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魔祖罗睺:我在地星垂钓洪荒 >  第五章 异境

“滴滴滴……”

华夏神话研究院,警报声再次响起。

未曾歇息的杨枍带着十六、高觉等人出现,大屏幕上显示的是五台山的所在,可在画面之中,五台山已经消失了,只有一片漆黑。

“异境……”

杨枍等人尽皆面色一沉,那漆黑的景象他们早已经熟知,是异境出现了。

异境,也就是异次元空间,不知存在于何处,自从神话时代降临,古老的道家、佛家道场胜地接连出现诡异的场景,似乎是异次元空间连接到了现实。

在异境之中,似乎是另一个世界,有各种神秘诡异的景象,存在着恐怖未知的危险,也会有一些机缘。

每次异境出现,研究院都会派人进入其中,几乎每次都会有人牺牲,而更多的人,至今仍旧在异境之中,不知生死。

高觉看着屏幕,开口说道:“院长,应该是他们所说的那虚空大阵激发了五台山中古老的能量,这才导致异境的出现。”

“这对我们来说,未必是件坏事,五台山从前乃是佛教圣地,有着诸多古老的传说,想必异境不会简单,若是那些人都死在其中,或者被困在其中,倒是会给我们更多的时间。”

杨枍摇头,并不觉得这是件好事,最近华夏各地的异常越来越频繁,研究院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应对了。

这些界外来客,是一股新的力量,其中不少人都可以利用,若是都折在异境之中,倒是可惜了。

“通知法海,让他接触下山的那些人,人手不够就再派人过去,告诉他,让他收起神棍那一套,能接触交好的就接触交好,不行也不要得罪了,先观察一阵再说。”

“时刻监控五台山异境,有任何人出现或者任何异常出现,及时报给我!”

……

而在五台山上,罗希象众人的眼中,天并不是黑的,而是瞬间天光大亮,有无量七彩神光冲天。

本在峰顶的众人,却突然出现在了别处,一面云雾渺渺,一面是座通天险峰庄严宝刹。

在众人面前,便是不知多少层的白玉台阶,直上峰顶。

山间有数座恢弘殿宇,尽头是座乳白宝塔,七彩神光便是自宝塔中散发出来。

“这是什么地方?”

“灵气浓郁,佛光宝刹,我们似乎出现在了一处佛门洞天中!”

“地星上不是道则不存吗,怎么会有这种地方?”

“毕竟是我人族祖星,有些许神异倒也正常,只是,我们要不要登上宝刹看一看?”

“有没有佛家弟子,先上去看看?”

……

众人惊疑过后,都将目光投向那白玉台阶,却无一人敢上前。

罗希象扭头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其他山峰的人,张太陵站在他身旁,锤子不离手,也是四下张望,没有上前的意思。

如此过了片刻,人群中走出一人,当先登上了那白玉台阶,众人一看,是之前受伤的王满。

王满拾阶而上,众人就见有点点佛光洒落到王满身上,待其走进第一座殿宇,浑身已经被佛光笼罩。

王满身影消失,那殿宇之中忽然响起梵音,好似有人在诵念经文,也好似是有大能讲道,落入众人耳中不过是三两个音节字符,但却都觉得十分玄妙。

“这定是有佛门高手在传道讲经,到了这地星上,若是能修行的话,便是改修佛道也无妨!”

有人大喜,后悔没有第一个踏上白玉台阶,此时快步走上去。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片刻之间,便有数十人踏上了台阶,有不少已经踏入了第一座殿宇。

而那王满的身影,已经从第一座殿宇走出,走向了第二座殿宇。

“看来并没有危险!”

不少人彻底心动,纷纷走上了白玉台阶,转眼间就只剩下了寥寥几人。

罗希象看向张太陵:“老张,你不上去?”

张太陵瞅着罗希象:“你怎么不上去?”

罗希象:“我准备等他们下来了再上去!”

张太陵:“我和你一起!”

罗希象:“……”

老张看着是个莽汉,怎么这么小心谨慎?

罗希象心中不解,但对张太陵的心性十分佩服,为人谨慎,又能经受住诱惑,这种人在修仙界或许不是强者,但肯定活的比较长!

他自己都有冲上去的**,相比于张太陵,他更需要功法,张太陵肯定修行了张家秘传法门,而他,修炼的只是罗家的基础功法六爻剑!

白玉台阶,王满踏入了第二座殿宇,罗希象感觉耳边的声音响亮清晰了许多,已经可以听到几句完整的经文。

他听不懂经文是什么意思,但却觉得十分玄妙,好似大道至理,让他醍醐灌顶,感觉修行之路毫无阻碍,一片坦途。

“果然是佛门高僧在讲道,可惜讲的是佛法,若是道法,只怕于我大有益处,可即便如此,我的修为也更加巩固了!”

罗希象眼眸阴亮,凝神细听,看了看那白玉石阶,有种强烈的冲上去的**和冲动。

他瞅一眼身旁的张太陵,发现老张脸上也有几分意动。

二人眼神交流:上不上?

你先上!

你先上!

……

二人争执不下,身旁剩下的几人已经冲上了台阶。

当王满踏入最后的乳白佛塔之中,那讲道之音已经不止在耳边响起,而是浮现在脑海、心底。

罗希象眼眸闪烁金光,抬头仰望,只见那佛塔显化出一尊巨大的佛陀身影,顶结八髻,一手持慧剑,一手捏说法印,满目慈悲。

罗希象心中顿时升起膜拜之意,面露虔诚,缓步向着白玉台阶走去。

身旁的张太陵几乎和他同步,一样的虔诚。

罗希象只觉心中生佛,佛法无边,那道道佛音直通大道,若修行之,必定能脱离地星桎梏,重返祖域,守护妹妹。

他心中欢喜,脚步加快,但脑海忽然又出现幻觉,天地昏暗,万物凋零,魔气滚滚,席卷诸天,那心中的佛法佛音顷刻间化作狰狞厉鬼,让他面露挣扎,停住脚步。

他怀中的契据古卷在此时舒展开来,一枚钓钩带着细细的钓线飞出,转瞬间便落入虚空,出现在佛塔上空。

钓钩从那佛陀身影额头穿过,猛然一提,那佛陀面孔登时扭曲起来,讲道之音瞬间消失,变成了一声呜叫。

叫声消失,那巨大的佛陀身影也随即消失,钓钩之上挂着一缕漆黑的气流,回到了罗希象怀中。

正要踏上白玉石阶的罗希象和张太陵陡然止步,眉头紧锁,面色愠怒。

那道音正听到玄妙之处,却忽然消失了,实在是难受至极!

就好似马上进入**了,却忽然间太监了,那种感觉,自己意会!

罗希象摇摇头,驱散脑海幻境,总觉得幻境和佛法佛音有些不对付。

耳边响起张太陵的嚎叫:“艹!那声音有问题!”

罗希象也反应过来,但也有疑惑,那声音怎么突然消失了?

念头一起,就觉心口一热,脑海中莫名多了些东西,他暗自嘀咕:“魔佛幻身?什么玩意?哪冒出来的?”

罗希象惊诧不已,发现自己突然掌握了一门特殊的神通,叫做“魔佛幻身”,似乎威能不凡。

“难道是我刚刚悟到的?我的悟性那么好吗?”

“不对,那声音有问题,我悟性好也不该悟出神通来,应该是其他原因!”

他脑海思绪转动想不出究竟,看向身旁的张太陵,道:“老张,你踩上台阶了!”

“什么?”

张太陵惊叫一声,低头一看,自己的一只脚果然已经落到了台阶上,让他忙退了几步。

又道:“那声音有问题,我被迷惑了,上去的那些人,怕是要遭殃!”

他话音刚落,就听那白玉台阶和殿宇中的众人惊叫,随即就见殿宇坍塌,那无量佛光消失,天地忽然变得昏暗阴沉。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破落的庙宇,庙宇数座大殿早已坍塌,地上有破碎的石狮石龙。

之前在台阶和殿宇中的众人,散落在破庙各处,一个个绽放或浓或淡的金色佛光,茫然四顾。

那最上方的王满,满面怒容,眼眸之中发出金色的光辉,从众人身上扫过,很快锁定罗希象和张太陵。

“是你们两个做的?”王满纵身一跃,凌空而立,双目死死地盯着罗希象二人,“只有你们没有踏上石阶,定是你们坏了我的机缘,给我拿命偿还吧!”

罗希象就见王满祭出一柄宝剑,宝剑弥漫着金色佛光,直刺而来。

佛剑刺破虚空,罗希象凝神拔出自己的短剑,身旁的张太陵则暴喝一声:“艹!狗屁的机缘!”

随即,手中锤子飞出,和佛剑轰然碰撞,气流激荡,吹得罗希象衣衫猎猎。

老张这锤子果然厉害!

罗希象看的清清楚楚,张太陵没有诓他,那锤子不凡,瞬间将那佛剑砸飞,佛光黯淡。

张太陵大笑:“就这?还想要我们的命?你脑子进水了吧!”

罗希象松了口气,站在张太陵身边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王满面色难看,发出冷笑:“无知的东西!”

只见其双手张开,捏出一道手印,那所有踏上白玉台阶的众人身上顿时浮现道道气息,朝着王满身上汇聚。

就连只踩了一脚的张太陵,也未能幸免。

罗希象退后了几步,有几分后怕,那些人身上飞出的气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精气神。

那王满不知道在那些殿宇和佛塔中得到了什么,竟想要吞噬所有人的精气神!

他看向张太陵,沉声道:“老张,还能动手吗?”

张太陵身上气息浮动,怒骂一声道:“该死的,我只不过就踏上一只脚,现在体内也是精气神涌动,几乎不受控制,想动手怕是不行了!兄弟,靠你了!”

靠我?

我靠谁?

罗希象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短剑,这利器怕是靠不住!

王满凌空而立,眼中的金光变成黑漆漆的幽光。

阴冷、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罗希象看得皱眉,那距离王满较近的几人眨眼间已经成了枯骨,再这样下去,片刻之后,这些人都会被王满吞噬。

“老张,有恢复元气的丹药吗?”

“你要做什么?”

“救你!”

张太陵摸出一个小瓷瓶,恋恋不舍的递过来:“补气丹,我只有这么多!”

还真有!罗希象眼眸一亮,一把接来,打开一看,只有三枚,少的可怜,但应该也够了!

他看着一脸肉疼的张太陵道:“别心疼,这还有一二百人呢,我若是杀了王满,你就提锤去要救命钱,要到了我们三七分成,我七你三!”

张太陵大眼圆睁,道:“你小子够狠!不过,三成太少了,我要五成!”

“还你!”

罗希象将瓷瓶扔给张太陵,张太陵连忙又递给他,道:“好好好,我三就我三,你快出手!”

罗希象取出一枚丹药放入口中,又将剩下的揣进怀中,收起手中短刃,纵身朝着王满冲去。

“让我看看这魔佛幻身威力如何!”

他心念一动,体内所有的元气疯狂消耗,吓得他赶紧将口中补气丹咽下。

只觉体内凭空涌现出无穷的力量,而后身躯暴涨,眨眼间便高达六丈,脚步迈出,轰隆作响。

“好强大的力量!好像是传说中的法天象地神通!”

罗希象一握拳,感觉能一拳将一座小山打成粉末,小小王满,还不是一拳的事?

他大喝一声,声如雷霆,震得山摇地动,手捏法印的王满怒叫一声,张口露出两颗尖牙,扑咬过来!

“什么玩意?”

罗希象挥动巨掌一拍,将王满拍落,地面山石上瞬间出现了一个人形深坑,但王满未死,挣扎起身,幽幽的眼眸闪动,转身要逃。

“妖孽,死来!”

罗希象上前一把将王满抓住,另一只巨掌捏住他的脑袋一扯,王满瞬间身首分离,鲜血飞溅。

一道漆黑阴冷的影子从王满身上飞出,罗希象一看,一把抓住,掌中涌出一股玄妙的力量,那黑影发出凄厉的叫喊,消散如烟。

罗希象只觉身体被掏空,急忙收了“魔佛幻身”,又服用了一枚补气丹,这才感觉好受一点。

心中却是疑惑:“奇怪,这魔佛幻身施展之后,有股魔性和佛性融合的力量,为何我对那魔性总觉亲近?难道和我脑海一直出现的幻觉有关?”

众人死里逃生,看向罗希象,尽皆露出感激,纷纷上前道谢。。

罗希象抬头,嘴上说谢有什么用?

他大喊一声:“老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