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亮剑:我有一间小卖部 >  第十五章 三岛小队长

徐三收拾妥当,穿好军装准备再去鬼子的大牢打探一下。

在一旁磕着瓜子的田雨忽然问道:“你又要出去?”

“去鬼子的牢房看看。”徐三简单的应了一声后,便开始检查装备。

田雨在徐三家呆了好几天了,闷的难受,今天见徐三又要出门,便心生好奇,“能带我去吗?”

徐三扭头白了她一眼:“你?去了就不担心回不来了吗?涨点心吧,鬼子现在还在全城搜查你呢!别因为你那可怜的好奇心害死更多的人!”徐三的语气很重,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对田雨说话。

原因无他,因为他心情不好。

昨天他从马翠兰家出来后,就去了鬼子的大牢。

结果,很不顺利。

无论他怎么说,甚至出钱鬼子都不能进去看看。

没有办法,晚上约几个小队长喝酒,想从他们嘴里套出点东西。

结果在酒桌上,他得知了另一条线索。

这两天鬼子虽然没在平安县抓人,但是却在平安县周围的乡镇大肆抓人,抓的人还都是以青壮男性为主,而且具几个伪军头子估计,大概已经有二三百了。

鬼子抓这么多人干什么?还都是青壮。

突然,一个不好的念头在脑中浮现。

万人坑!

这个被写在教科书里的罪证,关于侵略者血淋淋的罪证。

上学的时候没有感觉,因为那只是一张黑白照片。

如今,设身处地。

徐三感觉这个血淋淋的事实正在发生,而自己自己似乎还在这个漩涡之中。

很着急,很上火!

还很他娘的愤怒。

二三百,这还这是明面的,在加上其他,徐三估计这次鬼子抓捕的百姓应该是千人左右。

艹,想到一千多人将九死一生的进入暗无天日的矿坑,徐三就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无助。

孤独。

迷茫。

各种负面情绪充斥着徐三的大脑,让他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徐三的话,让田雨瞬间感觉她的心好像被拧了一下,有点不舒服。

片刻后,才小声地的说:“鬼子也没看到我的脸,当时我和李哥都蒙着脸呢?”

“哎~”

徐三不想解释,轻叹一声,摔门而去。

屋子里又变得空荡荡的了,田雨的脸上也随着泛起了一抹孤寂。

把瓜子扔到了桌子上,自言自语地说道:“又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

孤独,也同样适用与她。

她本是商贾之家的大小姐,因为理想而参加了革命。

在县大队,谁都宠着她,惯着她,但也同时都疏远她。

阶级产生的隔阂是不可磨灭的,不同出身的人很少能产生共鸣。

虽然她和县大队人有着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目标,但是他们的价值观确实不相径庭。

所以她是孤独的,只是她自己不承认罢了。

这次落难,和徐三在一起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她却感到徐三很特别,虽然神秘兮兮的,但是确实那种可以敞开心扉,畅所欲言的人。

坐在凳子上对着桌子上的瓜子发了一会呆,她便躺到炕上,蒙上了被子。

平安城还在戒严,徐三披着一身伪军的皮,倒是可以随意活动一下。

他再次前往鬼子的大牢是希望碰碰运气。

大牢的守卫是24小时三班倒,也就是说同样是看门狗,在一天之内可以遇到三条,扣除不方便的时间,还有两条,一条不行就换一条。

也许是后世的观念,徐三认为上次碰了钉子,是因为钱没给够,所以这次他连小黄鱼都带上了。

平安县鬼子的监狱设下在指挥部的东面,是鬼子在占领品安县后新建的,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四米多高的院墙,上面拉着铁丝网,在院墙的四角都有一个塔楼,里面长期驻扎两个鬼子,配备一挺大正十一式轻机枪(俗称歪把子),枪口对外,也可以对内。

天空灰蒙蒙的,地面也是灰蒙蒙的,鬼子的监狱也是灰蒙蒙的,从远处看上去,显得阴森森的,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深呼吸几次,调整心态,调整面部表情后,徐三小跑着来到监狱的大门口。

今天是新任小队长上任的日子,小队长慷慨的请全队吃饭,中岛健次郎作为小队中最没存在感的人被迫顶替同僚来站岗。

想到清酒的味道,中岛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告诫自己,下次要学会拒绝。

站岗的日子很无聊,除了盯着看,就没有别的事。

原来还会偶尔有人经过,这些日子却连人都很少见了。

荒凉的街道,冰冷的空气,使人犯困,中岛抱着枪,靠着墙,视线变的模糊起来。

模糊的视线中,好像有一个伪军跑了过来。

中岛非常看不起这些伪军,他们一点骨气都没有,只要大声训斥一下,他们就会被吓得魂不附体。

晃了晃脑袋,站好军姿,摆正步枪,中岛对着眼前的伪军吼道:“站住!”

这个伪军没有因为自己的呵斥而畏惧,反而继续向前了。

中岛好像看见冲过的那个伪军从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是手枪吗?

难道他是八路伪装的?

中岛开始慌了,他想扣动扳机,却发现保险没有打开。

他开枪了!

我要死了吗?

这是在徐三掏钱的瞬间,中岛脑中所产生的想法。

兜里沉甸甸的,好像是大洋。

中岛清醒了,刚才打了盹,好像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好像是真实的,因为左侧的口袋沉甸甸的。

“太君,一点小意思,你买包茶叶喝。”

是日语。

眼前的伪军竟然说的日语,而且还是大阪腔。

“你是谁!你来干什么?”中岛呵斥道,他现在很愤怒,因为自己刚才竟然被一个伪军吓到了,这让他感觉很羞耻。

“我有一个朋友,被皇军抓来了,我想去看看他,请您行个方便。”

“里面没有你的朋友,请你马上离开,不然我就开枪。”中岛说着便打开了保险,拉动了枪栓。

徐三很郁闷,感觉这个鬼子有点不正常,他对自己的反应好像有点过激了。

为了避免擦枪走火,徐三后退了两步,“太君,我是皇协军的,没有威胁,您小心点,可别走了火。”

徐三的语气很是低微,脸上依然还是代着献媚的笑容。

徐三的作态让中岛原来紧张的心放松了下来。

稍微回想一下便明白是怎么了。

自己因为站岗太无聊了,所以忍不住打了一个盹,结果眼前的这个伪军过来想探监,而自己却在迷糊中误认为他是要劫狱。

想通此环节的中岛,不由得一阵脸红。

不过一向懦弱卑微的他没有像其他鬼子那样暴起伤人,反而在想收了徐三的钱,要怎么办他办事。

想了半天他决定实话实说,“你想进去,必须队长同意才行,我做不了主。”

一听这话,徐三觉得有门。

这个鬼子要比昨天那个好说话,虽然好像有点冲动,但是今天他却告诉了自己一个突破口。

慢慢地向前凑了一步,“太君,请问您的队长是哪位?可不可以给我引荐一下?”

中岛端起枪,对着徐三比划了一下:“我们的新队长叫三岛一八。他很忙,没时间见你!你地,快走,不然我真的开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