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猫偷走了表白信 >  第007章 不让疙瘩过夜

姜既好绞尽脑汁也没想到委婉拒绝又不会让施野失望的理由。

没几秒,收到了施野微信消息:不好意思,明天有急事,我们下次再约好吗?

次日早上十点半,姜既好被陆珂珂轰炸式催到场。

陆珂珂在简约不失高贵的咖啡厅环顾一周,没觉得哪个男的在人群中特别帅气高大,明显和父母描述不一致,心道:幸好找了好好来帮忙。

“好好,你坐在这里等等,我在那里等你们。有事给我递眼神啊!”

姜既好被陆珂珂强制打扮了一番,精致复古风小礼裙,镶钻细跟高跟鞋,穿着发式前所未有的正式。

叫她意想不到的是,陆珂珂的相亲对象竟然是施野,而他本人让朋友代替。

如此就算了,施野那位朋友看似衣冠楚楚,实则闷骚好色喜欢暗地里动手动脚。

要不是后来施野莫名其妙出现,听说两人关系,她定叫他难堪。

一场相亲,双方都找人代替,结局不言而喻的尴尬。

姜既好倒也不在意陆珂珂父亲看中了施野,而是他结交的朋友品行差,不禁萌生出一些顾虑。

这些顾虑直到一周后,悄悄在姜既好心中放大。

那段时间施野必定会在下晚自习前十分钟,穿一身高定西装,背靠着豪车在教学楼下等待姜既好,顺带给陈遇送营养宵夜。

西装和豪车每天不重样。

陈遇被同学羡慕嫉妒恨,姜既好被八卦长辈们议论纷纷。

前者无奈,后者忧心忡忡。她认识的施野从不张扬,更不会对人趾高气扬。

她尽量避开他,躲着他,不想让两人的话题继续不断发酵。

毕竟,有人等着看笑话呢。

邻桌陈若兮看到眼里,趁着办公室没有第三个人,把快递盒搬到了姜既好脚边。

“你的快递,我刚刚才发现在自己拿错了,不好意思啊。”

她亲眼看见李舒梵把写着姜既好名字,寄件人是施野的快递愤恨的扔进垃圾桶。

她也亲耳听到李舒梵对施野说得那些粗鄙之话以及明目张胆的威胁,从那天开始她对李舒梵的喜欢一下子就变少了。

“谢谢你。”

陈若兮看得出来姜既好恨不得马上拆开看看,双手交叉开始八卦起来。

“施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啊,怎么全校都在讨论他?”

姜既好又不会读心,她哪知道其他人抱着什么心态去讨论施野,礼貌性笑笑不说话。

陈若兮意料到了,背过身继续说:

“不愧为我市千金大小姐,掖着藏着自己的身份也总有人巴结讨好你。

身后总有追求你的男人,为了你,跟三岁孩子似的,相互较劲,证明自己更配得上你。

不像我们这些普通女孩子,要是对方过于优秀,我们只能够望而却步。”

不等姜既好开口,陈若兮抢答似的蹦出一句:

“李舒梵没看上去得那么简单,你让你男朋友提防些。”

姜既好没来得及解释施野和自己的关系。

陈若兮已经拎着帆布包走出办公室。

姜既好看了眼快递箱,抱上一摞周记本去教室。

陈遇刻意留在最后,艰难走向姜既好。

“叔最近有点奇怪。”

姜既好点头。

“他不是哪种特喜欢显摆的暴发户。”

姜既好愣住,继续听陈遇替施野解释。

“我说完了,老师我走了。”

晚自习没有姜既好的课,她扛着快递箱叫车回出租屋,进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剪刀拆快递。

一只锈迹斑斑的大白兔奶糖铁盒,里面有数十张不同颜色的便利贴。

「同学,可以帮我求出这道题的实数b吗?」

「谢谢一张笑脸」

「无意看见你夹在数学书的英语试卷,理科那么厉害,区区英文你也可以攻克的,加油,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找我哦」

……

姜既好看看自己写的便利贴,再看看施野飘逸的字迹,仿佛昨日才收到回复。

那时,姜既好断断续续从杨飞和好友那里知道施野这号人物,落榜考入普通高中的堕落优等生,帅气迷人但无人敢追求。

也听说他狂野,爱斗殴,曾是某个混混帮头头……

她不信,她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主动留便利贴向他请教,尽管本身是每一门课都可以考年级第一的尖子生。

便利贴上的来往后来转移到面对面提问,解题以及一起去湿地公园附近的便利店买鲜牛奶和可乐。

快递箱里面还装着名著,一本画册和随笔笔记本,还有一些小玩意儿,比如魔方、一对小泥人、坏掉的钢笔之类的。

然后还有一束晾干小雏菊,白色,粉色,红色。

姜既好满眼笑,刚拿起手机准备给施野打电话,门被敲得咚咚响。

“好好,我跟杨飞又吵架了,今儿我在你这里借宿一宿。”

陆珂珂一身火药味儿,胡乱脱鞋跳上沙发,抓着姜既好的胳膊开始吐糟诉苦,末了,看见茶几上的东西,眯眼问:

“这些都是施野送的?”

“他就送这些鬼东西赔礼道歉?男人好起来才是人,不好连东西都算不上。他杨飞认识我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我对花粉过敏,故意给我布置一房间的玫瑰……”

姜既好去厨房拿冷饮的时间,陆珂珂擅自接了姜既好电话,谴责施野朋友,也要求他不要来烦姜既好。

“你刚刚和谁说话?”

陆珂珂心虚,扭头喝酸奶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摆正脸去看姜既好。

“好好,我给你介绍对象吧,绝对比施野好,你毕竟这么多年没接触他了,是好是坏也不知道。”

“再说了,他身边的那个女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我怕你受伤。”

“那个女的?”

“就以前高中总看见的那个人,会化妆就是好,愣是把普女变成了女神。

说真的,要不是在洗手间碰见她补妆,我是真想不到她就是施野的小跟班。”

姜既好猜陆珂珂说的是林灵。

“好好,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打听过,那女的现在是施野公司签约的主播,同一个公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万一被勾引走了,咳咳咳,是吧,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施野绝对不是那种人!”

姜既好语气过于坚决,一时之间,陆珂珂无法反驳。

两人再无话,洗澡后各自睡觉。

次日一早,姜既好给陆珂珂留了一份早餐,随后乘坐372去学校,刚走到校门口,林灵朝她走来。

“好久不见呀,上次没机会跟你聊聊,姜老师您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喝奶茶。”

林灵浓妆艳抹,黑色连身吊带短裙搭配高跟长皮靴,耀武扬威的瞧着姜既好笑。

姜既好眼神淡然,转身向保安解释对方并不是自己朋友,径直向教学楼走去。

明德三中校规特别严,就算林灵出示曾经的校卡,保安也不让进。

正争执,施野的车停在校门口,几声喇叭后,保安认出车,赶紧开门。

“喂,我是施野朋友,你让我进去。”

林灵对着保安叫嚣,手里在翻施野手机号,然而打不通。

保安喝了口冰镇雪碧,“我还说我跟施老板是哥俩呢,小姑娘你赶紧走吧。”

“你!算了,我问你,施野每天都来学校吗?”

“那可不,他干儿子就在我们学校读书。”

“跟谁的?”

“这话问得,我哪儿知道啊,你也别问了啊,赶紧走吧。”

林灵那双纹眉气得拧成波浪,心道:施野,你人我找不到,你助理可就不一定了!

施野在走廊上连续打了几个喷嚏,陈若兮碰巧路过,告诉他姜既好这会儿在喷水池那块打电话。

他隔着香樟看见姜既好背影,见她收起手机才走上前。

“对不起,今晚我可以送你回家吗?我有话想说。”

姜既好有几分错愕。

“你不说话我当作你答应了。”

“好,我也有话跟你说。”

临近六点,天色突变,狂风四起,刮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开始下暴雨。

晚自习下课铃声在一片电闪雷鸣中略显灵异。

这时雨渐小,风依旧放肆,施野撑着雨伞等姜既好。

“这是干净的毛巾,你快擦一擦。”

姜既好只是淋了一丢丢雨而已。

施野发动车子,小心翼翼转弯,进入笔直机动车车道才开始说话。

“对不起,是我交友不慎,幸好陆珂珂陪你一起去了。”

“你都找人代替怎么还是去了?”

“他偷拍你照片发给我嘚瑟,看完我就后悔了。”

施野跟那位朋友有利益关系,但也不妨碍彻底绝交。

“相亲局是我合作中的一位长辈安排好的,我最后才知道,迫不得已找人代替。”

姜既好松了口气,一五一十告知他自己如何答应陆珂珂的要求。

话音落,两人相视而一笑。

车驶进桥底,光线一下子变暗。

姜既好酝酿一番,轻道:

“你今天怎么不盛装出场了?几乎全校学生都开始崇拜你,拿你当作人生目标呢。”

施野顿了几秒,尬笑着解释:

“惭愧惭愧,我就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施野,今天的你才是你,也幸好是这样。”

施野听明白了姜既好的画外音,虽更惭愧,内心倒是豁然开朗,也有欣然。

“前面超市停车吧,我需要买点东西。”

“好的。”

施野陪姜既好购物,帮忙拎东西,在外人看来两人就是一对儿。

超市距离出租屋也不远,姜既好拎着购物袋执意让施野直接开车回家。

施野给了姜既好一位师傅的联系方式,叮嘱她早点安装好摄像头和智能门锁,站在路口目送她离开,又不甘心回家,悄悄咪咪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