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阙的身材十分有料,手下触感结实光滑,小麦色的皮肤健康野性。

可是楚落辞完全没有欣赏的心思。

她的手指不住地在他胸口处触碰,极力想证明那是自己的错觉。

没用。

不管她多么用力去抹那一处的皮肤,那抹红色都没消失,反而随着他略微用力的摩擦更加鲜艳欲滴。

没想到她重生一回,还是逃不过这该死的情蛊!

脑海中思绪纷杂,仿佛所有的声音都已经远去。

直到头顶传来一股冷冽的视线。

楚洛辞抬头。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色是从未有过的阴沉,比她当初打了楚阮阮还要难看。

“摸够了吗!”宴阙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这几个字。

这是宴阙第一次在楚洛辞面前表现出如此明显的情绪。

他生气了。楚落辞想到。

随之而来是属于男人巨大的威压。

宴阙身形高大,而楚落辞的这具身体从小娇生惯养。

压迫感几乎让本就无力的楚落辞站不稳。

她有些底气不足:“我就是没站稳,不小心拉了你的衣服一下,王爷未免太过小气。”

宴阙脸色更黑了,周围的下人几乎噤若寒蝉。

“你把这叫拉了一下?”宴阙看向楚落辞的手。

随着他的视线,楚落辞这才发现她的柔荑还贴在他的胸膛上。

因为手感太好,甚至忍不住又摸了一把。

“就算不小心摸了又怎么样?我们好歹差点成了夫妻。”楚落辞看了一眼宴阙的脸色。

第一次放下了自己骄纵的脾气,小声嘀咕道:“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半日夫妻,怎么也有......”

她话还没说完,宴阙开口了,这回语气里已经不只是生气,还有些不易为人察觉的窘迫。

“这是在王府门口!青天白日!你!”

楚落辞这才发现周围安静的可怕。

往周一看。

她......

不如死了算了!

来往的百姓全都停下了!都在看着她伸向宴阙的“魔爪”!

有几个未出阁的女子甚至羞得用帕子遮住了脸!

这下不用宴阙再说什么,楚落辞连忙三两下替他将衣裳拉好。

她第一次有些害羞,干咳一声:“王爷我们快点进去吧!”

说完自然地拉起了宴阙的手,将他拉进了王府。

或者说是“拖”进王府更贴切一些。

宴阙也是被这女子的大胆之举弄昏了头,直到被带进了王府,他才意识到,自己怎么跟着进来了?

他甩开楚落辞的手。

“本王有事要出去,你把本王带进来做什么。”

楚落辞咬住了下唇。

现在情蛊在宴阙身上,不管宴阙去哪里,自己都不能离他超过太远的距离。

别说单独去查线索了,她恐怕时时刻刻都得跟着宴阙,做他的拖油瓶!

想她南蛮圣女,一辈子潇洒肆意,现在居然就这么被“绑定”!

见楚落辞不说话,宴阙没了耐性。

“记住你的时间,不剩多少了,本王有事......”

“王爷!”楚落辞破釜沉舟,叫住了他。

从重生到现在,楚落辞都觉得这个男人看不透,如果可以,他不想与之有太多瓜葛,可是......

“我想去将军府查线索,王爷能不能和我一起去?”

宴阙看向楚落辞,眼神里带着打量。

“你之前不是主意大得很,怎么突然又需要求助本王了?”

楚落辞心中暗暗腹诽。

若不是因为这情蛊,谁要一个臭男人的帮助!

然而......

楚落辞一闭眼,自暴自弃地说道:“秦姨娘太凶了,我不敢去一个人去,我害怕!”

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楚落辞只有一个想法。

完了。

她的一世英名。

全完了。

楚落辞心里打定了主意,她一生要强,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主动求助除了师父以外的人。

而且还当着下人的面。

若是宴阙敢拒绝,她干脆把宴阙杀了同归于尽吧!

这重生的机会,真不如不重生!

没安排个好的身份也就罢了,还带着以前的情蛊!

就在楚落辞思索着要怎么把宴阙毁尸灭迹的时候,没想到宴阙居然答应了。

“好啊,本来大婚之后也该回门,不如叫上阮阮一起,回将军府去看看。”

楚落辞也没有完全撒谎。

原身确实很怕秦姨娘。

原本的楚落辞,父亲是战功赫赫的异姓王,母亲早死,本来和父亲相依为命。

可是一次任务中,楚将军失踪,贴身护卫只带回来他从不离身的兵符,跟着也伤势过重死了。

虽然对外说是失踪,其实都知道,楚将军怕是回不来了。

而秦姨娘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她带着秦将军的信物,还有一个比楚落辞小了一岁的女儿。

在楚将军消失一个月后,回来了。

她说这是楚将军流落在外的女儿,而自己与楚将军露水情缘,如今带着孩子认祖归宗。

此事本来太过荒唐,但架不住楚阮阮和她长得实在是像。

朝廷中一些蠢蠢欲动,想要瓜分将军府势力的人,就这么逼着楚落辞认了这个妹妹。

而那时不少人都怀疑楚将军失踪是因为皇帝卸磨杀驴,他正愁没有堵住百姓嘴的法子。

楚阮阮来了,那是瞌睡遇上枕头。

皇帝当即拍板,让这母女俩认祖归宗。

而自始至终,从来没人问过原主这个嫡出女儿的意思。

想起原主后来被秦姨娘为难的种种......

楚落辞叹息一声,看着记忆中离将军府越来越近的街道。

罢了,借用了你的身体,自然要替你好好出一口恶气了。

将军府中。

美艳的妇人在会客厅饮茶。

岁月似乎对她格外优待,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个十几岁少女的娘。

“夫人,王爷带着两位小姐回来了。”

“嗯,走,去看看。”

楚落辞回到了将军府,下了马车。

门口秦姨娘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

楚阮阮看到娘亲,眼里浮起泪花,扑到秦姨娘怀中。

“娘,姐姐欺负我!你看我的脸!”

楚落辞在心里“呸”了一声,多大的人了,只知道告状?

没等秦姨娘发难,楚落辞先声夺人。

“王爷和王妃回门,秦姨娘一个妾室,还不跪下?怎么?等着我找人教你怎么行礼?”

宴阙站在楚落辞身后,饶有兴味看着这个变得有些奇怪的女人。

这就是她口中说的“秦姨娘很凶,她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