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修仙从不死之身开始 >  第010章 庙会

三日之后。

陆青再次喝下大碗五毒汤,开始修炼毒砂掌。

随着他功力运转,掌心之中的黑气开始向指尖蔓延,散发着阵阵清香之气。

与此同时,陆青体内的劲力也在不断运转,进行着洗筋伐髓。

片刻之后,他只觉得全身各处的劲力忽然融为一体,游遍全身,仿佛每一个地方都能发出力道一般。

“成了!”

陆青神色一喜,全身劲力通透是淬体境大成的标志。

从现在开始,他便可以修炼毒砂掌练皮境秘籍了。

喜悦过后,他便和以往一样,因为控制不住药物的毒性,直接身亡。

刷!

就在他死去的瞬间,房间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太极法阵,全身**只穿着一条大裤衩的陆青重新出现。

和往常一样,陆青下意识看了一眼法阵上的文字,而这一看,他立刻轻咦一声。

【姓名】:陆青

【寿命】:18/85

“咦,我的寿命竟然增加了三岁?”

之前寿命这一栏里,他终寿是82,而现在变成了85。

略一思忖,他便明白过来,应该是自己晋级练皮境带来的寿命增长。

来到残蜕旁,陆青伸手触摸一下,残蜕登时化作点点星光消散。

之后,陆青从怀中掏出练皮境的秘籍,仔细阅读一番,记熟了功力运转路线。

随后,和之前一样——配药,熬制五毒汤,然后玩命修炼。

这一次,随着五毒汤药力被他不断吸收,陆青就感觉自己的肌肤开始微微发痒,就好像有一层甲壳在皮肤表面蔓延一般。

修炼一阵之后,陆青再次扛不住五毒汤的毒性,瞬间死去。

复活之后,陆青没有马上再次修炼,而是有些惊奇的运起功力。

霎时间,他全身的肌肤绷紧,用手触摸上去,仿佛摸到了皮革一般。

陆青从厨房找来一根擀面杖,伸出左臂,右手高高将棍子扬起,用力砸了下去。

砰!

陆青只感觉这一棍下去,自己好似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丝毫不觉得疼痛。

再看皮肤表面,被擀面杖砸到的地方只是微微有些发红而已。

“不愧是练皮境,这一身肌肤当真硬如皮革。”

陆青惊喜不已。

鲁迅曾经说过:想要学打人,先要学挨打。

这练皮境说白了就是让人的肌肤变得坚硬,从而提高抗揍能力的阶段。

……

时间匆匆。

转眼便是一个月时间过去。

在这个一个月的时间里,陆青的毒砂掌功力在五毒汤的作用下突飞猛进,现在已然达到了练皮境六层,只消再过十天半月,就可以晋级练筋境。

他的功力之所以进步如此之快,一来是因为靠着从黑店缴获的白银买到了充足的药材,让他的五毒汤从来没断过;二来就是因为白若谷的那本医术心得了。

其实一开始,陆青只是将这本书视为了医术书籍,是用来治病救人的,他本着艺多不压身的原则才去阅读。

但在研读之后,他就惊喜发现,这本书中除了治病救人的内容之外,竟然还录有许多可以增加修为的丹药秘方。

陆青尝试着制作了一次,服用后感觉实力的确得到了增加。

正因为如此,他的实力才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增长这么快。

不过,

因此带来的最直接问题就是,他原本从黑店处获得的数十两银子,在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消耗的七七八八。

“想不到,都穿越到异界了,竟然还是得氪金。”

看着自己仅剩的三两银子,陆青挠了挠头。

之前在淬体境的时候,有三两银子他就高兴坏了,但随着实力的提升,相比于所需药材的花费,三两银子也变得无足轻重起来。

“这下子要去哪里挣钱……只靠接镖的话,想要挣到足以支撑我晋级的银子,怕是得好几年。”

陆青挠挠头,暗自想道:“说不得,真得去那些为富不仁的人家打打秋风了。”

想到这,他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许多武侠故事中,那些大侠都会做劫富济贫的事了,因为他们不事生产,想要赚钱可不就只能靠富人的‘支援’了吗?

“那就先从青萍镇的这些富户开始着手吧。”

陆青可没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习惯。

就这样,陆青一边修炼,一边对青萍镇上的富户关注起来。

……

几天后。

陆青刚修炼完,便听院子中传来韩绣娘的声音:“陆大哥,你在家吗?”

“怎么了?”

陆青从房间中出来。

“陆大哥,今天是镇上的庙会,咱们一起去逛庙会吧?”

韩绣娘兴奋地说道:“我听说有来自骊城的戏班子过来表演呢!”

陆青对于庙会什么的是没兴趣的,毕竟相比于地球发达的娱乐条件,这个世界的庙会实在乏善可陈。

不过,对于从小到大只在青萍镇生活,连镇子外面都没有去过的韩绣娘而言,来自骊城的戏班子,就足以让她生出巨大的兴趣了。

看着韩绣娘眼中期待的神色,陆青不忍让她失望,犹豫一下便答应下来。

“太好了,陆大哥,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见陆青答应,韩绣娘大喜,赶紧向自家跑去。

“跑慢点,别摔倒。”

看着韩绣娘风风火火的模样,陆青嘱咐一声。

随即,他笑着摇摇头,也进屋换了一身衣服。

等他出来之后,就见韩绣娘已经换了一身淡红色的长裙,头上插了一个漂亮的簪子,脸上红扑扑的,显然抹了胭脂。

“陆大哥,我穿这身怎么样,漂不漂亮?”

韩绣娘拎着裙子转了一个圈喜滋滋地问道。

“漂亮。”

陆青笑着点头。

韩绣娘虽然谈不上什么天姿国色,但容貌娇俏可爱,说一声佳人绝不过分。

得到陆青的肯定,韩绣娘愈发开心,当即兴冲冲地推着陆青一起向外走。

当二人来到镇上庙会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

有戏台班子唱念做打,杂耍班子上跳下跃,伶人班子吹拉弹唱……

道路两旁,更是被各种小摊所占据,有卖花草的,卖首饰的,卖食物的,卖玩具的……

再加上人头攒动的行人,热闹非常。

陆青便带着韩绣娘在人群中闲逛起来。

“陆大哥,你看这个布偶可不可爱?”

“陆大哥,这双绣鞋好漂亮啊。”

“陆大哥,这有猜字谜的游戏……”

“陆大哥,这个面具好搞笑哦!”

来到庙会之后,韩绣娘就好像一个叽叽喳喳的喜鹊一样,嘴巴没有停下来过,对任何事物都充满了好奇。

陆青面带微笑跟在她身后,偶尔搭两句话,多半时候都是安静当一个保镖,免得她被人占了便宜去。

就在两人在一个卖糖人的小摊前等待的时候,陆青便听远处传来一阵骚动。

扭头看去,就见一队趾高气昂的人马正大摇大摆地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