也知道。”李神坛无愧于恶魔耳语者的称号,几句话便让自己对他产生了好感。

影子平静道:

“庆准。”

PS:参加个活动,这是九月同人的活动,大家记得到时候发出来给我点点赞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