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夜色纵他 >  第十五章原是风动

林言只见翟玉苍白的脸,在驾驶室操作台上,手上也是鲜血淋淋。

看的她心惊肉跳的,快步走上前。

着急的喊道:“翟玉,你是怎么了。”

突兀的声音使翟玉缓过一丝神儿来,不至于太疼而晕过去。

他费力的蠕动唇瓣道:“没事的,只是自动驾驶有问题而已。”

对比林言的无用询问,贺湛已经开始营救行动了。

他修长的指尖轻轻拔出匕首,小心的跳动自动驾驶的按钮,仔细观察里面的情况。

无波无澜的眼眸写满让人心安的情绪。贺湛用心观察了几下子。

里面的猫腻和那个炸弹一般,手法相似几乎同样的操作。

林言牙不是很疼的说道:“翟玉,你把手拿出来,你这一直放着会小手指骨折的。”

翟玉整个人都虚弱无力,强撑着挂起微笑道:“谢谢贺总以及夫人,有劳了。”

听到夫人的称呼,林言老脸一红。她会不好意思的。

她一高兴就得意忘形,用力过猛的拍在翟玉的肩膀头子。

疼的他直眉头一皱。

她一点也没发现此时的不妥之处,依然挂着灿烂的笑容。

憨批一个。

翟玉无言的笑了笑。

对于林言那边的鸡飞狗跳贺湛不予理会,仔细的寻找破绽之处。

不一会儿的功夫,用精小的小铁丝将毫发无损的线轻轻一挑起。

翟玉费力的扭动自己的小拇指,只听滋啦的一声。

电火花跳动,贺总眯眼。

贺湛道:“翟玉恐怕你的手指要断,这里有一把刀以及止血药,你切开小拇指暂时位置。”

林言神色先是着急起来,紧紧的装着模样。

翟玉的神色出乎意料的平静,不同于她如同跳脚鸡一般着急,好似讨论的不是自己的小拇指。

翟玉缄默不语,只是伸手拿过小刀和止血药。

林言看着他下定决心的样子,心里还是有点心疼。

眼里充满关心,心里却是无能为力。

林言挪过头,不再看那个让人心痛的场面。

王九肚子上的两个窟窿像是永远都堵不上了,哇哇的往外流。

四处的参赛人群悄悄闹闹的,没有人管他王九的死活,这一刻一条生命是如此的不值钱,让人心生唏嘘。

丽娘踉踉跄跄的从商务仓的隔层出来,神色苍白。

就在刚才丽娘将萧珏敲晕,独自出来应付事情。

走了几步就开始气喘,脑袋恍惚着。

打开贺湛与林言的包间,不见丝毫人影,丽娘心里猜测也许二人去驾驶仓那边。

于是她向那边敢去,谁知道经济仓那边的动静几大,几乎所有的参赛人员都在那里。

她出于好奇心在作祟,前来查看。

碰到如此让人心生畏惧,任性如此凉薄的场面。

一个个,为了自身的利益,露出极其吃相难看的嘴脸,恶心的她只想吐。

王九灰白的脸如同僵尸一般入土为安,丽娘看到被劫持的人竟然是贺湛身边的助理。

不管不顾的向前冲去,心中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了,贺家夫妇会不会遇难了。

丽娘剥开匆匆人群,只见地上的血河以及王九苍白的脸。

丽娘以言而不及迅雷的速度冲到王九的面前,单刀直入,手腕具有技巧一般来了个转弯。

打掉了匕首,又是调转一个方向,将手臂坚硬的骨头用力一击。

男人倒仰,下巴朝上,鼻孔之下有明显的红色。

男人头部得到重击,一时半会儿竟然缓不来神,趁着这会儿的功夫。

丽娘赶紧的扶起王九,打算转身就跑。

倒在地上的男人,晕晕乎乎的站起来。人群都是知趣躲开这片区域,这一刻狭窄的长空地只剩下她的后背。

男人挥手拿出刺刀,用力的向丽娘的后背刺去。

林言眼看翟玉真的要下手,理智战胜一切。

她的脚步像是抹了油一般,飞身扑了过去。

她紧紧的抱住他的腰腹,整个人如同小鸡仔一般莽撞至极。

手也是不老实,抓住他那双如同白玉一般的手,制止住他的动作。

林言慌张的说道:“你不要听贺湛那个人瞎说的话,那可是的手指,以后可是要雕刻玉石的手。你再等等,会有办法的。”

对于林言无语的行为,贺湛的白眼要翻上天际。

翟玉笑了笑,温和的嗓音似乎可以治愈时间的万物,即使是面对如此危险的境地还是如此的温和。

腾空而起的痛感模糊了思绪,以往清明的大脑浑浑噩噩的。

她手的话有点听不清楚了,断骨之痛不顾如此。

即使是自己不亲自的割掉那块骨头,随着时间流逝那块骨头也会因为机器的运转而断了有力的手也会失去这个渺小不堪的骨头。

不是她说不可以就不可以的,贺湛只是把事实说了出来而已。

她这样只是徒增烦恼而已,他又如何。

林言死活不松手,剧烈的挣扎只是增加他的伤势而已。

林言不忍心的闭上了双眼,不知道何时,自己的耳朵

出奇的灵敏,恍惚之间她似乎是亲眼看见了,翟玉对自己的狠心。

对比林言的心疼,贺湛只是冷酷的站在一旁。

心里的心思也是思绪万千。

这翟玉出现的在驾驶仓之中,无缘无故的在操纵台。也是派王九调查发现这个身份诡异的男人。

一时之间,翟玉的一切,他丝毫不了解。以及林言对于翟玉是如此的关心,这次中的猫腻不得而知。

这个手的断裂,恐怕也是苦肉计而已。

那也是在他知道他并不是真实的冠军之者前提下得出了最可靠的结果。

林言求救一般的眼神看向贺湛,眼神可怜吧吧的,看起来好似天边的月亮,明亮而皎洁。

使人下不去狠心去拒绝下的心情。

贺湛无言的抬头看向天花板,假装看不到她求助的眼神。

冷酷的站在那里如同雕像一般,冷酷而庄严。

翟玉底下双眼,其中的情绪晦暗不明。

林言与贺湛僵持的功夫下,翟玉早已将刀插入自动按钮的空隙之中,代替了原来的手指的位置。

动作巧妙至极。

对于贺湛提供的匕首,翟玉发自心底的感谢。

翟玉眼神真挚无比看着林言说道:“大恩不言谢,此匕首帮助在下,无以回报。”

匕首染上了红色鲜艳至极,银色的面配上红色的点缀,出乎意料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