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白日梦 >  026.礼物

江言:“对于过去的人和事没什么留念。”

这句话算是彻底断了星也的念想,她闭上眼睛主动抬起头吻住江言的唇。

既然没有什么留念她又何必执着于过去,仔细想想反正也是江言主动招惹她的(亦或者是她喝醉了招惹江言的?)不管怎么样,都已经无所谓了,星也唇边缓缓递出一句足以让两人都沉沦的话:“那我们享受现在。”

江言对她身体的了解比她自己都熟稔,以至于他的手不管放在什么位置都能精准的找到星也的开关,不知道过了多久,江言抱着星也走进了浴室。

看着星也身上的红痕,江言压低了声音问她是不是刚刚太暴力了,星也咬着牙忍着浑身酸痛告诉江言没有哪一次他是温柔的,江言恍然大悟,“那下次我温柔点。”

星也靠在浴缸里,轻声问:“浴室里怎么有一束假花。”

江言偏偏头,看向插在洗漱台旁边的那束假花,淡淡道:“你忘记了?”

星也奇怪的问他忘记了什么,江言目光微挑说,这一束假花是星也送给他的。

星也在脑海中翻来覆去的想了很多次,终于想起是之前七夕节的时候她送给江言的礼物。

别的情侣七夕节的时候,女方都是绞尽脑汁给男方送那种对方喜欢的礼物,什么AJ球鞋啦,什么衣服裤子,再不济就是自己亲手制作的一些小东西,星也倒好,本来就穷想着送一束花给江言,去了花店以后发现里面的花都开不了多久,最后索性买了一束五块钱的假花给江言。

没想到江言还把这一束假花放置在了洗漱台上,别说,看起来还真挺好看的。

见星也不说话,江言问:“是不是觉得自己挺离谱?”

星也嘴硬,“不挺好的么?你看,我们俩的感情都没有这一束假花活的久。”

这句话说完星也就后悔了,最近和江言在一起的时候老是肆无忌惮的说话,说完又后悔,真是让她头大,毕竟现在两人的氛围还挺好,就这样打破了岂不是很尴尬。

江言没说话,只是简单的擦拭了一下后就出了浴室上楼了。

星也默默的起身擦干净水珠,看了一眼假花露出自嘲的笑容,有些时候不是没有答案,也许沉默就是答案。

竖日早上,钟梧桐发了信息给她:昨晚怎么解决的,今天我还能正常上班么?

星也回了个OK,钟梧桐又回道:今天七夕节,你打算怎么过?

七夕节?

昨晚江言不是说自己给他送了假花还一脸嫌弃的模样么,要不现在想个比较好的点子重新买一份礼物送给江言?

不过她也不知道江言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要是以前还好,现在江言的品味她一头雾水,擅自行动很有可能踩雷。

要不再送一束真花?

想着就给钟梧桐发了一条消息:找个廉价的花店,我想去买一束花。

钟梧桐:送给男朋友?还是给祁原啊?

江言无语的回复:送给我自己,行不行,一会儿下班就带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