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如戏全靠演技 >  第19章 混乱

说来,冯芷榕可是真心忘了前些天周有韶说要带她出门的事情,所以前一日也忘记了时间、直央着久别的大哥冯叙辉与自己说外头的故事而晚睡,直到隔日也想顺理成章地赖床时,却是被百则捉了起来和白娅一起替她梳头、打扮。

那可累坏了她这位未满十岁的孩子!

冯芷榕几乎是任由两位丫鬟替她擦脸、打扮,一面还在哈欠连连的状况下踏出自己的房门,一身懒散的气息更甚平常。

白娅虽然看着自家小姐这般想笑,但还是忍住了笑意,不断提醒冯芷榕得打起精神、省得又捱上一顿念。

这回前往外城烧香礼佛还带上了冯叙辉、王淳芊夫妻二人,算是对每趟冯叙辉出门行商平安的祈求还愿。

由于还要带着丫鬟与还愿的供品,周有韶本想命人赶三辆马车出来,这样四人再加上丫鬟们与所载的供品箱子才能有足够的空间乘坐与摆放,但冯叙辉却说道自己总是远游在外,想尽点孝心,便是要与淳芊和周有韶、冯芷榕四人共乘一辆,另一辆装载供品的车辆则让周有韶与冯芷榕身旁较为年长的丫鬟云璧与百则照顾,至于其他近侍丫鬟则都给留在府里头、没跟出来。

两辆挂有”冯”字牌子的马车便这么徐徐地上路,一路上四人有说有笑,好不快乐。

今日不是什么大日子,但或许是因为银甲军归师的关系,京城内显得比往常热闹了许多。

虽然银甲军军营依然驻在郊外,但据说京城周遭鼻子灵敏的商贾们早是盘算着要将粮食、衣物等货物都卖给银甲军的五万精锐,因此城内、城外来往的人便多了起来。

因为来往的人变多了,要通过门吏检查的时间也就拉长许多,虽然等候的时间较久,但一家四口人在马车里面聊天、也不觉得不耐。

只是等到冯家两辆马车临到城下之时,却听得前方似有吵闹声。

本来车内的众人是不太在意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偶尔也会有,但却听着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还传来马匹不安嘶鸣的声音,便惹得冯叙辉皱起眉来:“娘,在城门这般闹腾的人虽然天下都有,但这里是京师、怎还有人敢闹事?”

周有韶摇了摇头,道:“娘也是每个月才出城两次,怎么会知道这些?”

倒是常常往外跑帮忙冯叙辉打理铺子的王淳芊道:“我想着也奇怪,平日若是有闹事的,若三两句话说着要拖去好好审审,该闭嘴的也就闭上了,怎么会今日还闹腾得这么厉害?”

坐在靠外头的冯叙辉掀开门帘,问了车夫道:“前头是怎么了?”

车夫无奈地指着前方道:“是永平侯府的车驾,恰巧与保定侯府的车驾冲撞了,两方正在理论呢!”

冯叙辉皱眉道:“就在这城门口?”

车夫叹了口气,道:“大少爷,这两位侯爷府上的车驾一人要进、一人要出,却不晓得为什么马匹受了惊吓、因此磕碰到了,双方正谁也不让谁呢!”

“堂堂侯爷,竟是如此……”冯叙辉摇了摇头,道:“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理清。”

车夫回头看看后头的队列,亦是越排越长,甚至连一旁的百姓也不顾前方侯府车驾身分地位、开始责怪起来。车夫眼看前头的事情或许还有好一阵子才会解决,便道:“大少爷有所不知,这前头马车内坐着的可不是两位侯爷,他们方才吵闹得声音可大!说是永平侯嫡子要回城、保定侯的嫡女要出城呢!两边的丫鬟们就这样骂了起来,真不知道是什么规矩!”

冯芷榕这时趁机偷看外头,总觉得外头剑拔弩张、情况不妙,便拉了拉周有韶的衣角,道:“娘,现下这样是不是不好出城?”

周有韶想着冯芷榕或许害怕了,便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道:“不怕,我们再等等。”说着,又对着半个身子都在马车外的冯叙辉说了同样的话。

只见冯叙辉坐回了马车,问道:“这两位侯爷府上可是有过节?不过是个小冲突罢了,还能占着门口谁也不让谁?”

王淳芊苦笑道:“你长年在外头行商可不曾听说,半年前本来两位侯爷府是要结亲戚的,便是这永平侯的嫡幼子和保定侯的嫡女,但却听人说在请媒人下聘的时候不知道出了些什么差池,原本好好的两座侯爷府竟是撕破了脸,眼下梁子结得可深!”

冯叙辉讶道:“本是要结两姓之好,难不成是聘礼不满意?”冯叙辉这么想也不无道理,毕竟两家结亲,因为聘礼、嫁妆的问题而让两家子反目的事情也是有的。

周有韶把话茬儿接了过来:“谁知道事情究竟如何?毕竟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关起门来各自赌气、也没人能问出些什么,就连两家侯府上下口风都紧得很。”

冯叙辉虽好奇,却也没好奇到定要将真相问个水落石出的程度,便只是点了点头,道了声:“也难怪今日如此。”便不再接话。

四个人又是聊了几句,便听得外头的吵闹声更剧,还有人跑步掠过马车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阵打闹声发出。冯叙辉这时也皱起眉道:“娘,今日时机或是不好,我们改日再出城可好?”

周有韶拿不定主意,又伸出手掀开门帘,看着不远的前方不少士兵们皆从旁跑了出来,又看着似乎是两方侯府的家丁各执棍棒对垒、又有人已是倒在地上,便也皱了眉头想要说话,却看到那再度触发的械斗惊扰了彼此的马车!

冯叙辉一眼看向外头,这下心中可是暗叫不好──

冯府的马车本来就仅仅离事发之处约莫一辆马车的距离,那方有人执起的棍棒被打飞,便是直接甩道了冯府马车的马脚上,惹得平日温驯的马受了惊吓、也开始横冲乱撞起来!

马夫努力地控制车驾,尽可能避免伤人,一面喊道:“让让!惊马了!快让开!”一面使尽看家本领要将车辆停下。

而前方两辆侯府的拉车马匹见状亦是同时发作,这会儿东碰西撞,更是一片混乱!

在车内的周有韶等四人吓得简直要叫不出声,冯叙辉和王淳芊二人本下意识地想要护住母亲和幼妹,却因为马匹受惊过度乱闯乱撞而连自己也快支持不住,而此时一个不小心,年幼矮小的冯芷榕在三位成人的眼前便这么被硬生生地甩出车外──

“芷榕!””小妹!”

冯芷榕在马车本来便撞得身子疼,后来又是头昏眼花,自也顾不及抓住马车窗棂,而那方一个不小心,周有韶本来紧握住冯芷榕的手便是硬生生地被突如其来的力道甩开,冯芷榕这才飞了出去。

──完蛋了!

冯芷榕倒是还不怕自己飞出去,但看得自己飞出马车的那瞬间,由于注意力过度集中的缘故,周遭的世界彷佛慢了下来。

她只知道自己被甩出马车后要好好地着地,也要尽可能躲远远的避免被马匹踩踏,但时间还是太快,她还没来得及思考、也没来得及伸出手护好自己的头部,便是一阵巨大的疼痛爬上身体!──

“──”

冯芷榕向一旁滚了好几圈,浑身都是伤口!她疼得想大叫、却叫不出声来。当她想要爬起来时,却又看见眼前保定侯府的马匹早已脱了缰要朝自己踩踏过来,她虽然反应灵敏、赶忙要往一旁逃跑,但那受惊的马匹也着实迅速,在冯芷榕还未能来得及迈步时便向她冲撞过来!──

周遭此起彼落的惊叫声,却也没人敢靠近。

而肇事的那两批侯府家丁自也是没发现这方的事情,只是自顾自地对着彼此叫骂。

在冯芷榕的脑子还没来得及构筑出任何词汇前,只听得后方一阵马蹄飞扬,数名骑兵呼啸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