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她在死亡游戏靠顶级魅惑为所欲为 >  第19章 夜间来人

他在日记中写了,爸爸让他在家好好学习就出门了。

爸爸这个时候出门,是为了去见小三?

那张菊跟巨夫人,谁是原配?

谁是……

默默把两个人都叫妈妈,跟巨夫人第一次见面,她好像更心疼孩子,一直在找孩子。

她或许是原配。

但是张菊一见面就攻击人,她怨气更重,也可能是原配。

事情陷入僵局,他们决定,下去探索消息。

周子扬并不建议分开走,因为时间流速的问题,或许下一次再见面,两人互不认识也不一定。

只能先去张菊的房间找一找,巨夫人刚刚回了家,现在过去太危险。

去张菊那里碰碰运气,说不定她不在家呢。

张菊的房间在六楼,两人鬼鬼祟祟一路摸上楼。

大白天的,整栋楼竟然阴森森的。

她的房间离楼梯楼很近,左右都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这倒是极大的方便了他们待会儿逃跑了。

他们在隔壁的房子里待了半个小时,敲定主意,准备一个人将张菊引出来,另外一个人进去找线索。

引诱鬼怪,是十分危险的行为。所以还是身手敏捷的周子扬去。

楼道的时间流速比较奇怪,有可能童慕刚走进去张菊就已经解决完人回来了。

所以她的行动要尽量的快一点。

两人还没出门,就听到旁边房门被打开。

张菊已经恢复正常,就是身形有点枯瘦,蹒跚着出门了。

童慕二人对视一眼,这可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周子扬倒是毫不意外,带着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两人溜进张菊的房间,房间内倒是还算整齐,家具齐全。

童慕昨天就进来过一次,她转身走进卧室。

硕大的镜子正对着她,吓了她一跳。

她别开眼,看向床头。

一张令人瞩目的照片悬挂在床头,照片里的女人温婉动人,男人高大英俊。

童慕心狂跳不止,婚纱照挂在床头,一般是夫妻之间才会这样做。

可这也不能说明张菊就是原配,还有一定可能是脸皮比较厚的第三者。

柜子里东西很多,翻了半天,才找出了一摞小票。

小票、显示着她从去年一直到现在的购物信息,落款都是同一个男人的名字。

“杨志成……”

童慕另起眉头,确认自己之前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还是装走吧,之后说不定有用。

另一个柜子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老旧的相册。

她拿出来翻了翻,全是这夫妻俩的婚纱照。

她拿出其中重要的几张,将剩余的放回柜子。

等两人弄完,已经半个小时后了。

他们庆幸张菊没有这么快赶回来。

“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周子扬摇头,“房间里很干净,没什么可疑的。”

他看向童慕,“你找到了吗?”

童慕点点头,“找到了几个。”

周子扬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那我们快走吧。”

卧室藏着线索的可能性的确更大。

两人打开房门,跟站在门口的张菊面面相觑。

张菊脸色苍白,面部僵硬。

黑洞洞的眸子看着二人,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意。

“发现什么了吗?”

她的身体开始扭曲,骨骼咔嚓作响。

整个身体开始变异。

童慕看着她的眼睛,笑了笑,“什么也没找到。”

【玩家童慕,使用技能——魅惑。】

【攻击力:0】

【迷惑力:70】

张菊愣住,有一瞬间恍惚。

“快逃。”

两人抓紧机会,一溜烟跑下五楼。

身后传来张菊气急败坏的吼叫声,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追下来。

“可能是因为巨夫人在五楼。”

两人在主观上算是敌对的关系,而且鬼怪会联手对付玩家的很少。

周子扬给出了答案。

童慕拿出刚刚找到的东西,“你先看看这些东西吧。”

周子扬找了把椅子坐下,一张一张翻看着。

直到看完,他没有说话,挑眉看向童慕。

“你有什么想法?”

童慕一哽。这个人,官威真挺大的。

“我觉得张菊是小三,她跟杨志成的所有购物记录,全都留了小票,这是为什么?为了之后气死巨夫人?”

周子扬笑了笑,“应该是以防杨志成翻脸不认人,手里拿着这些发票,之后要是杨志成把她甩了,她还能找上门,闹他个家犬不宁。”

“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明天再去一去巨夫人那里,找到合适的证据,应该能触发游戏的公审机制。”

童慕点了点头,在一边坐下。

忙完这些,都快下午五点了。太阳即将落山,天随时都会黑。现在也无法出门了。

他们啃了些面包,决定先好好休息。

直到过去两个小时,时间大概要临近晚上七点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周子扬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喊声,“快跑!”

接着是从楼下跑上来的声音。

童慕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向周子扬。

是她听错了?

还是别的什么?!

周子扬摸了摸鼻子,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

“天一黑,外面的时间流速就是乱的。”

“说不定待会儿你还能看见自己从门口进来。”

他摊了摊手,转身又睡下了。

童慕:……

这个解释,真的很强大。

一直到后半夜,两个人被外面的跑步声惊醒。

这个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了,楼里的时间流速很奇怪,随时都有可能天亮。

他们早就把房门用东西堵死,有人一路跑过来,挨个把所有房间敲了一遍。

最后一直停在他们门前。

砰砰砰!

“开开门,开开门!”

门外有惊慌的呼救声,“我知道你们在里面,求求你们了,救救我们吧……”

“我们已经三天没睡觉了……”

童慕跟周子扬早已坐起来,手中拿着那天从厨房顺出来的菜刀。

经过了上次的事情,童慕自然不想再开门。

他们只迟疑了一瞬,门口轰隆一声,里面的东西被炸飞。

烟尘四起。

“呸呸!咳咳……”

两人不受控制的咳嗽起来。

门口站着衣衫褴褛的一个男人,仔细一看,不正是昨天用小型炸弹的那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