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负心 >  23、脏

自上回起,姜姒有个两三天没看到岑晏了。

她想,岑晏可能去找那天在电话里的那个女人了,没时间来顾她。

姜姒这两天肠胃不怎么好,经常闹肚子反胃呕吐,于是就去了医院看看。

临城夏季的天,阴晴多变。

姜姒进医院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从里面出来后,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

她没带伞,而且现在还是高峰期,不好打车。

就在姜姒以为回不去的时候,一辆灰色的欧陆停在了自己面前。

车窗摇下,映出车内男人精致的脸。

姜姒抬头望了一眼,是裴深。

裴深的一条胳膊搭在方向盘上,一脸玩味地冲车窗外的女人痞笑道:“姜小姐啊?怎么,这是回不去了?”

姜姒淡然的嗯了声,也没多说别的。

裴深:“正好顺路,要不我送姜小姐一段?”

说完,看姜姒有些犹豫,又补了句,“放心,我哥是不会知道的。”

姜姒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怕迟到,就同意了。

上车刚坐下不久,裴深轻飘飘的语气就从前面传来,“我听说,那天晚上,我哥关了你一夜?”

姜姒闻言,瞬间拧眉,望向前往正在开车的裴深。

裴深借着后视镜看了一眼,笑了,“姜小姐,你接近我哥,是为了柳家吧?”

姜姒:“你怎么知道的?”

她和裴深从未打过交道,上次见面算是初次。

初次见面就知道这些事,还开口跟岑晏说要接班的事儿……

太怪了。

“……”裴深看着来回摆动的雨刮器,语气比刚才正经了几分,但还带着那股痞劲儿,“姜小姐,既然眼前的这条路走起来坎坷,费劲,为什么不去换条路呢?反正最后到的都是一个地方。”

姜姒她明白裴深这话的意思,只是……

她开口,望着裴深:“开弓,没有回头箭。”

裴深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皮子,“姜小姐确定,这弓,开了吗?”

“什么意思?”姜姒眯起眼,直视他。

裴深没回答,姜姒也不再问。

车行驶到会所门口,姜姒转身要下车的时候,裴深叫住了她,同时也将放在副驾驶上的伞递给她,“多条朋友多条路。姜小姐,外面雨大,别淋湿了。”

姜姒怔愣几秒,接过他递来的伞,说了声谢谢,这才下车。

睨着姜姒远去的身影,裴深啧了声,像是在惋惜什么。

不远处,撑伞路过的柳清念看到姜姒从一辆欧陆上下来后,皱眉片刻,掏出手机拍下了刚才那幕。

*

岑晏是两天后才回临城的。

晚上十点回到碧璟别墅,岑晏还未打开玄关处的灯,一双手臂就紧紧搂住了他的腰,额头也顺势贴在他的胸前。

接着,姜姒撒娇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岑先生,我好想你啊!”

岑晏打开玄关处的灯,冷色系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衬得神情又冷了几分。

他垂眸冷睨着姜姒,半字未吭,但神情难掩不悦。

姜姒没听到岑晏的声音,便从他胸前抬起头,朦胧般的桃花眼单纯又直白地望着他,轻声道:“岑先……”

“滚,”岑晏寒声打断,后面几字如冰针扎在姜姒身上,带着羞辱与嫌弃,“我嫌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