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干什么?”

黄昏的山林里,一个身材矮胖,长着三绺白须的小老头,背着一个小萝筐,正在飞速赶往瓢葫氏部落的所在区域。

小老头不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明显长时间休息不好,看起来风尘仆仆,十分憔悴,正是离开瓢葫氏部落多日,出来采药未归的药老。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他突然看到了上百北狄狼骑战士在山林里狂奔。

虽说这片山脉是周围多处部落共同的狩猎范围,但奇怪的是,这些北狄蛮子也不打猎,也不采集。从人到狼,都显得极为匆忙和焦躁,每到一个地方往往只是看一看,再闻一闻就走,丝毫也不耽误,好像是在搜寻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态度十分急切。

“这么大的阵仗,是丢了什么重要宝贝吗?”

远远的跟着这群北狄狼骑小半天之后,药老却渐渐心惊了起来,这群蛮子的前进方向怎么是他们瓢葫氏部落的方向?

本来各个部落在这片大山里,都是各自聚居,具体位置很少暴露。

除了外出狩猎时战士们偶尔遇到彼此之外,平常时很少有互相来往,而北狄人出动这么多狼骑往他们部落的方向奔袭过去是想干什么?

隐隐感到了其中危险的药老不由得加快了回去的脚步,他想在北狄狼骑到来之前回到部落,给大家预警。否则,这么多的狼骑战队扑过去,猝不及防之下,说不定部落就要……。

他不敢多想,只能使劲狂奔,恨不得插上一对翅膀,赶紧飞回去。

但离着北狄狼骑的距离还是逐渐拉大,直至消失不见。

这令他更加的焦躁不安起来,又不自觉地幻想起这些狼骑只是在找什么别的东西,最终会绕过他们的部落,奔向别处。

“祈愿太昊伏羲氏先祖保佑,图腾神显灵,护佑我瓢葫氏部落能够避开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

……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一座奇怪的山丘?”

夜色中,一路奔袭而来的北狄狼骑,顺着气味飞快赶路,却忽然被一圈又宽又深的壕沟挡住,而壕沟围绕的中心处,还有一座四四方方的奇怪山丘,从未见过。

月光之下,狼骑首领带队围着山丘转了一大圈,那深达数丈,宽也有数丈的环壕看起来幽深可怖,活像一个张着大嘴埋伏在夜色中的噬人怪兽。

几百步外的山丘也像一头蹲伏于幽暗中的上古巨兽。

看了又看,闻了又闻,越转他心里越是惊疑不定起来。

前几天他们驻守在灵元石山边的一整队狼骑突然消失不见了,等到部落里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多日。

而今天他们一路顺着气味寻找下来,战狼们最后找到了这里。

“所以,是他们跑到了这座奇怪的方形山丘里?

可不对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为何迟迟不回部落呢?”

作为北狄狼骑的一队首领,身经百战,无论对人还是对兽,都有丰富斗争经验的他,很快就发现了这边的问题。

根据他坐骑狼王嗅到的气味判断,这座山丘里,不禁有着他们的北狄狼骑,还有许多陌生人的气味,十分浓郁。

所以,这里应该是某个部落的驻地,他们应该是挖了山洞,都住在这座山丘里面的洞窟里。而之前消失不见的狼骑战队,应该就是被这里的部落袭击了。

“可这也不对啊?”

像这种住在山洞里的小部落,他之前随便扫荡,践踏,灭了不知道多少个。

有的甚至还不会生火,都是茹毛饮血,赤身**的野人!

就凭这些货,能袭杀他们百人队的狼骑战队?怎么可能?

可事实就在眼前,狼王的嗅觉绝对不会出错,北狄首领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良久,他还是挥了挥手,做出了决定,“都别出声,大家带着战狼越过壕沟,偷偷靠过去,找出那群野人藏身的洞穴。”

在北狄首领看来,他面对的就是一群完全没有开化,不知死活的野人。

只要找出他们的藏身洞穴,就能轻易屠杀,救出不知为何会被人俘获的狼骑和战士们。

然而,就在狼骑战士们纷纷涌入壕沟,并费力的爬上来后,距离那座四方形的奇怪山丘大概五十步范围时,山丘之上却突然亮起了一排排的松油火把。

“扔!”一声响亮的号令之下,全部扔到了下面。

“嗖嗖嗖……”,破空声不断,足有上百支的火把全部砸落在地,映照得周围一片光亮。

就在所有爬出壕沟的北狄战士们都不知所措之际,又一阵破空声密集响起,顿时,北狄首领身边就有不少人和战狼,惨叫倒地。

“是弓箭!”

夜色下,作为明亮的一方,北狄狼骑战队这边视力受阻,根本看不清黑暗处的箭矢是怎么射过来的,但更令他们措手不及的是平常对他们威胁不大的石箭头箭矢,今天不知怎么却能轻易射穿战狼的皮甲防护。

随着越来越多的箭矢射来,北狄首领和他的狼王坐骑也相继受伤,痛哼不断。

他这才愤恨地拔出深深刺入血肉里的箭矢查看。

竟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坚硬箭头,月光下,闪着青黄色的寒光,箭头部位,摸起来异常的锋利尖锐,“这箭头有古怪,大家快撤!”

他可是三级图腾战士,普通的石箭头,哪怕是跟他同级别的战士射来,伤害性也没有这么大。

但这种箭头不一样,他能大体感觉到射箭之人的力道等级,多是比他弱很多的二级,甚至仅是一级图腾战士。

然而,这种古怪的黄石头箭矢,却是格外的锋利,能够很轻易地射穿他的气血防御。

虽然射中几支还不至于让他重伤,但要是足够多的话,也要命,这让他不自觉地心慌起来。

也是到了此时,他才开始有点相信之前的那一整支百多人的狼骑战队是在这里被一群野人给埋伏俘虏了。

掌握了这种锋利箭头的箭矢,确实可以在猝不及防之下,射杀整支狼骑战队。

“撤,快撤!”

狼骑首领作战经验何等丰富,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厉害所在,毫不犹豫地返身逃跑,再次跳进了幽深的壕沟。

虽然在里面无法骑乘狼骑快速撤退,会拖慢他们的逃跑速度,遭到更多的箭矢射击,但那是唯一的退路,别无选择。

“继续射,把青铜箭矢都给劳资射光,谁都不许节省……”

“激光神眼!我是苏……破……慢!”

随着一声奇怪的咒语在夜空中响起,城墙之上一道道刺目的金光匹练,粗长如蟒蛇一般,飞扑而下,直接射穿了露出后背的北狄狼骑首领,和他的狼王坐骑。

其它几道也是分别落在了几个最前头逃跑的狼骑身上,都是连人带狼当场射穿,搅碎,惨死。

“不想死的都给我趴沟里别动!”

“葫烈山,该你们狩猎队出城干活了,谁敢反抗,就地格杀!”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