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之芯片大亨 >  第十七章 眼下重要的事

虽说郑南已经成为事实上的电子厂新厂长,但干部班子会议还是由老厂长主持召开。

会上首先为郑南展示了电子厂的生产能力,并且还拿来了几个样品。

“收音机和这种铜线喇叭是厂里目前的主流产品。”

老厂长介绍的很好,但郑南看着桌面上摆着的一堆零件眼睛发直:“就这堆垃……恩,你告诉我是产品?”

一句没说出口的垃圾让老厂长老脸一红,支支吾吾给郑南解释都是这几年厂里太穷,能卖的东西早就给卖光了,能剩下这些都是锁在办公室里才难得保存下来的。

“芯片和光刻机呢?我记得有一本光刻机的制造原理是咱们厂编写的。”郑南说。

提起这个,老厂长叹息那都是二十年前的老黄历了:“厂里的确参与过65式光刻机的研制工作,但到现在我们已经有十多年没接到过芯片生产任务了。”

又是生产任务?

要知道芯片可是跟市场联系非常紧密的科技产品,讲究的就是一个快速的技术迭代,你一个电子厂总想着接上面的生产任务,一点不联系市场,那不是等着破产吗?

但郑南没说什么,毕竟改变观念不是一朝一夕的。

“那厂里现在还能生产芯片和光刻机吗?”这才是郑南最想问的。

回答问题的是负责技术和生产方面的副厂长江且先,他推了推眼镜:“目前设备和工人还在,只要有生产任务,可以马上进行生产。”

至于光刻机方面江且先告诉郑南会比较麻烦,那需要大量兄弟单位的赞助合作,并且如果要生产更先进制程的光刻机,还需要持续投入研发。

老厂长询问郑南是不是打算进行芯片和光刻机方面的生产任务?

郑南点头告诉老厂长自己很看好未来微电子产业的发展,一语带过,然后继续了解电子厂的其他方面。

得益于老厂长和局里一直以来的坚持,电子厂的整体架构完好,尤其是厂里设备保存完好最是难得,要知道整片厂区,为了生存的厂子各种变卖设备发工资的行为比比皆是,甚至卖得只剩个厂房的厂子都不在少数。

除此之外从厂领导干部到中层技术骨干再到最下层工人,一级一级的组织架构也同样完整,简单说来就是一个拿来就能马上开动生产的企业。

郑南听完老厂长的介绍心里很有底了。

老厂长还告诉告诉郑南,关于厂长的变动和厂子的承包,厂里还是要召开全厂职工大会通告的,只是很长时间没有生产任务,因此组织起来需要几天时间,但老厂长向郑南保证:“最多三天,全厂职工大会一定开起来!”

郑南听后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信任老厂长,一切就都交给老厂长了。

老厂长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厂长办公室的钥匙交到郑南手里,掀起一片惊呼。

郑南想了想还是把钥匙还给老厂长:“现在还不是时候,关于厂干部的调整工作我还得回去想想,等到了全厂职工大会的时候,老厂长再把钥匙给我也不迟。”

郑南还说:“先把钱存进厂户头里,到时候我要在全厂职工大会上给所有人把欠下的工资全发了!”

豪言壮语让老厂长老泪纵横,尽管不情愿,但总算不用再欠着这些老职工的工资了。

郑南和老厂长沈会计一起去银行把钱转了,原本老厂长只以为郑南只会拿一万八千出来,却没想郑南直接转了两万。

面对老厂长惊讶的眼神,郑南告诉他自己准备把厂里的围墙修一修:“毕竟以后厂子肯定要开工生产的,我可不希望招了贼。”

老厂长连连点头表示没问题,他这几天就会号召全厂职工修缮围墙。

原本郑南的打算是请一个施工队,听了老厂长的话才想起厂里还有一百来号闲着没事干的工人,反正修围墙也不是啥技术活,就交给他们了。

郑南点头同意,但也提醒老厂长:“现在天气热,记得给来修围墙的工友们搞点冰棒和冰豆汤。”

老厂长点头答应,还感慨有郑南这样的新厂长是电子厂的福气。

一直到和老厂长分别,李雷整个人还是懵的,他愣愣的问郑南:“这两万块钱就这样花出去了,小南你真成电子厂厂长了?”

郑南一听就笑了:“怎么雷子你还要打自己两巴掌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吗?”

李雷不好意思的笑笑:“那倒不用,只是突然有点惶恐。”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预料,自己承包厂子当厂长,你惶恐啥?

李雷这个壮汉难得的露出小姑娘的扭捏姿态:“说出来不怕小南你笑话,我其实从小就想当厂长,成为对厂里几百号职工发号施令的大人物。”

“所以小时候你总喜欢跟我们玩当厂长的游戏。”郑南说。

不光李雷,整片厂区的厂子弟们基本都有这个梦想,毕竟在这些年少的孩子们眼里,别说厂长,就是任何一个厂干部,都是很了不起的大人物。

“但到今天,看到小南你真的承包了电子厂我才发现自己可能并不是这块料。”

“不管是下午老厂长问小南你厂子未来的发展方向,那五十多万的厂子债务;还是如何管理一百多人,让他们都服你听你的话,这些问题我光是想想都害怕到手脚冰凉不知该如何面对。”

“还有刚才,当我看到那两万块钱就那么拿出去,我都感觉是在挖走我的心!”

李雷说到最后语气都在颤抖。

郑南伸手拍拍李雷的肩膀:“你能这么想是对的,经营企业本来就应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才对。”

“至于你的那些问题,其实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厂子的未来方向,不知道如何处理那五十多万的债务,更不知道如何管理那一百多号人。”

看着李雷瞪大的一双牛眼,郑南耸肩轻松的说:“但我知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只要我们不断把眼下的事情处理好了,自然能找到方向。”

李雷满脸迷惑的没听懂:“那眼下有什么重要的事?”

郑南下巴一挑:“那边,最重要的事情不就找上门了吗?”

李雷转头,就见两个熟悉的身影欣喜的朝这边快步走来。

“郑厂长!我们请您吃饭,有重要的问题向您汇报!”

是副厂长马忠勇和后勤主任郭书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