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溪山外围黑色的光芒闪动,突然出现一身素绿色衣衫的少女,手臂上还挂着一条小黑蛇。

江漫音脑袋一懵看着自己所在的地方惊呆了,“这是什么地方?刚刚那个白袍捉妖师呢?”

“呵,灵溪山外围。”小黑蛇摇了摇尾巴口吐人语,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灵溪山外围?我不是迷路到灵溪山里面和那捉妖师打起来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你干的好事吧!”江漫音瞬间大无语瞪着手臂上的小黑蛇,本来她都打算用上自己修习的上古典籍中的弦杀控术,却被这厮破坏了。

本来可以大大提升实战经验的,没想到事情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识好歹的人类,本座可是救了你。”小黑蛇不满江漫音瞪着他,蹙眉道。

“谁要你救啊?我明明可以战胜他的好吗?就算战胜不了,我也有法子保命的。”江漫音对于面前多此一举的黑蛇无语死,把黑蛇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径直走了。

“我好歹救了你,就是这样报恩本座的吗?信不信本座吃了你?可恶的人类果真不能帮!”小黑蛇在地上气得一直吐着蛇信子,恶狠狠的瞪着前面不识好歹的女孩。

江漫音无语至极,就算这位实力强大的蛇大爷救了自己,也不会跟它有太多交集的,至于结契侍者一看就没希望,刚见第一面就要吃她的妖怪能安什么好心?

到了灵溪山外围发现小精怪也不少,江漫音沿途拿着食物哄骗,倒是有几个小精怪愿意做自己的侍者,但是要回家询问自己的娘亲或者爹地。

江漫音笑眯眯的说可以,继续哄骗,希望把它们直接带回家,结果没一会儿就被一群大妖精怪们找上来追杀。

“恶毒的人类,给我家宝贝吃得什么东西?”

“居然还敢诱骗俺家崽子成为你们人类侍者,你是找死吗?”

一群长相奇怪又有些滑稽的大妖精怪们追在江漫音后面。

“啊啊啊!这些精怪崽子们吃了我的东西就不认人了吗?居然任由自家爹妈追杀我!”

江漫音一边跑一边欲哭无泪啊!包里的东西都被小精怪们吃个精光,结果却被它们家人追杀,这都是什么事啊!看来小精怪们也不好骗啊!

别问她为什么不霸气的使用阵法或者法术,那是因为自己体内的灵力又短路了,用了一半就没了,更可怕的是胸前的核桃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再也没有像遇到树妖那样弹出金色光芒震慑住妖怪。

于是变成普通人的江漫音就只能一直不停的奔跑逃命,累得要死也不敢停歇,后面追她的可是一群几百年的大妖怪啊!此时跟它们打那就是在找死!

最后江漫音实在是跑不动了,看见前面有一条湍急的河流,想都没想直接跳了下去,被急促的河流冲向了下游。

河流边的一座小山丘上,一群捉妖师把一条黑色的巨蟒团团围住,巨蟒周围的鳞片脱落下来,皮肤周围深深地伤痕可见蛇骨。

可见受了极重的伤,巨蟒冷冰冰的看着这群捉妖师,已经打算和他们决一死战。

“别让他跑了,这可是头长犄角的大妖,上古典籍记载那是可能化龙的存在,不能让它四处游荡,我们可要为天下苍山除害。”捉妖师们身穿白袍义正言辞的说着。

“如果你愿意成为我们的侍者,你所犯下的罪孽我们可以大发慈悲,既往不咎!”一个身穿银色纹路的白袍老头摸了摸胡须看着眼前巨蟒,眼睛余光里已经充满了贪婪,一看他的穿着就只他是这群捉妖师的领头人。

“做梦!本座生于天地之间何来罪孽?你们这是在找死!”巨蟒怨毒的眼神快要将这群捉妖师生生活吞了。

“休要狡辩,我们是人,你是妖,生来就是错,邪亦不胜正!既然不愿意做侍者侍奉人类,那我就将你活捉,有的是手段让你屈服!都给我上!”银色纹路白袍老头被巨蟒的言论气得跳脚,气急败坏的指挥手下活捉它。

一群捉妖师们祭出弑杀阵,将巨蟒生生围住,弑杀阵中的穿心铁链朝着巨蟒凌厉地攻击而去。

巨蟒发出嘶吼声,粗壮的蛇尾将穿心铁链甩飞,“砰,哐当!”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

无数根穿心铁链在银色纹路加持之下,生生的淬炼出熊熊火焰,朝着巨蟒的身躯疯狂的穿击而去。

“啊!”剧烈的疼痛让巨蟒嘶吼,穿在蛇身的铁链淬有火焰,滚烫的热度让它几乎死掉。

巨蟒躺在弑杀阵中,浑身是血,黑色粗壮的蛇身上有好几根穿心铁链,上面的火焰生生不息不停的舔舐它的生命力。

“呵!不堪一击!”一个白袍年轻男子看着巨蟒被降住在阵法中,骄傲得不行,像只孔雀开屏,尾巴都要翘到了天上。

“不可大意,要不是它刚刚和灵溪山脉里那几只千年大妖战斗了一次耗费了它不少法力和精神,我们可没有那么顺利将它降住!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因是如此。”领头的老头摸着胡须说出原委,一挥手,无数根铁链锁在巨蟒身上,压得它不得动弹一下。

河流边的一棵树木下,江漫音浑身湿漉漉的盘腿而坐在那里,因为她身量娇小,今日穿的素绿色衣衫在那里坐着和周围的草木融为一体,只要没人凑近看是绝对不会发现她在那里。

江漫音在那里歇了一个时辰了,所以巨蟒和一群捉妖师战斗的过程她全都看见了,也听见了。

听了那几个捉妖师在那里哔哔赖赖的放屁,她在这一个时辰里调息恢复灵力,此时灵力已经恢复了九成。

本来打算等这群人的战斗结束就一走了之,她可不想上前送死,对方有二十几个捉妖师呢!为首的那个穿着银色纹路的白袍老头实力不凡,她不一定打的过,就刚刚那个说她杀死自己的神兽的家伙自己还有把握,对上这个就不行啊。

就这个还打得过,对方一群人根本不可能赢。

江漫音看着巨蟒浑身是血躺在蛇阵里叹息着,知道它是小黑蛇所化的,于是小声嘟囔:“不是我不想救,是我无能为力啊!今天核桃也没动静,为了救你把我搭进去,澜姨咋个办啊?”

她非常纠结,刚刚小黑蛇可是挺仗义的,帮她挡了两次攻击,虽然被那捉妖师误会了,但也算是救了她,现在这种情况她到底该怎么办?

突然胸前的核桃发出金色的光晕,不远处地上的巨蟒流出来的鲜红血液都被核桃吸过来了。

鲜红的血液包裹着核桃,没一会就褪掉了干枯的外壳,变成了金黄色的核桃。

“金的?”江漫音惊呆了。

此时她的金核桃发出来的动静已经被这群捉妖师发现了,“谁在那里?滚出来受死!”一个捉妖师嚣张的大声喊道。

江漫音忍不住拍了拍脑袋,忍不住爆粗口:“靠,暴露了,现在不救也不行了,妈的,索性豁出去了!”

她脑袋瓜飞速的转了转从树下走了出来,“别别别!各位道友可不要误伤好人啊!我也是一名捉妖师,可是来帮助你们降妖的鸭!我刚刚可是听见你们想要它成为你们侍者。”她指着阵法中的巨蟒,对着捉妖师们笑得一脸灿烂。

阵中的巨蟒看着她出现冷哼一声,可恶的人类,果真不是好东西,身份居然是捉妖师,还和这群人同流合污。

亏得他几个时辰前才救了她,此刻却被背叛,感觉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侮辱,奈何弑杀阵太强大,把他锁在阵中无法动弹。

领头的捉妖师老头听完江漫音说的话顿时非常感兴趣,“哦,小姑娘那你有什么办法?”

“是这样哦,我家有一祖传秘法,可让所有的妖魔鬼怪乖乖听话成为我们人类的侍者,可是百试百灵。”江漫音故意傲慢的吹嘘起来,手心都被汗侵湿。

“是吗?那小姑娘可愿意施展给在下看?若能成功在下必有重谢!”领头的捉妖师着急得不行,恨不得巨蟒那是成为他的侍者供他驱使战斗。

“也不是不可以,你们首先得把这个阵法解除了,然后我再施展我家的结契之法,厉害的老爷爷你把自己的血滴上去,我施法让你们成功!”

江漫音开始说的唬人,傲娇的看着他们,干净的眼眸中充满了天真无邪,让人忍不住相信。

“你就不能把结契方法卖给我吗?我有许多的好东西可是你没见过的。”领头的捉妖师老头显然不好骗,开始哄着江漫音给她画大饼,希望她交出结契之法。

“不行哦!这是我家几代人祖传秘法,必须由我们本家人亲自来结契阵,不然无效果哦!而且你再不结契它可就要死了,死了的话你们不是白花功夫活捉它吗?”

江漫音天真的指着地上的巨蟒眨了眨眼睛。

领头的捉妖师老头想了半天,周围的一群弟子也在不停的劝告他快点结契,于是他终于答应了。

“好,现在就结,弑杀阵,消!”老头解开了弑杀阵的阵法,巨蟒受了重伤躺在那里只能喘着粗气。

江漫音嘴角上扬,鱼儿上钩了,她缓缓走到阵法中开始有模有样的散落符篆,手指清点符篆成为一个光球漂浮在半空中,所有的捉妖师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幕。

趁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光球上的时候,立刻掐诀打出一道防御墙,把所有的捉妖师阻隔在外面。

对着巨蟒大喝一声:“快变小,我带你走!”

巨蟒满脸错愕的看着她,还是听话的飞速化作小黑蛇缠绕在江漫音的腰上。

“上当了!赶紧把他们给我抓回来!”领头老头暗叫不好,气急败坏的吩咐手下。

“是。”一群捉妖师一些开始结阵,一些持剑朝着江漫音攻击而去。

结果都被防御墙阻挡,无法穿过来进行攻击。

老头立刻使出强大的能量,一把巨剑朝着他们劈了过来,巨大的威压把防御墙劈成几段。

江漫音用了八成的功力结这个防御墙,此时也没有灵力再使用任何术法攻击,她沉静的站在那里,施动灵力,胸前的金核桃朝着老头飞过去,巨大的金色光波将他们震飞。

捉妖师们狼狈的摔在地上,哀嚎不断,老头也被弹飞在几丈之外,捂着胸口喷血,他被一个臭丫头算计了。

江漫音趁着时机赶紧带着黑蛇跑路了,先捡回家养起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