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浮唯之真爱永存 >  第三十七章 葬了,又怎样

小唯走在茫茫无际的大草原上,每一刻都在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可是她不能倒下去,不能,在无法踏云的情况下小唯只能选择走路。

渴了,就喝一些溪流之水,然后再继续走路,在她微弱的法力下日夜不停的赶路,开阳一直在她身后跟着她,每每想要上前帮忙,却看到她已经迈着步伐快速前进了。

三天三夜之后,小唯终于挨到了寒冰地狱了,看着寒冰地狱的大门,小唯心中有着莫名的欣喜与愉快。

她虽疲惫已极,然而心中的信念告诉她一定要坚持到她见到浮生为止。

紫珩在浮生的教导下已经如愿练会了寒冰心法的第四式,他此刻已经能够自由使用孓熵剑的法力了,且能够化魄为剑,魂影所在,心念而至。

他刚给浮生展示完自己学会的寒冰心法第四式,从高石上跳下,急匆匆的问浮生,“师傅,你看我练得怎么样?”

浮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你要记得,使用魂影的时候意念一定要再集中,做到收放自如,放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收的时候一定要立马将魂影停在空中,迟一分一秒都不行。”

“知道了,师傅。”紫珩笑着向浮生走来,“我一定会多加练习的,出去保证不丢师傅的脸。”

浮生无奈一笑,这小子,虽丢了庞郎的记忆,却还是时常表现出庞郎才有的憨厚天真之态,紫珩之任重且大,他既选择遗忘,便无需旁人插手,他会尽心尽力教会紫珩身为人间帝王所具有的一切素养。

小唯从来没有像此刻一般觉得寒冰地狱竟是如此之大,大到她走了好久,却还是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冰蛇正如往常一样在外巡视,他远远便看到小唯一身白衣朝这边走来,他急忙掉头朝小唯的方向迎去。

冰蛇很奇怪,“小唯,你怎么这个时候到这边来。”

这里都是关押众妖的地方,她平时从不靠近,“大人在哪?”小唯看到冰蛇如释重负,急匆匆的询问浮生的位置。

“主人啊,他正在寒冰潭教紫珩武功,”看着小唯不解的模样,冰蛇才想起,“对了,我忘了,寒冰潭设有结界,你看不到,我带你去。”

刚到寒冰潭,冰蛇还未来得及打开结界,浮生正好从结界中走出,此时冰蛇和紫珩二人都在,但小唯此刻顾不得什么了,她一下子冲到了走出结界的浮生怀中,浮生眼含诧异,又满面惊喜,看到紫珩在那偷乐,浮生正想要推开小唯,却被她抱得更紧。

浮生好像察觉出了小唯的不对劲,只好用手轻拍着她的背,耐心的问道:“怎么了?”

小唯此刻终于找到了靠山,一扫几天以来的难过与委屈,在路上的这几天,她幻想过无数次她要冲过去抱着浮生大哭一场,可是此刻她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难过,她环着浮生的腰感受着他的温暖与安慰,此刻她什么样的委屈都烟消云散了。

冰蛇可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对着紫珩无奈的摆了下手,他也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唯,怎么了?我好像感觉到你有些伤心。”浮生终于反手抱住了她,他揉着她的发丝轻轻说道:“别怕,有我在,什么都会过去的。”

小唯的神力已经消磨殆尽,浮生抱住她的时候才感觉到了小唯神力的微弱,然而小唯实在没有什么力气了,她用尽全力靠在浮生的身上不让自己倒下去。

“浮生,我爱你。”

小唯从来没有如此大胆而热烈的表白过浮生,无论是在对面的冰蛇,还是在浮生身后不远处的紫珩都惊到了。

小唯的眼泪流着,用尽全力再次说出口,“浮生,我爱你。”而在小唯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一个踮脚便吻向了浮生的唇,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已经让浮生的心中涟漪不断。

浮生还未来得及感受这颗真爱之心,小唯便从他的面前倒了下去,他不敢相信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来得及在她落地之时托住了她的额头,随后跪坐在地上让她躺在自己怀里。

小唯的突然晕倒,让紫珩和冰蛇都走向前来。

浮生的手紧紧握着小唯的手,在神光流转之间,竟然探得小唯神力几乎全部流失,且心脉受损严重,他将小唯揽在怀里,小心翼翼的探出手轻试她的脸颊,小唯一下抓住了他的手,“大人,对不起,小唯要食言了。”

“告诉我,是谁,竟然敢取你的心尖之血?”浮生怒不可遏,他所有的愤怒都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好像此刻就要将那人剜心还命一般。

小唯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对浮生说,可是她嘴中流出的血却阻止了她的嗓音,她一张嘴血就不停的往外流,“大人,小唯走后不要难过,我会一直与你同在,生死由命,大人是神,一定不要忘记神的职责。”

“不,小唯,你不会死的,不会的,你好不容易才成神,为什么,为什么?”

浮生凝噎泪已流,伤心尽处是伤心,小唯紧紧抓着他的手,不让他妄动神力救她,“大人,你听我说,小唯死了,就真的死了,即使衷诉神脉能在千百年后择定另一个人,也再也不是小唯了,也不是诉儿了,答应我,如果痛苦,就选择忘记,忘了,就不痛了。”

小唯在心中默念,此生此世只有我记得你就够了,小唯用最后的神力在浮生的手心中结印,“若是有情,是你羁绊,我愿代你忘情,忘情咒,结印,生世渡外,不解有情之心,凡所遇见,葬!”

浮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绝不会忘情,更不会忘爱,在小唯紧握他的手结印的那一刻,浮生也用更加强大的神力与她结下“生死祭”。

“生死由我,同命相系,化形归一,神所同域,生死祭!”浮生神印一出,天地有所感应,神光通天彻地,冰蛇更是大喊:“主人!”

二人同时祭誓,结神印,此心此情,誓死不悔,至死不渝,紫珩感此情深,用衣袖擦泪不止,“师傅,小唯姐!”

紫珩和冰蛇同时跪下,这一刻,如何不比浮生释天换地的那一刻壮阔,这是真情与真爱真泪交织成的爱的最高篇章,是天地万物都感应到的一日。

天庭众仙纷纷双手合十,为浮生和衷诉祈祷最深的神的祝福,众仙心中皆希望衷诉神女能够挺过此关。

离将一得天帝释令,直从三十三重天往下飞去,远远看到金光大盛,这是震天石神浮生才具有的神力,离将心痛之余直奔寒冰地狱而去。

在小唯的弥留之际,她看到了浮生居然要同她同死,就是这个信念让她撑到了离将赶来。

苏落,冰蛇和紫珩三人都站在金光之后,没有人能够近前一刻。

“还好,来得及,还来得及。”小唯的信念即刻传送到离将的心中:“哥哥,替我救他,救他。”

离将站定,手握玄冰剑,向那光柱披去,离将可笑一叹,“没想到,终有一天,我这离别之神,终能救得妹婿一命。”

离将再次手握玄冰剑,斩向金光,口中默念:“凡所离别,释情无悔,衷情无极,物我两忘,再无瓜葛。”

金光破,离将顿时凌空于两人之上,他两手分至两边,用法力抵挡着浮生的金光,浮生用情太深,唯有抽去情丝,才能抵制浮生触发的生死祭印。

离将就在二人的头顶施法,在三十八道法术之下,离将的手中多了一把呈漂浮游离姿态的红色情丝,只有用情至深之人情丝才为红色,次之为黄色、蓝色以及紫色,离将小心的将浮生的情丝收好,从空中下来。

他至浮生身前,一手搭在了浮生的肩上,轻摇他,浮生醒来,离将柔声说道:“来,将她给我。”

没想到浮生情丝已去,手依旧紧紧揽着小唯,不肯松手。

小唯此刻只有一丝意念在支撑着她的魂魄,那就是浮生的安全,离将只好强行从浮生怀中抱过小唯,浮生刚被抽了情丝,脑子中一片空白,缺失的记忆一下子让他失魂落魄起来。

紫珩与冰蛇连忙将浮生扶起,“主人。”

“师傅。”

二人一同叫他,他却不应,只是痴呆的看着离将怀中的小唯。

离将对几人说道:“我带小唯走后,你们再不要在他面前提起衷诉和小唯的名字,更不要将他们的过往讲与他听。”

“离将神君,这样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冰蛇率先问道。

“那小唯姐会怎样?”紫珩也问道。

苏落更是期待着他的回答。

谁料离将竟然叹了一口气,他看了眼怀中的小唯,神伤的摇了摇头:“小唯心间流血太多,神力已散,魂魄不保,我为她造的这颗心连接了所有的神识经脉,是万万不能有任何损伤的,我知道,浮生为了留下她,竟然给自己下了生死祭,也许小唯唯一的一丝生魄就是为了浮生才没有散去,我会去带她找一个人,如果他肯救她,我会带她回来的,如果她回不来,往后,她的神职便将由浮生一人承担。”

苏落诧异开口:“让一个没有情魄之人担任爱神之职?”

离将带小唯欲走,看着浮生与众人再次说道:“浮生是上古之神,天命所归,此为造化,至于他的情魄,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再还给他,你们照顾好他,三年之后,我要看到,他还是他。”

不是离将太过无情,而是二人的真情连天地都能感动,更何况是他。

离将带着小唯穿梭在无情无尽的昊殇之气之中,地气之上,尘世之下,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昊殇之气。

不知走了多久多久,离将终于停了下来,他将小唯平放在地上。终于,无穷无尽的昊殇之气将小唯托起,在她大难将至的那一刻,昊殇之气就围绕在她的周围,以保她的魂魄不离散开,此时,她更多的生魄被昊殇之气注入到她的身体。

离将盘腿坐下调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