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你以为朕不会杀你?”

皇帝陛下阴森森的说道。

他说这话是因为杨丰拒绝了他的召见,至于理由很简单……

“我堂堂一个现代华夏人,而且还是一名华夏战士,凭什么被你一个封建帝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我承认您是一个君临天下的皇帝,对大明臣民有生杀予夺之权,可这跟我有个毛关系,我又不是大明百姓,我又不是你的臣民,你对我来说就像我们那时候的一个外国领导人,比如和我们敌对的国家总统。之前我没和国内联络上,还可以考虑以后听命于你,但现在我已经能够接到国家的命令,那你对我来说就只能是个外国领导人了。

听命于你?

那我岂不是成了背叛国家。”

杨丰坐在他的躺椅上一副明显欠凌迟的架势说道。

“别忘了你在朕的土地上!”

朱元璋说道。

旁边的太监赶紧抬着他的短榻上前……

“给万岁爷放这厮上边!”

老太监说道。

太监们赶紧抬着短榻走过杨丰。

这个混蛋坐在山顶略微靠下的位置,朱元璋的短榻除非放他背后,否则不是和他平起平坐就是居他之下。

只有在他背后才能高过他。

皇帝陛下当然不能和他平起平坐。

朱元璋傲然从他身旁走过,在自己的短榻坐下,对着他的后脑勺。

“将那尊大炮抬到朕前边。”

皇帝陛下说道。

锦衣卫赶紧抬着一门洪武大炮上前,然后将这东西放到皇帝陛下脚下,将炮口对准了杨丰的后脑勺,朱元璋接过火把,在那里伸了伸手,感觉自己就算斜靠在短榻上,也可以点燃引信将这混蛋炮决,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的确在您的土地上,但最多也只能算在你们这里的外交人员,这个词您应该能理解吧?我们那时候有一百多个国家,这些国家都是平等的,虽然也有强有弱有大有小,但至少在面子上还是平等的,然后互相之间派出外交官,我们称为大使。这些大使常驻别国,代表自己的国家,处理与所在国的交往,而对方在自己的国土上,划出一块地,给这些大使修建使馆。所在国有保护这些使馆和外交人员的责任,而外交人员有豁免权,就是犯了罪也只能驱逐出境,而且所在国警察也就是官差不能进入使馆逮捕人。

就是使馆的车辆,在大街上行驶也是受保护的,所以只要进了使馆的车辆也不能抓。

总之外交人员在所在国享有各种特权。”

杨丰头也不回的说道。

“故此你想让朕给你这个外交人员的身份?可朕凭什么给你,我大明又没有这种邦交,来我大明的都是向朕朝贡的。

他们都得在朕面前跪着乞求恩赐。”

朱元璋玩着火把说道。

“贸易啊!”

杨丰理直气壮的说道。

朱元璋继续玩火把……

“您不会以为您能从我这里得到的,只有几支手枪几颗手榴弹吧?如今我已经能和那边联络,那您想不想要制造这些武器之法?就算制造我这种火枪的确不太现实,可火绳枪这种完全可以啊?有了新式火枪,还得有新式火药,那您想不想知道新式火药如何制造?您想不想知道新式火枪战术?

您看,您能从这种邦交中获得巨大的好处。

能让您天下无敌。”

杨丰说道。

“难道朕不是已然天下无敌?”

皇帝陛下傲然说道。

“那不一定,真要是天下无敌,您为何还不能扫清漠北?”

杨丰说道。

“朕不能扫清漠北,是为使百姓休养生息。

漠北难的不是如何打,真要是堂堂正正战阵交锋,残元那点残兵败将,不够我大明一战灭之,但打赢不难,扫清才难,漠北草原广袤,出塞往往千里不见人烟。无道路,无粮可掠,除了几条河流连水井都找不到,大军一切所需,几乎全赖后方运输,百万民夫辗转南北,所运军需不足数万精兵所用,往往需积攒几年才能支撑几月征讨之用。

一直打下去天下为之疲敝。

如今天下新定,百姓要的是修养生息。

残元已然被打垮,短时并无叩关之力,前年正月燕晋二藩北伐,晋藩出塞就未见残元人马。

那朕就用不着再劳民伤财,朕只需向燕代,辽东不断移民,扎下一个个卫所,把那些好的牧场都变成良田,再建起一座座城池,堵住各条商道,封住他们的盐铁,如此不断蚕食草原,把他们困死在漠北那几块严寒贫瘠之地。

再以各藩守卫边塞,有合适机会就以骑兵出击,击破其部落,杀戮其民,夺其牲畜,焚烧其草场。

一击而罢,迅速退回。

如此使其困顿饥荒,再剩下就是坐等其内乱了。

这些年残元之臣归附不断,正是此策走对了,如此不过十数年,只要我大明不生内乱,就是熬也把他们熬死。”

朱元璋说道。

然后大明就靖难了,然后就收缩了,他那些布置全扔了。

“那您知道残元为何又复苏吗?”

杨丰说道。

“说!”

朱元璋没好气的说道。

“很简单,您的战略没问题,但问题是您在辽东这些地方的卫所,养不活自己啊!

尤其是那些最靠近草原的卫所,产的粮食都不够吃,全靠您不断向他们运粮才能解决,您当然明白这样是很有必要的,哪怕耗费的成本高,您也要不断给他们运粮,给他们赏赐,让他们安心在那里。

可对您的后代们来说,这种地方完全就是个无底洞,与其把征收的粮食运过去给那些军户,为什么不留下来享受?

那些卫所裁撤就行了。

估计那些军户也愿意内迁,毕竟和开平卫比起来,哪怕冀东也是好地方。

您不能指望您的后代都像您这样深谋远虑。”

杨丰说道。

朱元璋沉默了。

他也知道那些卫所其实很苦的。

但战略上是必须的,所以他只能每年不断运粮过去,不断给他们赏赐,但就算这样也不能使那些卫所军户安心,逃跑也不是没有,洪武朝也有军户逃亡,像开平,大宁这些地方,在农耕时代,而且还是没有土豆玉米地瓜的农耕时代,有机会谁不跑啊!

比起这些地方,冀东真就算好地方,从多伦内迁到唐山的开平卫军户,绝对是感恩的。

“所以,您需要能让那些军户自给自足,甚至能绰绰有余,让他们在边塞的戍守不再是苦差事,而是能发财的好事。

那时候就算不用您逼着,自然也有人自己往边塞跑。

而我就知道怎么让他们发财。”

杨丰回过头说道。

然后他顺便看了看那门对着自己的洪武大炮……

“您这炮太小了,再过六十年,西边的奥斯曼人制造的大炮,光是用的炮弹都比您这大炮重。”

他鄙视的说道。

“哼,朕能推着那样的大炮去草原?还是那草原上,有值得那样大炮去轰的城池?朕用几百匹马拖着一门几万斤的炮,到草原上轰几顶帐篷?”

朱元璋冷笑道。

“那我还知道一种适合你们,而且后来也是你们大明最喜欢,可以说所有军队都爱使用的火炮,轻便,可以连发,就是威力弱一些,不过应该不会比您这个更弱了,还不用铜,生铁就能铸造,最多炸膛多一些,但能在最短时间让您的军队火力提升,轰城池,轰重甲士兵可能不够,但轰残元骑兵足够,那也是后来您的大明对付残元骑兵的利器。”

杨丰说道。

让他去造一堆弗朗机就行了。

大明后来弗朗机名声臭,主要是粗制滥造,毕竟不能指望不到十两银子还赠送六个药筒的东西有太好质量,但在朱元璋的质量监管体系下不会存在这个问题的。

而且弗朗机也可以适当改进,比如在解决密封上下点工夫。

朱元璋拎着火把,一脸深沉的看着他,一阵风刮过,火把上的火焰晃动……

“陛下,您是否可以把它拿的远一点?”

杨丰说道。

“你也怕死?”

朱元璋说道。

不过那火把的确往后挪了挪。

“我倒是不怕死,但死于意外终究还是不好。”

杨丰说道。

“让翰林院草拟诏书,你们那个国家叫什么?”

朱元璋说道。

旁边老太监赶紧拿出纸笔等着。

“华夏。”

杨丰赶紧说道。

“华夏使者杨丰到咱们大明乃是好事,因那华夏并非天下万国之一,而是六百年后之国,故此无需遵照朝贡之礼,我大明与华夏平等邦交,赐这五台山为华夏使者建立使馆,至于使馆之特权,则依照他说的,以后大明与华夏做兄弟之邦交好,互通有无,以此昭告天下。”

朱元璋说道。

老太监赶紧把这些记下。

“先跟朕说说你那火炮如何铸造?”

朱元璋说道。

“那个,咨询费?”

杨丰说道。

朱元璋气得又要拿起火把……

“好吧,好吧,这个就算两国建交的赠品。”

杨丰说道。

所以他现在已经成了华夏驻大明特命全权大使……

不过没有华夏政府的委任状,好在朱元璋也不会计较这个,总之至少这个身份在大明已经得到确认了。

(感谢书友云海奇踪,本杰明西格堡等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