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明:一剑西来,逼明太祖让位 >  第十四章 天下名将

少爷觉得叶辰一定会答应自己。

因为自己有钱,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帮助过自己的人,像叶辰这样的穷人,最喜欢巴结他了。

叶辰觉得有趣,哈哈一笑:“不了少爷,我们得跳崖了,你们自己叠吧!”

“跳崖?”少爷怀疑自己听错了,“兄弟,为什么要跳崖啊?是因为生活不如意吗?”

叶辰不再理会,纵身一跃,跳了下来。

“兄弟且慢!”少爷想阻止,但却来不及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辰消失在自己眼前。

“唉,看着挺正常的,没想到脑子居然有病!”他叠在罗汉里,为叶辰的跳崖叹了口气。

忽然,

雪儿也跟着跳了下去。

“姑娘且慢!”少爷又想阻止,但还是来不及,“怎么这么漂亮的姑娘也有病啊!”

更离谱的是,雪儿的跳,还把青牛给带了下来。

一人一牛,双双消失。

见证悲剧后,少爷问道:“大师,我们还得坚持多久?”

大师说道:“等下一个人来,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帮我们吧,我笃定宝物在天上!”

……

叶辰从悬崖跳下,十分轻松的完成了滞空,踩着空气围绕山边转。

“找到了!”

看到一个山洞后,叶辰径直飞了进去,雪儿和青牛紧随其后。

山洞里,幽暗无光,只能听到极深处,有滴滴答答的落水声。

偶尔也会有阴风吹过,吹动二人的衣衫。

叶辰想问问青牛,宝贝在哪儿?

却意外的看见青牛,如同失了神,双腿打颤,蹲在门口,头都不敢抬。

“奇怪?”

自己的青牛可是上古时代的瑞兽,怎会如此害怕?

难道这洞里真的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叶辰皱眉苦思,随后说道:“雪儿,你和青牛在这儿等着,我进去一看!”

雪儿点了点头:“义父小心。”

叶辰径直向前走去。

忽然!

叶辰只是刚踏进山洞的阴影部分,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意。

随后,就是一枚毒箭以急速射了出来。

射箭者是个万中无一的高手,如此速度的箭,他居然能射的悄无声息。

但凡这波不是叶辰,而是换另一个人,都百分百要丧命在这枚冷箭之下。

“什么人!”叶辰冷冷的问道。

随后,他听到了一声尖叫。

“啊!”

是一个女人的叫声,而且她好像很痛苦。

叶辰继续向前走,却又迎面撞上一箭!

“嗖!”

轻松躲开后,叶辰不禁有些恼火:“谁在里面,可敢出来一见?”

声音沉厚有力,贯穿整个山洞,但却没有回音。

良久。

山洞里才慢慢走出一道人影。

“你是何人?”叶辰警惕的问道。

“你又是何人?为何擅闯我扬州禁地!”男人冷声问道。

“扬州禁地?后山什么时候成你扬州禁地了?”叶辰反问。

“哼,只要我史从质还活着一天,这后山永远都是扬州禁地!”男人回答。

“史从质?”叶辰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这不是扬州城失踪多年的城主吗?

自从他失踪后,扬州可是乱成了一锅粥,各大豪门并立,相互内斗,最后被一教派夺了门面。

“你听说过我?”躲在阴暗里的史从质有些意外。

叶辰点头:“扬州城主,谁人不识?”

史从质呵呵一笑:“城主?狗屁!连自己的爱人都救不活,我算个什么城主!”

这时,叶辰也终于看清了史从质的脸。

身为一城之主的他,此刻胡子邋遢,面黄肌瘦,虽然身材健硕,但看着还是虚弱无比。

同时!、

叶辰突然有了一股奇异的感觉,在赤烤着自己的身体。

“天下名将?”

只有当天下名将级别的人物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叶辰才会有这种感觉。

“难道这史从质是天下名将?”

叶辰细细打量着史从质,发现他整个人的气虚弱驳杂的无比严重,根本不像是一个天下名将的气。

此时,刚才的尖叫神再度响起!

而且此次似乎比上次更加痛苦,女人已经到了濒死边沿。

史从质也顾不得和叶辰对峙,慌乱无神的跑了回去。

叶辰同步跟了上去。

到了山洞尽头,才发现,有一名面相不算俊俏,但气质温婉的女人脱光衣服,躺在一处草席上。

在女人身上还插着一把布满铜锈的短剑,血液凝结成痂。

“娘子,你没事吧?”史从质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女人摇了摇头,已经极其虚弱的她,强撑着没有死去,她伸手摸了摸肚子,已有身孕。

叶辰幽暗的眼眸里,同时闪过两道光!

“天外陨铁!”

“天下名将!”

他可以百分百断定,插在女人身上的短剑,乃是天外陨铁,而且没有任何雕琢,自成短剑形态。

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自己先前感受出来的,天下名将!

“没想到啊!居然在这里同时遇到了两个宝贝。”叶辰哈哈大笑。

一旁的史从质却充满了警惕,又拉出一根毒箭,对准叶辰:“滚,不想死的话迅速离开这里!”

但发现宝贝了的叶辰,岂会甘心离去。

他现在有两条路可选。

一:杀掉史从质夫妇,拔出天外陨铁,同时吸取胎中天下名将的精华。

这样一来,可让自己的暗伤缓上一大口气,甚至一举破镜也说不定。

二:强行拔出女人身体的天外陨铁,并出手相助。

代价是,叶辰必须用自己的真气,这会让他的修为再跌一次,甚至没有修为!

“很难选啊!”叶辰叹了口气。

雪儿此时也过来了,看到叶辰在挣扎,她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叶辰在挣扎什么。

这是叶辰唯一的弱点,悲天悯人!

明明有着横扫八荒的实力,但却有一个本不该属于他的仁性。

这是他的劫,如果渡不过去,叶辰会饱受折磨。弯路不断。

自己身为义女,就是要做叶辰无法做之事,冒天下之大不晦,帮叶辰渡难。

“义父,很难选吗?”雪儿轻声问道,“那雪儿来帮你选!”

只见雪儿从腰间抽出匕首,气势全开,一步步,冰冷的走向史从质的妻子。

“对不起,为了义父,你们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