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也是,凡人中的这部分剧情就是为韩立春风一度做铺垫的,除了那个月老墨蛟,哪还会写别的什么东西。”

想到后面死后都发挥了促进作用的墨蛟,似是想到了什么,陈泽眼中带着几分笑意。

“好了,让我看看,这片玉石围栏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陈泽发现有异常的玉石围栏是台阶北面的那片,此时,看着眼前并不算太过坚硬甚至材料有些普通的玉石围栏,陈泽手中青影剑发力,三下两下,就将其劈出了不少裂缝。

“这是?”

玉石围栏出现裂缝后,原本的古朴普通的玉石围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一缕淡淡的白光自围栏处钻出来,光芒极其微弱。

收回青影剑,陈泽掰开玉石,终于看向了其中的物样。

一件玉片?

玉石之中还是玉石,拿出此时已经不再发光的玉片,陈泽举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下。

这么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就是更薄更长一些,如果来形容的话,更像是,一个树叶形状的玉条薄片?

轻轻握着手中的玉石薄片,陈泽眼神闪烁了一下,透过灵眼,他似乎从其中看到了一些文字。

“这上面有文字?难道里面记录着一篇功法或者是什么?”

就在陈泽想要继续往下看的时候,因为长时间高强度使用灵眼,再准备继续看的时间,原本的文字竟然都有些时断时续了。

“看来这灵眼也不能一直使用,弄的现在神识都有些使用过度了。”

揉了揉眼睛,原本极致运行的灵眼逐渐减轻负荷,陈泽深吸了一口气,将玉片放在水灵珠空间中,随后又有些无奈的低语道:

“没想到配合水灵珠全力催动的灵眼,对神识的要求还不低,以我大衍决第一层即将入门的水平,竟然才只能坚持这么一小段时间。”

“希望金魂果早日结果吧,这样我的大衍决进度才能更快。”

长叹一声后,陈泽看向台阶尽头的黑暗,眼神深邃,整个人又徒然匿形敛息,随后轻步走上台阶,向着台阶尽头潜去。

通道不算大,以陈泽的身材,稍微蜷缩了一下身子,才得以于台阶上行走。

沿着台阶迅速往下走着,数百台阶之后,放开身子的陈泽,在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更加潮热的湿风之后,体内功法运转,水灵珠更是直接使他避免了浑身湿透的结局。

“终于下来了。”

又往下走了百余台阶,看着眼前这个全新的沼泽世界,陈泽眼前一亮,整个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说有水灵珠的避水作用,他得以避免被浑身湿透,但是对于陈泽来说,在这种封闭而又窄小的空间下,真的是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太过难受了。

“就是这里了。”

走下最后一个台阶,看着周围方圆数里的沼泽地,以及最中央位置,一座白玉小亭中,悬浮在半空中的一口金色大宝箱,陈泽眼前闪过一丝精光,整个人也是喃喃道:

“终于看到了,金色宝箱,一件特殊的钥匙吗?”

眼前这个金色宝箱,可以说是这片沼泽世界中,最为贵重的一样东西了,其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只是因为,宝箱本身就是一件钥匙。

血色禁地,是某位上古修士的隐居之地,而这个金色宝箱,则是可以说是相当重要的,其正是通往血色禁地中心区高大宝塔的令牌。

原著剧情中,在南宫婉达到元婴期后,她,就是凭借这个钥匙,闯入宝塔,这才得到了上古修士的衣钵乃至六丁天甲符等宝物。

这些宝物中,六丁天甲符,赫然是后面哪怕韩老魔都颇为依仗的一件宝物。

“上古修士的传承,还有六丁天甲符这种强大的防御灵符吗?抱歉了韩老魔,还有南宫婉儿,这一次,我陈泽要捷足先登了。”

看了一眼悬浮着的金色宝箱,陈泽很快就转移目光,看着身下这片面积广阔的沼泽世界,眼中带着不小警惕的踱步走了几步。

金色宝箱他陈泽是拿定了,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解决掉脚下存在的危机比较好。

这样想着,似乎看到了什么,陈泽的瞳孔一缩,心中更是暗道:“除了我之外,竟然还有其他人也到过这里,不过,看这样子,这几人应该都是直接死在这了。”

顺着陈泽的目光看去,沼泽稍微靠近小亭的位置,几具尸体摆在那里,一看就知道刚死不久。

“现在这个时间段,沼泽下面的,应该还没有蜕变成墨蛟吧?”

陈泽知道的是,在原著那个时间,原本还是黑鳞蟒的妖兽突然变成了墨蛟,其更是在与南宫婉的战斗中完成了一次蜕皮,战力堪比筑基中期。

这种实力下,在血色禁地这种只能练气修士前来的地方,绝对算是第一了。

可以说,如果对面真的是墨蛟,特别是完成了一次蜕皮堪比筑基中期修士的状态下,哪怕金色宝箱诱惑再大,是否要冒险闯一闯,陈泽都要三思而后行。

可是现在,以之前陈泽在嘉元城的估测,距离凡人剧情开始,也就是韩立拜入七玄门,至少也得有着一二十年的时间。

时间都提前了至少一二十年了,那么沼泽下的,是黑鳞蟒还是墨蛟,就不一定了。

想到这里,陈泽眼神坚定,动作相当轻柔,并没有打算先惊动沼泽之下的妖兽。

“在沼泽下面吗?这至少方圆数里的大沼泽,真要让我找,还不知道要找多久呢。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引蛇出洞算了。”

这样心中大概有了计划,陈泽腰间的灵兽袋一闪,便出现了一头一级下阶的麋鹿妖兽。

将麋鹿妖兽带伤的往沼泽中心处驱赶,陈泽目光警惕而严阵以待的看着前方慌乱的四处乱走名叫的麋鹿,已经随时准备动手。

“嗯?怎么回事?”

看到连麋鹿在一阵慌乱嚎叫后恢复了平静,甚至都打算到沼泽四处的黑土地啃食灵草了,陈泽一头雾水,整个人都有些纳闷了。

试探了好一阵了,这墨蛟,竟然连影子都没有露。

那么,这墨蛟,到底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