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总监大人的追妻之路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学会面对现实

许悠悠撸胳膊挽袖子,空寂的房子里充满了人间烟火的气息。先是拧开水龙头放水,接着是洗抹布,继而是全屋的大清扫。摩擦声,清洗声,碰撞物体的交响声,撞到头磕到脚的呐喊声,杂乱的声音,浓浓的闺蜜情。昱菡就那样手捧着奶茶听着耳边的吵杂,心情竟然好了许多。

“你想吃什么?我买了你爱吃的牛肉,还有小菜,一会儿我准备给你做个红烧牛肉面。这可是我的处女座哦,你算是有福了,我这做得可比你那个红烧牛肉方便面有诚意多了。你这个家伙就是爱偷懒,以前你总是说给我做红烧牛肉面,可每次都是红烧牛肉方便面……”悠悠的唠叨根本不比韦女士差,可在昱菡听来,那简直就是悦音缭绕。

昱菡家的厨房高级带着未曾使用过的冷清,只在许悠悠踏进厨房的那一刹那,就上演了锅碗瓢盆变奏曲!伴随着“哎呀”一声的惨叫,昱菡听到了肉入锅的兹拉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嘴角儿已经挂笑的昱菡微微侧头,悠悠那个家伙正举着锅盖当盾牌像一锅牛肉靠近……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很幸运,昱菡遇到了悠悠!你想做的事情她鼎立支持你,你受了委屈她为你该出手时就出手,你无聊想要找人聊天时,她是你最最喜欢的那个开心果,你郁闷委屈想要找个人倾诉的时候她是你最最忠诚的垃圾桶。

一番手忙脚乱之后,两碗热气腾腾的纯手工打造的牛肉面端上了餐桌,带着人家的烟火气和一个朋友所有的关心和呵护。

“小姐,来,起驾,我们吃饭了。”悠悠面带笑容温婉地犹如自己的老妈妈,可却没有妈妈的唠叨,完全是知心朋友的关心。

很多时候,人们总喜欢和朋友倾诉自己的烦恼,不是因为朋友能为你答疑解惑,只是因为朋友少了那么一些些唠叨和指责。

“我可以不吃吗?”悠悠皱着眉头,因为躺的时间太久了,刚刚起来的昱菡有些头重脚轻,一个不留神悠悠早已将她扶稳。

“小姐,你可轻着点儿。我这可不是一般的牛肉面,这是大力恢复完。知道我现在为什么这么容光焕发吗?”昱菡蹙着眉头看着悠悠在那儿自导自演地说着单口相声。“也是因为吃了这个?”

“那倒也没有那么神奇啊……“悠悠羞赧一笑,“怎么说也是我的一点心意,小姐你就给点儿面子的嘛。”

心意虽小,但诚意满满。没有胃口,这是真的。可看着那热气腾腾的面,你又不忍心拒绝。

“那我就勉强给你点儿面子……”虽然满脸毫无血色,虽然满脸疲倦没有一点儿精神,可昱菡还是扯着嘴角儿给悠悠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那是这么几天以来,昱菡少有的几次微笑,而只有这次,是她真真正正发自内心想要笑的。

“我就知道你最棒。”只听到昱菡想吃,悠悠就乐得像个孩子,完全不顾手背上被热油烫起来的水泡。

“你做得比我的真诚,而且好吃。”昱菡低头吃了一口,味道很是一般。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许大厨出马,一个……”一口面噎在口中还没下去,悠悠脸上得意的神色就已经消失,她讪讪地看着昱菡为难道,“要不然,我们还来你的红烧牛肉方便面?”

“要吃你吃,我可舍不得这个货真价实的牛肉面。”昱菡吞了满满一大口,脸上还是那意犹未尽的表情。

许多时候,很多关心问候不必挂在嘴上,只那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足以叫人感受到你的真心。

食不言寝不语,虽然也是没什么话题可以敞开心扉,一顿饭下来,昱菡满满一大碗的牛肉面吃得是连一滴汤都没有剩下。如果不是此刻看着自己已经空荡荡的大碗,昱菡真的无法相信自己能将这味道不佳牛肉还老的面吃得精光!

“真是难为你了。”虽说昱菡能吃是件好事,可悠悠的表情明显地是尴尬外加难堪。

“说什么呢?这是我这几天来吃得最饱得一餐了。”昱菡抹了抹嘴儿,一个饱嗝儿差点儿没漾出半碗面来。

“多谢小姐的夸奖,这也是我有生以来得到的最高的鼓励和奖赏了。”悠悠将两个人的碗收下拿到厨房清洗,当最后一滴脏水被擦拭干净,随即一通狂野的刀工,一盘凌乱不堪的饭后水果端了上来。

“吃点儿水果消消食。”一根牙签上扎了一块儿苹果递到了昱菡的嘴边儿。

“你还真像我妈。”昱菡只是张了张嘴,苹果就落进了口中。酸中带甜,甜中透酸。

“我要是阿姨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也会心疼死的,丫头,你瘦了好多了。”悠悠捋了捋散落在昱菡耳边的几缕碎发将它们别在了耳后。

“你这是在嫉妒我吗?”昱菡顽皮一笑,脸上的光芒转瞬即逝。曾经那么多次吵吵闹闹要减肥,没想到一失恋,眼眶塌了,两腮陷了,就连游泳圈都消失不见了。就这身材,少个十来斤应该再正常不过了。只不过,憔悴了十岁,估计也是有可能的了。

“岂止是嫉妒?我还羡慕呢?”悠悠摘下了围裙,想也不想地就挤进了昱菡的懒人沙发。

落日的余辉拼尽全力播撒着她金色的光芒,照在两张年轻却有几分迷茫的脸上。

“这儿的风景真美。”悠悠将肩膀借给了昱菡,她托着腮看着落日的余辉,眼里有光,脸上有笑,身边还有自己的好朋友。

“夕阳虽然好,只是近黄昏,再美,又能怎样?”昱菡歪着头数着眼前晃过的金线,一道两道三道,道道都落进了尘埃,淹没在了暗影中。

“几天每见你,怎么?改学哲学了?”悠悠捏了捏昱菡的脸蛋儿,瘦了,的的确确的。

“哲学没学会,学会了面对现实,学会了甘拜下风,也领会了什么叫做父爱如山,母爱泛滥……”悠悠没提,昱菡自己倒是先开口了。

“还挺会用词的……其实你也应该理解叔叔阿姨……”悠悠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昱菡,就像她自己都无法正视自己对韦昱灿的感情。

许悠悠喜欢韦昱灿,这几乎是全天下人都公知的事情,可韦昱灿一个含含糊糊,悠悠自己就缺少了表白的勇气和信心。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在悠悠的心里,他们之间并不单纯是一层纱那么简单,他们之间还隔着门第,隔着家世,隔着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逾越的鸿沟。就算黎家不在乎,可她自己都无法逾越自己内心的那道坎儿。

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悠悠真的很能理解陆骁。可这种理解,她不能拿到桌面上说,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接受。

“不要给他们当说客!小心你做不成我的朋友。”昱菡一个狠狠的白眼儿过去,悠悠笑了。是无可奈何,也是奈何不得!

“我从来不是谁的说客,昱菡,真的,我只想你不要这么难过……”

这句话,如果换做别人去说,昱菡一定觉得这个人虚伪得很。可这个人是悠悠,昱菡完全相信,她说得就是真心话,毫不掺假!

“干嘛这么煽情?你这个家伙!明明知道……”一个没忍住,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只不过这次没有决堤,很快就被处理得干干净净。

“我知道不知道都不重要,昱菡,关键是你要知道,很多事情,尤其是感情,涉及到谈婚论嫁的感情,真的不是你情我愿这么简单……”

是啊,是不简单。它不单纯和两个人是不是看对了眼儿有关,是不是产生了共同的话题,是不是拥有了共同的兴趣爱好甚至是游戏偏好,还要看看八字合不合,命理克不克,家里人同意不同意,家庭背景搭调不搭调……

可现在的昱菡就是想要这样的简单,简简单单的人,简简单单的感情,简简单单的日子,简简单单的幸福……难道,这也很过分吗?

“其实我从前挺看不起在感情中拿得起放不下的人的,现在,好像我的大话说过头了,老天爷要来惩罚我了。我,变成了我曾经瞧不起的人的样子。”昱菡将头靠在悠悠的肩膀上,虽然内心仍旧有痛,可这样靠着,好像真的不那么疼了。

“你这个丫头就是死心眼儿,何苦自己为难自己?”

“悠悠,你说我们是不是命理缺男朋友?”一句话,悠悠被逗笑了,“还命里缺男朋友?难为你还能开出这样的玩笑?”

“那为什么我们在感情上面就这么的崎岖坎坷?还是沾上了我们黎家的孩子,都会坎坷?我姓黎,而你,喜欢姓黎的。”昱菡侧目看着悠悠,那个女孩子眼里的光骤然熄灭。

“谁能说得清楚呢?”许悠悠的心里一酸,或许昱菡说得也是对的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的头已经靠在了一处,身子相互依偎在了一起。既然不能在情感问题上出谋划策,那就在一起舔舐伤口,一起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一起看这夕阳西下,一起看那万家灯火,一起看倦鸟归巢,一起看日出日落。

这或许也不错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