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泡沫蔷薇 >  第011章 死神来临

瞬间,滕爱的胸口像揣了一只小白兔,剧烈的跳动着,脸上一片绯红。

昨晚他传简讯给自己:“小爱,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滕爱还以为。左承尧昨晚的信息只是逗逗自己,没想到今天他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左承尧很快在一群莺莺燕燕中,找到了那个带着百合花般优雅笑容的女子。

昨天下午,她让自己他了什么叫做怦然心动,昨晚又让他知道了什么叫做魂牵梦萦。

看到她,左承尧目光便不想再离开了。

女人,他见过各种风情的,女朋友,他也有魅力百般的。可是,却没有哪个女生像现在这样让他心跳加速。

这个女生对他来说,绝对是特别的存在。左承尧有预感,他们会有一段他所遇见的,最为美丽的故事。

老师简单的交代了一句:“希望同学们今后多照顾一下左同学。承尧,你就坐在莫宇皓后面吧!”

滕爱羞涩一笑,那个位置不就在自己右边吗?她承认,这一刻她是开心的。

“这就是高二三班啊!”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迈着清扬的步伐走了进来。

尖叫声霎时响起,书本掉落在地的声音,头撞到桌子的声音混乱成一片,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男生皱皱眉:“真吵!”

“还能不能让人安静一会儿了,刚准备睡觉就又疯起来了!”苡沫抓抓头发,不满的抬起眸子,这就是另一个转校生吧!

黑色,纯净的黑色。带着光泽的黑色头发,一对剑眉英气逼人。棱角分明的脸,深邃的黑眸子闪烁着光。性感的薄唇微启,噙着坏坏的笑。如此高大的身材,还有这么强健的体魄……

等等,她貌似这样形容过谁。

这张脸……杨锡泽!眼前这个人正是如假包换,独一无二的杨锡泽!

他来了,他真的出现了

苡沫搅动手指,一头冷汗。

杨锡泽突然注意到角落里那抹娇小的身影,此刻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写满惊讶和不知所措,烦躁的心情突然变好。

双眸对视的瞬间,杨锡泽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苡沫的心脏仿佛瞬间被电击,飞快的跳动起来。这分明是一个杀人微笑,能改变人心跳的速率。

“我竟然和杨锡泽成了同学!”一声尖叫震天响。

“让我去死吧!帅得我眼睛都要掉出来了!”还有语无伦次的。

“……”

“锡泽哥……”左萦瑶双眼放红心,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滕爱咽了一口口水,悄悄瞄了一眼苡沫。

老师用力拍着桌子大喊:“静一静!”然后,又转头有些不满的看着杨锡泽说:“来我们班第一天就迟到吗?”

李老师心里暗忖:什么叫‘这就是高二三班啊’,我们班怎么了?不就是学生多点,花痴多点,帅哥多点,成绩差点,班级闹点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是你死皮赖脸非要转到我们班吗?还这种嫌弃的口气。

杨锡泽的反应倒是相当快,他抓抓头发,一脸慵懒的说:“我刚起床就直奔学校,早饭都没吃就来了,够早了!还有,我本以为在您这位美丽与智慧并存的优秀女性领导下,高二三班应该是灿烂辉煌,人才济济。”

听到这里,李老师笑逐颜开,接着杨锡泽又继续说:“可是现在一看,也不过如此!”

一句话气的李老师吹胡子瞪眼,底下的学生却沸腾起来。

“好有个性啊!”

“迟到了又不能怎么样,何况人家还没有吃早饭,老师都不知道关心一下学生的身体健康。”

“就是就是,现在的老师哪个会真正的关心学生?我看,这李老太就是更年期!”

李老师听着这些话十分恼火,却欲哭无泪。

现在的学生真不是一般的难管啊,竟然这么团结一起欺负班主任!

没办法,想要快点上课,就必须快点结束这场没必要的言论。

她转头对杨锡泽说:“你先先坐在羿宸身边吧!”

杨锡泽和左承尧转来清煜,老师把这几头狮子关在一个笼子里,今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

左承尧盯着缓缓走过来的杨锡泽说:“不是说好一起来的吗?你怎么不在家手机又关机?”

杨锡泽打了一个呵欠说:“山狮请客,祝贺我吧,昨天我和你提的那块地也是我的了!”

杨锡泽走到许羿宸身边,许羿宸却没有起身的意思。

杨锡泽歪着头,面无表情的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让开!”

许羿宸看向他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但是说的话却很不客气:“你麻烦别人之前,不会加个‘请’字吗?”

场面冷得让人不寒而栗,两大帅哥都露出不满的神情,似乎即将展开一场恶战。

苡沫倒吸了一口凉气,为许羿宸捏了一把汗。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杨锡泽突然笑了起来。

他笑得很明媚,苡沫却觉得毛骨悚然。

只见杨锡泽瞟了一眼羿宸的桌子,一个轻捷的跳跃,从他的桌子上翻身而下,踩着他的桌子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把背包往桌子上一扔,不看羿宸说了一句:“我的字典里没有那种字。”

“你……”羿宸瞪着他嘴角轻颤。

这个人有这样乖张的个性和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无形之中给人无限的压迫感。这种能瞬间弄乱人思维的人,绝对是危险的存在。

“不许你欺负羿宸!”苡沫不禁为羿宸抱不平。

杨锡泽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清灵的女声,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他转过头,一字一顿的说:“要、你、管!”

苡沫把牙咬得咯咯响,这个人还真是欠扁!

杨锡泽大笑:“黎苡沫,你这个样子真丑!”

气是气得不行,可是,这一切已经被讲台上脸色发青的老师看了许久。老师惹不起这个“财神爷”,搞不好会拿自己开刀。

就算她不说什么,那些花痴也会用眼神折磨死她,用语言攻击死她。

算了,忍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苡沫对杨锡泽大喊一声:“杨锡泽,我们走着瞧。”

杨锡泽笑笑:“你觉得你斗得过我吗?”

“哼,你就继续在你妄自菲薄的人生道路上走下去吧,我会用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来践踏你那猥琐的人生观!”

看见她搞笑的样子,杨锡泽不怒反笑:“哦?那我们还真的要走着瞧了。”

可能是因为昨晚的应酬,也可能因为这无聊的课程,杨锡泽趴在课桌上睡了整整两节课。

苡沫注视着杨锡泽安静美好的睡颜良久。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不会露出那么可恶的表情吧,此刻毫无防备的他还没蛮可爱的。

趁锡泽睡觉,左承尧坏笑着给滕爱传了字条。

“我的到来,算惊喜吗?”

“怎么转学了?”

“因为我想每天都能看见你。”

滕爱握着字条,与左承尧相视而笑。

昨晚收到他信息的时候,得意忘形的她的一脚踢翻了自己家的垃圾桶,对于他所说的惊喜,滕爱无比期待。

这个左承尧真如莫宇皓所说那样是个花花公子吗?

可是,他的油嘴滑舌,在滕爱的耳朵里却变成意外的甜蜜,不自觉的,她已经迷失在他温暖的笑容里了。

左萦瑶在一旁偷偷观察他们的样子,不禁暗忖:难道滕爱是哥哥下一个猎物?他不是一向喜欢聪明的女生吗?这次看上滕爱是想换换口味?

苡沫在白纸上写下N个整人计划,然后又气急败坏的揉成一团。

要想整到这个大魔头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先不说他的身家背景,就凭他高达200的智商,想要对付自己是绰绰有余啊,所以,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羿宸回过头来对冥思苦想的苡沫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我挺你!”

莫宇皓安静地看着着一切却不言语。

如果羿宸喜欢苡沫,应该知道杨锡泽绝对是一个危险的存在,以他温文尔雅的个性,为什么不阻止她任性妄为呢?还要鼓励她去涉险?

“铃……”愉悦的下课铃声终于打响。

杨锡泽揉揉腥松的睡眼,带着亘古不变的傲慢,回过头对苡沫说:“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让你记住我。但是我不是让你记住报复我。忙了两节课了,你该歇歇了吧?”

“呃……”苡沫一脸震惊。

这个杨锡泽到底是何方妖孽?难道他有特异功能不成!

明明看着他睡了两节课啊,怎么反被他监视了?在别人面前变成透明的这种感觉好讨厌,尤其是在敌人面前。

苡沫还是禁不住问他:“你怎么知道?”

杨锡泽突然咯咯的笑起来,一改往日的邪佞,露出明媚的笑容。说出的话却让人抓狂:“对于你,我用脚指头都猜得透。”

苡沫气的腮帮子鼓鼓的:“你这个得意忘形,欺强凌弱,狂妄自大,自私自利,目中无人的大混蛋!”

杨锡泽在一旁边点头边笑,等她说完,不紧不慢地问:“还有形容词吗?你确定你脑子没病?”

“脑子.有病的前提是,我有个脑子!你那?”苡沫一扬下巴不卑不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