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怨种沙雕和她的大腿仙君 >  第十三章 三寸不烂之舌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此等无私奉献精神,桃夭天生缺失。

昆仑诸多事,本就是始自她的那些情书,作为诸多事的绝对功臣,哪有把将熟的桃子拱手让人的道理?

“四位师兄,我才上昆仑,修为浅薄到近乎无,昆仑山上随便一头猪都能把我灭个十次八次。可我虽然弱,但我有雄心壮志。

我没上昆仑前,就听家里人说,景之上仙是人间最接近神的修者,如果能得他点拨,就算我资质再差,也能有所精进。”

一旁的岑夫子,欣慰点头:“小道友求学若渴,当真好学。”

“不敢,不敢。”

“丹丘,小道友的这个建议如果能成,定然能叫昆仑焕然一新,我以为给她一个奖赏,也未尝不可。”

四师兄抬手:“岑夫子,我觉得不妥。”

“子渺觉得哪里不妥?”

“夫子,若景之上仙能同意,昆仑上下必定斗争激烈,所有人都要经历一场或者无数场的比试才能走到决赛,凭什么桃师妹可以免试入决赛?”

哼,就凭她敢亵渎上仙!

桃夭朝四师兄甜甜一笑:“四师兄。”

“桃师妹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我只是想问四师兄一句话。”

“什么?”

“四师兄是怕我一个修为未入门的小弟子吗?”

四师兄怒目:“什么?”

“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我敢说昆仑上下,独我一人免试入决赛,无人会有异议,因为我实在太弱,便是进了决赛,也是逃不出被人一脚踹飞的结果。

若四位师兄有所顾虑,不妨广而告之,就说择一人去销恨山交由景之上仙亲自教导,乃我的主意,师兄们因此赏我免试入决赛,你看会不会有人反对?”

“……”

无人说话。

“啧啧,看来偌大的昆仑仙者,还真是怕我一个乳臭未干的人家少女,也不知叫人间修者知道了,作何感想?”

杀气立起,荼蘼殿的一杆椅凳,尽数被碾成粉末。

桃夭吓得立刻揪住岑夫子:“夫子,师兄们欺负人!”

岑夫子睨大师兄:“丹丘。”

“是,夫子。”

“送小道友入决赛,乃是因为她一心为昆仑,此心难道不值得奖赏?我以为昆仑就该赏,好叫山中弟子知道,昆仑赏罚分明。

正如小道友所言,她入决赛不过是重在参与,总不能真夺了冠?要真发生这种绝不可能发生的事,那对昆仑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有岑夫子作保,美人争夺赛……啊,不对,是擂台争夺赛不日将启。

是夜,桃夭开心地在她的天台格子间跳舞,正当她舞得陶醉,突然,玲珑镜一闪,吓得桃夭再次裹住被子,缩到角落。

“小妖?”

“是,山主大人。”

“本山主怎么又看不见你的人?”

“呃……回山主大人,我才查明,山主大人要的妖丹,全在景之上仙居住的销恨山,为了潜入销恨山,我刚被修仙者打了。”

“快,让本山主看看你的伤势。”

“山主大人,其实我身上没有伤。”

“嗯?”

“我就是被人扒光了毛。”

“哈哈……”

“……”为了活下去,她容易吗?

笑够了的山主假模假样地叹气:“本以为只凡人可恶,没想到昆仑仙境的修仙者更可恶,只因为我们妖太弱,便要被他们欺辱吗?天理何在?!”

作为被欺负的她,是不是该哭一场,应一应景?

桃夭痛哭:“呜呜呜……”

“小妖,你别难过,你为本山主作出的牺牲,本山主都会一一记在心里,等本山主成了大妖,必定替你讨回公道。”

“谢山主大人。”

“只是……如果妖丹被藏在销恨山,那就有些麻烦。”

“为什么?”

山主怒骂:“你是猪吗?”

“……”将来,但有可能,她一定要给山主找一颗猪的妖丹!

“小妖,本山主曾告诉过你,凡人之所以敢嚣张跋扈,是因为有昆仑仙境护着,可昆仑之所以强大,却是因为有一个景之上仙!一千年前,不周山未断,神仙还在祁夜大陆行走时,景之上仙曾斩杀过神仙。”

“诶?”

“小妖,本山主告诉你,景之上仙端得冷酷,不仅斩杀过神仙,也斩杀过大妖,咱们妖界之所以成了如今的模样,大半是拜他景之上仙所赐。”

怎么……可能?

兮辰明明是个好温柔好温柔的美人,一定是山鸡小肚鸡肠,心里嫉妒,故而无底线地诋毁兮辰。

早晚有一天,她会拔了山鸡的舌头,看它还能不能胡说八道!

“小夭?”

“是,山主大人。”

“你莫不是怕了,想要逃?”

“小妖誓死效忠山主大人。”

“真的?”

真个鬼!

“山主大人,我虽然修为平平,但我有觉悟。我知道,咱们幽都若想扬眉吐气抬头作妖,那就得叫那些万恶的凡人知道厉害。所以,为了妖族的明天,为了山主的霸业,我桃夭区区贱命不足挂齿。”

山主满面感动:“桃夭,你是一只好妖,本山主回去就把你的奉献精神好好说给妖族的孩儿们听,让他们以你为镜。”

“呵……”这话是说,她将成为妖族的洗脑包吗?

“小妖,你今晚好好养伤,养好了明天再接再厉。”

明天……谁家脱了毛的鸟,一个晚上能长回来的?要有这等神迹,人类哪里还有秃头的烦恼?

“小妖?”

“多谢山主大人关心。”

“小妖,既你知道了妖丹在销恨山,那趁着今夜养伤,好好想一想,怎么才能混到山上,毕竟我妖一族已韬光养晦太久,本山主和一众小妖都等得不耐烦了。”

她真想给山主上上课,叫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笼络人心!桃夭暗叹,谁叫她是真弱呢,也只能叫山主随便揉搓了。

“山主大人,你放心,不日我便能去得销恨山,为山主盗得妖丹。”

“哦?”

“是这样的,景之上仙动了凡心,昆仑有意选一个女弟子上销恨山,陪伴上仙,我打算跟着那个女弟子,混进销恨山。”

“啊呸——”山主骂,“好一个**熏心的景之上仙,好一个助纣为虐的昆仑仙境!”

“……”对山主来说,陪伴两个字,大概是约等于三陪吧?

“小妖,销恨山是景之上仙的地盘,你要真能上去,本山主就不能时常和你联系,以免害你暴露身份,丢了小命。”

被褥下,桃夭轻轻眨眼。要能暂时摆脱山主,那她得赶紧上销恨山。

“山主大人真是一个爱护属下的好山主。”

“哈哈哈……”山主笑,笑着笑着又冷了脸,“只是,本山主担心,你若得不到本山主的督促,恐有所怠慢,所以本山主想了想,还是应该隔三差五地提醒你,你说好不好?”

“……”好个鸟!

“小妖,如今你是本山主最倚仗的心腹,本山主如何都舍不得看你死。本山主的提醒,不过是本山主对你爱得深沉,当你痛得浑身打滚时,便是本山主在思念你。”

“……”原来,不要脸也是山主的美德。

“好了,本山主走了。”

玲珑镜已恢复如初,桃夭掀开被褥,满脑子都是山主的爱。

突然,房里响起一个声音:“景之上仙动了凡心?”

桃夭猛地转身:“兮辰?”

景之上仙提着一盏灯,灯上画着两颗桃红色的小心心,心的一头写着“夭夭”,心的另一头写着“辰辰”。

绯红瞬间染红桃夭的脸。

写情书这桩事吧,背着正主写的时候,再羞涩的人,什么恶心人的话都能张口就来,可再大胆的人,若是见了正主,都得打哆嗦。

“兮……辰……你,你怎么来了?”

“这是你写得?”

她现在说不是她,还来不来得及?

“你的字写得不差,但下次别写了。”

“……你不喜欢?”

兮辰摇摇头,语重心长道:“桃夭,你的体内有妖丹作祟,修道是唯一自救之法。如果你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升修为,压制妖丹,那么你很快会被吞噬。你想被吞噬吗?”

桃夭飞快摇头。

“那便好好修行。”

“兮辰,我真的特别愿意好好修行。”

骗人的。

但没办法,谁叫美人是个正经人,她还没有攻下美人,那就只能投其所好,免得惹了美人烦,以后不好接近。

“想要在修行这条路上走得足够远,你首先要做的是放下。”

放下?她手里啥也没拿。

“兮辰,我手里没东西。”

景之上仙轻叹,随即将手里的灯放在一侧的小桌上:“我说得是这个,桃夭,大道无情。”

“不对。”

“哪里不对?”

自然不对。大道要是无情,她还怎么和美人生情?所以,便是大道该无情,她也得把大道说成是有情!

“兮辰,虽然你是上仙,修为比我深厚几千几万倍,但你就是错了。神从来不是无情的,真正的神明应该做到大爱无疆。”

景之上仙眸色一变,变得深沉,这骤然多出了的一抹深沉,桃夭看不懂。

但她不能退缩。

“神明当然应该是大爱无疆,心系六界的大慈悲者,否则,又怎么配成为叫人向往的至高存在呢?”

“也许吧……”

桃夭上前半步,轻轻仰面,眼中升腾起星星,用一双如同小狗祈怜般地可怜眼神深情地注视着景之上仙:“兮辰,你看,神应该心系三界,大爱万物,而你又是昆仑上仙,无限接近神的存在,那么你是不是也应该心系三界,大爱万物?”

“嗯。”

“那我算不算三界万物?”

“自然是。”

“那兮辰是不是该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