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后被病娇魔王疯狂撒糖 >  第九章 把你锁在身边

完了完了完了!这下跳进漓春河都洗不清了!!!

破系统!待我回去再和你算账!!!

风水清只觉脑袋快要炸开,为何上一世爱泫宸安爱得死心塌地,最后落得个惨死。

这一世又与泫宸魈这般裹缠不清?

泫家男人怎么没一个好东西啊!!苍天啊!!谁来救救我??

“宿主宿主,这不怪小甜甜呀,是您自己选了寻物瞬移的嘛!!”

可你又没告诉我,簪子在泫宸魈这里啊!!

风水清在脑海内回怨一句,小甜甜不敢再出声,只好再次隐于她的意识内。

“殿下。”

就在风水清头皮发炸时,裴刈忽然半跪于地面,恭顺地唤了句。

她再一转头,只见泫宸魈已穿好月白丝质浴袍,颀长俊修的身姿朝自己缓缓走来,飘然如谪仙,英凛出尘,又似不食人间烟火般虚无缥缈。

他的墨瀑长发倾泻于胸肩,额前几缕发丝仍在向下滴水,一路顺着他的下颌线蜿蜒,直至落入凝脂英拔的胸膛之上。

风水清不小心看恍了神,这男人怎么生的如此诱惑?又……迷人。

“你下去吧,今日之事管住嘴。”

泫宸魈语气难得和缓下来,眼睛只盯着风水清,口中向裴刈吩咐着。

“是。”

裴刈出了温泉殿大门,眉目间难掩兴奋,边收好匕首边暗内替主子高兴:

果然殿下就是厉害啊!都能与清晖郡主同泉共浴了!看来二人成亲指日可待!!我也得替他们再鼓鼓劲儿!

……

“我都说了,让你回来。”

泫宸魈有些好笑地看着一脸委屈的风水清,本想责怪,语气却掩不住宠溺。

“都怪你!!!”

风水清举了小拳头就往他宽阔胸膛上砸,口中神神叨叨,嘀嘀咕咕:

“为何闲来无事要在宫殿建温泉池?为何大半夜不睡觉跑去泡澡?为何偷我的簪子???为何要欺负我!!为何将我弄得那般痛!!为什么我最后又……”

怀了你的孩子……

风水清差点就将前世那件事说漏了嘴,到底还是留了些理智的。

可她心里确是很不甘,很乱,也很疼。

好不容易有重生之机,却偏偏与泫宸魈出了这些生枝末节。

如果白活这一世,她怎么对得起上一世惨死的自己。

还有她那刚出世就离世的孩儿。

虽然是与泫宸魈的孩儿,可也是从自己身上怀胎十月才掉下来的宝贝疙瘩。

怎能不疼?怎能不痛!

“最后你又什么?”

泫宸魈对她讲了一半的话甚是不满,眯着眼冷冷询问。

见她誓不出声,又狠狠地看着自己,泫宸魈没来由地烦躁。

“你就那么讨厌我?”

“对!讨厌!”

风水清也不知自己为何这样讲,许是发泄,许是羞愤,她只知现在心里很乱,讲话亦不想过脑子。

“宿主,提醒。甜蜜值扣除50,甜蜜值扣除50。”

怎么还可以扣除?

“没错,宿主。”

小甜甜的声音颇有些难过,与平日里可爱软糯又精气神十足的音调截然不同。

风水清费解,又带了些错觉,怎么这甜饼系统就像有意撮合自己与泫宸魈一样?

她还兀自想不通地思考,却忽然被泫宸魈握住肩膀,推到一旁墙壁。

紧接着,泫宸魈又将她的两只手腕一左一右死死箍住,同样钉在墙上。

“讨厌我也晚了!”

他暴戾又充满怒意地念了一句。

俯身将风水清的唇彻底封住,舌尖更是粗暴地撬开她的齿,直直钻了进去。

“唔……唔!!!!”

风水清根本动弹不得,那种被侵占的感觉直叫她眼冒金星。

不禁又回想起前世那夜,被泫宸魈折磨地如体无完肤般。

眼下迫于无奈,她只好故技重施,趁机再次重重咬破他的唇。

可这一次,泫宸魈不但未受影响,反而就着那温热血液,将她吻得更加喘不上气。

血腥味混着他身上独有的松梅香气,直叫风水清心神恍惚。

不行,再这样下去……

拼了!!

思及此,她将手中一直握着的玉滢簪奋力向前刺去!

“噗嗤……”

泫宸魈只觉左肩传来巨痛,受惊般地放开了她。

风水清手中的洁白玉滢簪与猩红鲜血形成刺目对比。

这一晃,让泫宸魈的心,坠入谷底。

“甜蜜值减100,甜蜜值减100。”

风水清没理会小甜甜的落寞声音,用手背抹了抹唇上被他蹭地糊了大片的鲜血,垂眸黯色道:“九皇子殿下,请自重。”

得,这称呼又改回去了。

泫宸魈暗内嘲讽,不自觉地竟想着自己是否真的将她弄痛了。

再一抬头,只见风水清方才站的位置已空无一人,唯一留下的痕迹,是从簪子尖儿滴落在地上的血。

他扯开嘴角笑了笑,旋即眼内又布满戾色。

风水清,这一世就算锁,也要把你锁在我身边,你逃不掉!

……

“宿主,你真的不喜欢泫宸魈吗?”

风水清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

小甜甜的黯然声音骤时出现,引得她更加焦炙灼心。

“你不是我的甜饼系统吗?怎么感觉你是他安插在我脑内的奸细?”

“宿主……我不是他的奸细,我是你的……”小甜甜可怜兮兮碎碎念着。

风水清再不理会她,只想安安静静思考一会。

方才我刺伤他,便是残害皇家子嗣之罪。

以那魔王的性子,不会捅到皇上那去吧?或者变着法地折磨我??

哎……方才真是太冲动了,可那时我又没其他办法……

这事闹大了,会不会连累爹爹和家族……

好烦啊!!

一人做事一人当!好女不能推卸责任。

大不了明日我去找他道歉!可逃走时,他那眸子落寞地怎么那般让我心疼……

风水清啊风水清,上一世你就是这迷糊性子,怎么这一世还是改不掉呢??

你好笨好蠢好呆!!

不过半柱香功夫,风水清只觉眼皮打架,便再也无法硬撑着胡思乱想。

沉沉睡了过去。

……

“三小姐,三小姐您快醒醒呀!”

“嗯……春枣。”

风水清昨夜睡得太晚,这会日上三竿依旧觉得困乏,只得懒懒回应,翻身又睡。

春枣见她这副模样笑着摇摇头,又耐不住替她高兴,只好继续唤她起床:“三小姐,您快去前院儿看看吧,九皇子殿下来找您了!”

“九皇子……”

风水清脑内的弦儿一点点地续……

“泫宸魈??!”

扑腾一下,风水清如僵尸般唰地坐直身子,困倦睡意骤时消散殆尽。

“是呀!奴婢替您梳洗梳洗,殿下都等您半天了!!”

春枣的脸上难掩笑意,忙绞了温水帕子递给小姐擦脸,见她一脸诧异惊惧的模样,还以为她是害羞。

完了!!莫非他找上门来要告状??

风水清心底一沉,忙用帕子擦净脸,也顾不得换衣梳发,扯了块包袱皮就开始装些随身物品,鸡皮疙瘩一茬一茬儿地竖,又悚又惊。

躲不掉那我就逃!!先逃去别城再从长计议!

左不过只是簪子刺伤,算不得太严重,若我逃了皇上就算动怒也找不到罪魁祸首,不能将爹爹与风家怎么样!!!

见小姐这般慌乱模样,春枣笑意更甚,盈盈打趣:“小姐,您这么急就要走呀,还没到日子呢!”

“急啊!!十万火急!!!”

风水清动作利索又干脆,转眼的功夫那小包袱就被她塞得满满当当。

之后,她将包袱系在胸前,取了个面纱戴在脸上,打算直奔后门逃窜而去。

可前脚刚跨了门槛儿,身后就传来那道凛冽又熟悉的声音:

“风水清,你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