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诡异修仙:从废土走镖开始 >  第二十四章 天地道

“我们的组织名为‘天地道’。”巽风走来,淡淡开口。

……创始者是京城人吧?任逸在心里默默吐槽。

“被你吞噬的那个奇怪的透明体,叫做‘天圆地方’。”

“那是两千年来,维持我们组织运行的关键物品。”

“等等?!”任逸大惊,“两千年?降临者出现也不过两百年!这东西居然来自旧世界?”

巽风转过头来,波澜不惊地看着他,“是的。”

“东晋年间,著名道学家、丹药学家葛洪曾提出一种修仙理论,道士得道后,可只寄托一物,遗弃**羽化登仙而去,这个过程叫做‘尸解仙’。”

“葛洪的弟子碧衣蝉发现此物,遂明白这便是前人升仙之后留下的遗物,经年钻研,终于大彻大悟天地之道,认为它包含着天地间最本源的真理。”

“碧衣蝉为其命名为‘天圆地方’,留下‘天地为法,不破不立’八个字,从此创立天地道。”

“真理?”任逸不解,“这东西能包含什么真理?我怎么没感觉出来?”

巽风回头,“其实,你早已在真理之中了。这真理就是……如何修仙!”

啊?任逸内心疯狂震惊,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现在科技都那么发达了,世界都快毁灭了!怎么还有人相信古人那一套啊?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巽风摇了摇头。

“修仙,不过是一种能力的提升。突破**凡胎的瓶颈,进入崭新的未知领域。”

“你觉得,对于末世里苦苦求生的普通人来说,我们这些能力者,算不算某种意义上的‘成仙’?”

嗯……任逸大脑飞快思考,有那么点意思。

“诡异降临后,世界全面受到辐射污染,一时间诞生了许许多多的能力者,几乎占全球所剩人口的三分之一。他们的能力各异,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每人最多只能拥有一种能力!”

巽风斩钉截铁道。

“就比方说你,”她目光凌厉地在任逸身上一扫,“你的能力是愈合,就绝无可能拥有强悍的战斗力!你不可能赤手空拳以少胜多,打起架来跟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所以你被判定不适合走镖!”

任逸被精准戳中了痛处,脸色瞬间涨红。

“但是,”巽风话锋一转,“你这次的任务不是完成得很不错么?你能说说,为什么么?”

任逸沙哑开口:“因为,我凭空多出三种不属于我的能力……”

“对,”巽风点头,“而这三种能力,分别来自我们三个。偃师、巽风、蚩尤旗。”

“是因为‘天圆地方’吗?”任逸皱眉。

巽风点点头:“是的。这就是我所说的,突破。突破个体的束缚,达到共生共享!”

“降临者未知而强大,它们任何一个都可以轻易毁灭半座城。人类弱小如蝼蚁,朝生暮死,不知晦朔。能力也极其有限,还要浪费在互不服从、勾心斗角之中,几千年来庸庸碌碌如一日,才沦落到今日诡异降临、节节败退的局面。”

“人类只有摆脱个体的桎梏,灵魂互为一体,彼此相容绵延不绝,才有可能进入更高的维度。往小处说,只有这样苟活于乱世;往大处说,说不定这是对抗诡异的一线生机。”

“而‘天圆地方’,就是这样一件东西。”

“它可以使所有信众之间心灵相通,共享五感,也能共享能力。”

“而‘天地为法,不破不立’八个字,就是加入其中的口诀。”

任逸已经惊讶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怪不得当初吞噬那怪球时听到了这么一句话,然后莫名其妙就能使用他们的技能了。

这……有点像“面对面建群”啊?

“那,它究竟是什么东西?”任逸疑惑道。

巽风摇了摇头,“是什么,我们也不清楚。但我们一直在享受着它带来的好处。”

任逸挠了挠头:“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落在池口镇,被我捡到啊?”

“那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变故了。”巽风叹了口气。

“‘天圆地方’的运转是需要永恒能量供给的。为了将这种共享维持下去,我们之中总会有一位道众选择牺牲自己,让‘天圆地方’埋藏在他身体里,由他提供能量,直到他再也无法承受,**走向死亡。”

“上一位容纳‘天圆地方’的人,或许是感到自己大限将至吧。他忽然后悔了,选择了叛逃。”

“‘天圆地方’失去了踪迹,我们遍寻无果。你将它容纳之后,我们再次感受到它的存在,才将它重新寻回。”

任逸忽然感觉有些不妙。

“所以,你们今天把我抓来……不会是要我代替那个倒霉鬼,给‘天圆地方’供应能源吧?”

巽风直视他道:“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之所以找到你,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与别人不同,你有天生的愈合能力,为它供给能力伤不到你,你简直就是为此而生!”

“这件事对你绝对有利。”

“当别人的能力只有一种,而你的能力无限时,你就站在了人类的巅峰。”

“我们互相合作,各取所需。难道不是很好吗?”

巽风转身走向远处,“何去何从,自己考虑吧。”

“哈?拿我当冤大头了?”任逸震惊,“我要是不答应呢?大不了你们剖开我拿出那玩意儿,反正我能愈合,死不了。”

他脖子一梗,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无限能力……那我岂不是无敌了?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条件确实很诱人……

但是,这可是事关我的小命啊!我哪能那么轻易就答应?买菜还得讨价还价、反复拉扯、欲擒故纵!张口就答应,那不显得我掉价了?

任逸内心道。

偃师挂在任逸头顶的栏杆上荡着双腿,一时间满屋寂静,没有人说话。

“我们不会拿出来的!我们只会抓住你,然后泡进盐酸里。”

“不仅很痛苦,还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地供给能量哦~”

突然,她的声音准确无误地传进了任逸脑海中。

任逸立刻变了脸色,连退几步,惊恐地仰头看着楼上。

接着,站在他身后的巽风也没有张嘴,但她的声音同样传了进来:“你或许不了解天地道其他人的能力,无奇不有。有人甚至可以给你植入一个意念,让你心甘情愿为我们做事。”

任逸又像见鬼似的倒退几步。

“你俩刚才明明没说话吧!”

“我为什么能听见你们的内心想法?”

任逸喊道,声音在空荡的大厅内回响。

偃师灵巧地翻下栏杆,“因为,你已经加入了群聊哦~”

“真正意义上的共生,指的是人的全部意识,都可以通过与他人共享。包括脑内思想和身体感受。”巽风解释道。

啊?还有这种事?

任逸傻眼。

“那以后你们岂不是随时随地都能监听我?”

“年轻人,心眼还挺多。你也能监听我们啊,大家扯平了。”蚩尤旗双手插兜,在他打烂的地方找了个平坦处坐下。

“行吧……他们这是有备而来,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啊。”任逸叹了口气,“我答应了。”

反正已经这样了,不如试试这个“共享”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天圆地方光芒闪动——现在任逸已经知道了它的名字——球体和方片上密密麻麻的刻字明明灭灭,像呼吸一样此起彼伏地发起光来。

一个陌生的声音蓦然在任逸脑中回荡起来。

坠月:上回不是让我帮你篡位吗,这都多长时间了,工资结一下?@天威降世

天威降世:抱歉刚醒……你们那边现行货币是啥?

富江:换成黄金嘛,到处都通行的。我正好有渠道,私聊,比钱庄和匪帮便宜得多。

一看到“富江”两个字,任逸忍不住想起强人锁男的恐怖经历,瞬间拳头硬了。

富江:……淦,上班就不该摸鱼,脑子自动把卡号和密码发到群里了。麻烦大家忘了吧。

A彩钢瓦厂李已保存您的消息。

富江:???忘了好吗,说好一起修仙呢?

吞天:昵称怎么还没改@A彩钢瓦厂李

坠月:所以,工资……@天威降世

A彩钢瓦厂李:抱歉,做生意的,对数字比较敏感哈哈

A彩钢瓦厂李:怎么改?年纪大了,不会

吞天:我私聊你吧

富江:?到底忘了没有?

坠月:所以工资到底谁给?

……

任逸觉得这还挺新奇的,立马兴奋起来。

他们好像都有ID哈?

我给自己起个什么呢……

确实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任逸点点头,每天累死累活图啥,还不是图人前显帅?要不先看看他们都叫啥吧,重名就尴尬了。

“各位大佬你们好,新人入群请多关照,【狗头】。”

任逸充满期待地、郑重地默念起来。

蚩尤旗看了一眼:“你叫狗头?”

怎么就是狗头了?你这感受能力有问题啊!

吞天:狗头,你好。

这……脑内瞬间传来密密麻麻瞬息万变的思绪,任逸突然意识到一个万分严重的问题。

以后是不是不可以涩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