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魔王大人为何这样 >  第三十九章 除灵,与白石千鹤一起

“初次见面,青圭介同学,介意单身妈妈带孩子吗?”

青圭介:?

白石千鹤毫不犹豫赏了自己的弟妹一个板栗。

“姑且体谅一下你老公可是早上四点就出发去海港载货啊!”

“啊哈哈~开个玩笑。”小松田美纪摸着脑袋笑嘻嘻说:“不过话说回来,青圭介同学长得可真帅呀,是让家庭主妇都忍不住想要认识的程度哦。”

“谢谢。”

“这份高中帅哥特有的高冷也很帅气哦。”

小松田美纪躲开白石千鹤的拳头,一边嘻嘻发笑:“今天可是周六,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是不是青圭介同学?”

白石玲子的嘴那么能扯,估计有相当一部分得益于这位女士的言传身教。

再姑且说一下四个人的座位:

矮小的方桌两边,靠门的方向坐着小松田美纪和白石玲子,摔了一跤的玲子彻底老实了,连这种话题都没有插嘴。

另一侧则坐了白石千鹤和青圭介。

“可以不用顾虑我,毕竟是我冒昧打扰了。”青圭介一边应付着好奇心旺盛的年轻妈妈,一边专心吃饭。

微甜的白粥,煮得软烂的甜百合干和银耳,裹着面衣、炸到恰到好处的小鱼,酥脆香甜,内部还是鲜嫩多汁的状态。

美味!

实在令人讶异,家常小菜怎么就能做出这样的口感和味道。

“怎么样,我们千鹤做的饭菜很好吃吧?”小松田美纪得意的说:“当初她为了研究厨艺可是差点连学都不上了。”

“哦?”青圭介提起了点兴趣:“为什么?”

“为什么呢?”小松田美纪瞥了眼白石千鹤:“让她自己说吧。”

“有什么好说的?”

白石千鹤得意的拨了下头发:“只是对食物煮出来能有什么味道感兴趣罢了!”

小小白石,竟然也发出了这么傲慢、有气势的宣言!

青圭介不由多看了她两眼,又想起了那一夜,在天台上看见的,白石千鹤的眼神。

这份天赋,我认可了!

青圭介又为自己添了碗粥,不吝称赞说:“如果白石医生开家餐厅,我会愿意每天去吃饭的。”

“我也是~”小松田美纪举双手赞成。

“你们两个家伙,我学做饭可不是为了这个!”

“哈哈哈!”

愉快的清晨,除了白石玲子,宾主尽兴。

收拾了一下餐桌,青圭介和白石千鹤一起离开——过了一晚上,自家威震全场的奶奶应该是消气了。

走在仍然静谧的街道上,白石千鹤跟着青圭介的步调,感觉到魔王大人心情不错,于是不由得试探问道:

“青圭同学,神秘学的领域……我真的没有那种天赋吗?”

“准确来说……其实没有天赋并不代表没有希望。”青圭介斟酌了下说:“你可以死掉再转化成恶灵。”

白石千鹤:???

“除了死掉呢!”

“多烧香拜佛,说不定会有脑子抽了的神明给你降下神力。”

“神明……?!等等,不要敷衍我啊!”

青圭介停下脚步,看向她,保持着一贯的语速说:“虽说几十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但我并没有在敷衍你。”

“诶?!”

白石千鹤缩了缩脖子:“那这世上真有神?”

“那要看你怎么理解‘神明’这种生物了,如果你指的是,拜一拜就能实现你愿望的神,那大概率只是个笑话。

但如果只以力量来衡量,说不定,还真有神明存在。”

“啊……”

白石千鹤闻言大受震撼,又纠结了一阵说:“除了这两个办法呢?”

“嗯……应该还有最后一种办法。”

青圭介笑了起来:“也是我最喜欢的办法。”

“什么?是什么?”

“杀死那些怪物,沐浴他们的灵性。”

白石千鹤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非常精彩。

“怎么样,是不是突然感觉前面两个建议也挺好的?”

“不是……在这之前,灵性是什么东西?”

“你可以理解成施法必须的材料,是创造奇迹的源泉,不论是魔法、术式又或者诅咒,灵性是这一切的根基。

你所不能感受到的,就是开启神秘学的钥匙。”

“钥匙?”

“想看一看吗?”青圭介突然问。

白石千鹤害怕又意动:“可以吗?”

“算是感谢今天的早餐。”魔王大人意有所指。

他左右看了一圈,带着白石千鹤朝一条小巷子里走去。

“诶?”

“跟上。”

“喔!”

白石千鹤像只小仓鼠一样,踩着小碎步跟了上去,但又有点害怕青圭介突然兽性大发。

青圭介无所谓白石千鹤的内心戏,她要是选择拒绝,那自无不可!

但如果有胆量跟上,他也绝对不会吝啬一点灵性。

总归不过是饭后的一点乐趣罢了。

七拐八弯,很快,两人就来到了一片相对老旧的片区,连白石千鹤一时都没看出来这是哪里。

“做好准备。”

听见青圭介平淡的声音,她开始不由自主紧张起来:“什么?”

“去看见灵性的辉光。”

青圭介带她翻进一座长时间无人居住的老宅,院子里杂草丛生,墙角还有一滩滩凝固的黑色痕迹。

哪怕是在早上,也感觉到阵阵的凉气扑面而来。

白石千鹤寒毛炸了起来,就在此时,青圭介伸出右手,两根手指轻轻按在她的额头上。

“闭眼——”

叹息一样的声音响起,她立刻顺从的合上眼睛,这个瞬间,白石千鹤立刻感觉到一股热流从青圭介的指尖涌出。

在森冷的环境中感受是如此显眼,白石千鹤身体反而因此颤抖起来,不由自主的想要去贴近这双手。

青圭介的指尖划过她的双眼,热流也随之扩散开来。

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开启了。

白石千鹤感受到了更刺骨的寒冷,听见了凄渗的咆哮,狂风拂过,带走她身体的温度。

“张开眼睛吧。”

仅是一瞬间,就使用了远超除灵需要的灵性,但青圭介根本不曾在意,他期待着白石千鹤的表情——

那双美丽、灵动的眸子,蕴含着石头一样坚韧的光彩。

那么现在呢?

白石千鹤缓缓张开眼睛,于是她看见,污秽的黑色口涎自屋顶淌落,完全无法描述的扭曲形体铺陈在建筑上,只是看见就夺走了她所有的力气。

怪物用无数双怨毒的眼睛死死盯着她,接着张开无比庞大的嘴巴,像是污泥**起的中空,朝着两人卷噬过来。

“看清楚啊,白石医生,这就是……你好奇的世界。”

青圭介用将白石千鹤完全看穿的眼神,注视她,欣赏她苍白的面庞。

“张大眼睛,不要闭上,将这当做这辈子最后得以看见的绝景。”

青圭介转身向前,挡在白石千鹤的面前,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笑容。

——真是有趣啊,明明毫无天赋,但却对神秘有着如此强烈的好奇心。

以至于哪怕心知危险,也会下意识向前迈步。

这份好奇心,真的不会害死她吗?

但也只有这种人,才能轻描淡写做出那么好吃的饭菜吧?

他的背影似乎给了白石千鹤些微的力量,她用力喘息起来,双眼酸涩却不由自主看向逆着浊流向前的身影。

青圭介。

迎着黑潮向前,身体绽放金光。

看见了,灵性——

驱散了所有的阴寒,只是刹那之间,就仿佛来到了酷热的正午,连地面都变得灼热。

“轰——”

在她无法理解的世界中,所有的污秽刹那间在金光中崩裂开来,随着惊雷霹雳轰鸣,怪物哀嚎着坠落,但还没有落到地上,就被金光覆灭了形体。

紧接着灵性迸发开来,纯粹的白色光华自古宅中升起,如同幻梦一般的光景突然出现在白石千鹤面前。

泪水终于不由自主的滑落。

“好美……”

青圭介走到呆滞的她面前,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端详着她此时的神情。

拿出手机,“咔嚓”拍了一张留念,他笑着说:

“这就是你期待的神秘啊,白石医生。”

青圭介灵性指数:52→65。

白石千鹤灵性指数: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