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从青云开始诛仙 >  第十五章:【太极玄清道】

明眸皓齿的田灵儿正要追将上去,却见朱仙去往的是练功房方向,气恼停下脚步,她可不想被爹逼着修炼,又苦又累。

田灵儿在大竹峰上一向排名最末,爹娘六个弟子,她排行老七,如今终于有了两个师弟,心中极是欢喜,当下瞪了一眼朱仙离去背影,挥舞两下小拳头,笑眯眯转身看向小师弟张小凡,老气横秋,道:

“小师弟乖,以后要听师姐的话哦。”

张小凡看着地上方才表哥以掌化剑,所留下切割裂缝,暗暗想到,表哥果真并非一般人,这一手掌力化剑若切在人脖子上,杀人与宰鸡一般简单。

那人可能感觉不到疼痛,便已人头落地,死而不自知。

愣神间,听见师姐叫自己名字,呐呐应了一声,道:“是。”

不多时,苏茹去而复返,看了眼地上的剑气切割,整齐划一,凌厉,果断,无论是力道还是角度,都是上佳。

心中暗叹,如此天赋,无师自通,难怪自己那极要脸面的丈夫,竟会一反常态,与其余诸脉争得面红耳赤,也非收下这个弟子不可,掌门出面也不好使。

如今看来,确实有此必要。

这样一位天赋堪比青叶祖师,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弟子,不论落到哪一峰手里,日后都必定是继承掌门之位的最佳人选,谁不眼红?

看了眼自己女儿,将其拉过来,道:“不许胡闹,别欺负小九。”

又看向宋大仁道:“大仁,小师弟年纪还小,入门功课恐怕有些吃力,你多照顾他一点。”

宋大仁恭声道:“是。”

一旁,另外五位弟子,包括田灵儿在内,嘻嘻哈哈,眼光瞄向这位小师弟,大有幸灾乐祸之意。

正在这时,苏茹忽然做了个古怪动作,原地开始活动筋骨,端庄气质消散不见。

四周,大竹峰众多弟子嬉笑声顿灭,个个张目结舌,如大祸临头一般,额头冷汗直冒。

苏茹身后,明眸皓齿田灵儿正蹑手蹑脚悄悄退走,只听苏茹清了清嗓子,道:

“你们……”

走出院落,临近练功房,朱仙被一道道突然传来,遥远而凄厉,足以撕破大竹峰天穹的尖叫声吓了一跳。

“啊……”

“啊……”

“啊……”

“大师兄,你恁地无耻!”

“大师兄,你懦夫,啊……”

朱仙微微一愣,暗道,叫得这般凄惨,莫不是大师兄宋大仁将其余几人什么那什么了吧。

摇了摇头,抬脚踏入练功房,田不易负手而立,早已等候在此。

朱仙恭声道:“师父!”

田不易缓缓转身,无视外面传来的惨无人道凄厉叫声,一脸炽热看向朱仙,摩拳擦掌,毫无之前稳重气质模样,道:

“来,让为师看看你的剑,快!”

朱仙下意识后退两步,看向身前胖子师父,那炙热眼神,渴求目光,极是古怪。

若非自己看过原著,看过电视剧,看过动漫,此刻只怕开始怀疑这胖子有什么怪诞癖好。

比如,断袖……

咳咳咳咳……

他遵循本能,缓缓驱动体内那一丝微弱灵力,一柄细小白色飞剑,于掌心之中渐凝为实质。

却在凝聚一半时,消散而去。

他体内的灵力,终究还是太弱,不足矣将其完全召唤而出。

青云古扎有载,世间天生剑客,天资卓绝者,为九天绝世剑道资质,天命为剑,心为剑,道为剑。

修习剑道,一日千里。

记载二,青云创始人,开派祖师,本是一江湖相师,半生潦倒,郁郁不得志。

在其四十九岁那年,云游四海,路经青云山,一眼便看出此地钟灵毓秀,聚天地灵气,乃世间绝佳风水宝地。

于是,当即决定登上山修炼,未几,竟于一处秘洞内,得一本无名古卷,上载各种法门秒术,艰深枯涩,却妙用无穷,威力巨大。

借此古书之力,相师竟觉醒自己体内的剑道资质。

至此,相师潜心修习,二十年后,剑法大成,乃出,几番江湖风雨,纵观大陆,鲜有敌手。

遂,在青云山上开宗立派名曰:青云。

后人称其为“青云子”、“青云道人”。

也是这位开派祖师留下手札,清晰记载关于各类剑道资质之说。

资质觉醒,骨骼碎裂重生,奇痛无比,若能撑过此生死劫,此后修炼一途便可平步青云。

觉醒之人,其人貌似一柄古剑,隐而不出,凌而不扬,厉而不霸,细细观之却如剑归鞘,神魂内敛。

正是看出其九天绝世剑道资质,众人才会那般失态,便是自己先前已吐出去的唾沫钉子,也全然顾不上了,誓要将其收归麾下。

命不久矣又如何,有此资质,何愁改命不成?

一剑在手,向天再借五百年。

剑影虽只出现刹那,整座练功房却已千疮百孔。

朱仙满头大汗,脱虚瘫软在地。

抬头望去,田不易早已飞身离开练功房,躲避而去。

看着千疮百孔,已四面漏风不可再用的练功房,田不易非但没有丝毫心疼责罚之意,反而越发满意。

看朱仙神情,胜过看自己亲儿子。

有此弟子,何愁大竹峰不崛起。

还有五年,便是一甲子之期,青云七脉会武之日。

届时,若能让朱仙代表大竹峰出战,想到那等场景,田不易心下已笑出了鹅叫声。

在众师兄弟之中,他的修为本不低,算得上名列前茅,但这些年来,大竹峰所收弟子,一个个都不成器,大比之上,让他屡屡抬不起头来。

心高气傲,本就好面子的他,如何受得了这气。

如今有了这一弟子,距扬眉吐气之日,也就不远了,田不易似乎已经看了几位师兄弟那如吃糠咽菜一般难受的神情,只是想想,就觉得很是解气。

虽说,朱仙可随意前往其余诸多峰学习道术绝学,但终究是先拜自己为师,这便算自己大竹峰弟子。

什么狗屁七脉弟子,这是我田不易的亲传弟子!

如此想着,他看向朱仙,道:“老八,即日起,为师亲自教你修行。”

“多谢师父!”

田不易微笑着点头,让他在一块蒲团上坐下,先教导他如何打坐、冥想。

之后,再粗略说了一遍人体经脉和精气运行。

最后,便开始传授他“太极玄清道”第一层修行法门。

.

.

【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