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从科西嘉到第四罗马 >  第二十二章 扩张

“您想好了?”劳伦斯压制住内心的喜悦,沉声问道。

保利闭上眼睛,今日的他似乎连脸上的皱纹都更加明显了,说道:

“我会在近日命令军队向南回撤。”

就是现在,劳伦斯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他机关算尽到现在,就是为了能够将手插进军方之中,如今离达到目的已经只有半步之遥。

“恕我直言,总督。”劳伦斯盯着保利疲惫的眼睛,认真说道:

“我不建议直接反抗议会。”

这个道理保利也明白,议会制的存在为科西嘉内部稳定发挥了巨大作用,如果公然违抗议会的决定,可能就会为动乱埋下祸根。

如果不是为了科西嘉的存亡,保利也不想做出这般出格的举动。

保利与劳伦斯对视一眼,不解问道:

“你想说什么?”

“我们需要一个不得不撤军的理由。”

“你是说...自导自演一场戏?让一部分军队假扮成热那亚人向我们发动进攻然后逼退我们?”

保利皱眉问道,这个方法他也曾想过,但是由于过于冒险,而且极有可能走漏风声,被保利很快否决了。

劳伦斯摇摇头,他也明白这个方案的诸多弊端,接着说道:

“我们确实是导演,但演员不只有科西嘉人。”

保利顿时有些意外:“你要把热那亚人扯进来?”

劳伦斯坚决地点头,想要假戏做真,要想让议会的那些代表们抓不到任何把柄,必须要想办法吸引热那亚军主动向科西嘉发起推进。

“准备怎么做?”

保利谨慎地询问道,涉及到军事上的事务,容不得保利有半点马虎。尤其是要主动吸引热那亚人进攻,若是处理不好,科西嘉北部地区难免会遭到一番劫掠。

劳伦斯早已经准备好了计划,回答道:

“派人率领小队人马,主动向热那亚的堡垒发起佯攻,只要遭到反击立刻撤退,伪装成伤亡惨重的状况,如此反复多次,诱使他们追击。”

“倒是有些可行...”保利微微颌首,眼睛眯成一条线,看了一眼劳伦斯,说道:

“不过,你是想亲自去执行这项任务吧。”

劳伦斯的这些算计当然瞒不过保利的心思,但劳伦斯到了现在也没打算隐瞒想要进入军队的想法。

因为他知道,保利如果认可这个方案,派去执行的人选,除了自己再无合适的对象。

不论是挑选其他任何一人,都有将整个计划暴露的风险,这样的风险是保利无法承受的。

尽管插手军队的意图已经相当明显,但劳伦斯当然不会直接挑明,于是笑着说道:

“一切要靠总督您的安排,如若没有他人合适,我也愿意冒险前往。”

保利也知道哪怕是派遣自己最信任的军官仍有计划暴露的可能性,一番犹豫过后还是决定再退一步,默许了劳伦斯的要求:

“派你去是最保险的选择,我会在近日为你授军衔。不过,我也会派一名副官与你同行。”

劳伦斯点头表示明白,尽管自己去军中也只会带领很少一部分部队,但不代表保利就可以让劳伦斯肆意行动,派一名副官当做牵制再合理不过了。

随后,保利又与劳伦斯对计划的细节进行了讨论和打磨。尽管劳伦斯思维敏捷,奇谋颇多,但毕竟是从和平的二十一世纪而来,对于行军打仗是一窍不通。

因此在具体如何实施上,劳伦斯还得听从保利以及未来那名副官的意见。

在彻底决定瞒过议会撤军之后,保利明显地松了一口大气,作为科西嘉的创建人与领导者,他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下定决心撤军之后,倒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

正当保利以为劳伦斯要告别离开时,劳伦斯又突然说道:

“对了,保利总督,关于巡逻队扩张的事,我需要请求一批新的装备。”

保利点头答应下来,这是很合理的要求,于是问道:

“你需要什么?”

“火枪,要八十支。”

“八十支?好,我会派人送到你的驻地去。”

保利听罢本想拒绝,八十支火枪配合上队里原有的二十支,劳伦斯已经可以组建起一支小型军队了。不过想到自己与劳伦斯还会合作相当一段时间,便也答应下来。

在他眼里,劳伦斯不过仍然是个刚来到科西嘉一个月的毛头小子罢了,保利有信心将其控制在自己手下。

除此以外,保利也从这八十支枪里看出来,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西城区,恐怕是不太平。

看着劳伦斯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保利自言自语道:

“小子,希望你真有能力整顿西城区吧。”

......

走出保利的书房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下午的议会足足开了四个小时,着实让劳伦斯有些心力交瘁。

劳伦斯刚刚走到总督府门口,却见大门处似乎有一阵骚乱,一个身材矮小的小老头正被两个卫兵按倒在地,其中一个卫兵正将锁铐套上小老头的手腕。。

“等等...”劳伦斯皱眉看了一眼那个小老头,顿时认出来那就是自己的手下老肖恩,只是由于他身着便装,才没有第一眼认出。

“出什么事了?!”

劳伦斯快步上前,厉声问道。

“波拿巴大人!”被按在地上的老肖恩激动而又焦急地喊道。

两卫兵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说:“波拿巴先生,这人在总督府前鬼鬼祟祟的,待了半天。”

“他没有出格的举动吧,把他放了。”劳伦斯挥挥手说,亲自蹲下身将老肖恩扶起。

“但是,按照规矩,要对他处以监禁。”那卫兵说着,站在原地,没有为老肖恩解开镣铐的意思。

劳伦斯脸色一沉,锐利眼神直盯对方的眼睛,低声说道:

“这是我的人。”

那卫兵浑身一颤,好似被一只壮年非洲狮盯上一般,额头上顿时生出一层冷汗,连忙说道:

“抱...抱歉,不知道是波拿巴先生您的手下。”

说罢,这卫兵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赶忙为老肖恩解开手铐,并连连鞠躬对其道歉。

待到劳伦斯与老肖恩走远,那卫兵才将将恢复过来,摸着胸口对同伴说:

“天呐,这就是波拿巴先生。”

“倒是对自己的手下如此护短,要是我们的队长也这样...唉”

“那个吃里扒外的老黄瓜?他哪天不是想法设法从我们身上榨取几个银币,别指望他了。”

“有波拿巴先生这样的长官真是天主的赐福啊。”

与此同时,老肖恩正大口喘着气,刚刚和卫兵推搡了一番实在让他这把老骨头有些吃不消,断断续续说着:

“上帝啊,波拿巴大人,真的是,我已经等您两个小时了,出大事了。”

劳伦斯微微皱眉,心想莫非是巡逻队里出了什么变故:

“慢点说,不急。”

老肖恩深吸一口气,神色中满是慌张与自责,颤声说道:

“独眼越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