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四合院:从王牌采购员开始 >  第17章 情满四合院

“好小子!”

一大爷夸赞到,真是个争气的好孩子。

秦淮如小心翼翼的捧着盛满棒梗童子粪尿的盆,刚才看到别人拿着粪桶恶心的够呛,等到自己儿子这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了,也不恶心了,好像捧着金子一样。

有两个年轻人扒开贾张氏的嘴,秦淮如谨小慎微的把这童子粪水到了进去,三个人都歪着脑袋,实在是看不下去。围观的人也都闭上了眼睛,真是没眼看啊,院里时不时的传来干呕的声音,有的敏感的人都跑到茅房去吐了,这招简直是太恶心了!

秦淮如瞄了一眼,看盆里空了,自己婆婆也咽下去了一部分,嘴边也有很多粪水,她厌恶的把头扭到了一边。一点都不想多看贾张氏一眼,此刻的贾张氏可没有了平时那股嚣张劲儿了,静静地躺在粪水里一动不动。

秦淮如现在有一个邪恶的想法,如果她就这么死过去也挺好的,自己就更可怜了,卖卖惨兴许还能把棒梗救出来,70元钱也不用花了。这70元钱还没赔给人家呢,但是想想就肉疼。

大家静静等待了片刻,看贾张氏没有反应,都扭头看向三大爷。

三大爷神色慌张的看着大家,把眼睛拿下来又戴上,语无伦次的说到。

“是不是量不够啊?是不是量不够?

贾张氏没反应不是方法不行,是量不够!”

越说越有自信,越有底气,总算是暂时把大家糊弄过去了,三大爷长吁一口气。

大家听了三大爷的话,一大爷也觉得有道理,开始指挥大家切莫急躁,慢慢来。

大家也听话的自觉的站成一排,当然是有童子粪尿的排在前面,看着四合院的老老小小全都行动起来了大家不顾自己身体,想方设法的准备贾张氏需要的东西,有的晕到了,有的还挨打了,这鸡飞狗跳的一天,任是谁看见了这场景都是非常感动,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新社会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

一大爷看着井井有条的大家,不禁湿了眼眶,以后谁在说他们这个院的人自私自利、损人利己,谁再说这四合院里的人斤斤计较、邻里不合,他就跟谁急!人就得事上见,你看这有事之后,大家是不是都倾尽全力?在这寒冷的天气里,大家都自觉自愿的为贾张氏忙前忙后,这份真挚的情感,太让人感动了!

二大爷看到一大爷感动了,时刻不忘记彰显自己当领导的存在感,捋了捋额前的头发,昂首挺胸走上来说到。

“我们的群众真是好群众!你看大家都把这事当成自己家的事了。棒梗还小,刚才的量也少,我看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我们得加大剂量,小栓子妈,你第二个,刚才为了准备这些小栓子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剩下的大家自觉排队,人人有份,人人都可以献爱心!”

小栓子妈感激的看了一眼二大爷,终于有“领导”看到她的努力了,提着痰盂走上前,对着贾张氏的嘴把自家痰盂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倒了下去。

等了好一会儿还是贾张氏还是没有反应,大家开始疑惑起来,这招到底好不好用?

三大爷不等大家看他,就斩钉截铁的说到。

“这个还是量小,而且大家要注意了,对准一点,你说你哗啦一下都倒下去了,进嘴里的没多少,其余的都倒到脸上身上,白白浪费不说,还耽误时间,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下!”

听完三大爷的指导,下一个人如履薄冰的捧着自己家盛产的“黄金”,一丝不苟的全倒进贾张氏的嘴里。倒完自己也颇为满意的看了看三大爷,得到了三大爷点头肯定,好像战斗胜利一般,挥拳像大家示意。也迎来了一阵叫好声。

因为贾张氏吃耗子药把四合院的众老小都团结到一块了,惊吓之外的惊喜。

蹲在地上扒着贾张氏嘴的两个人也有些受不了了。

“一大爷,给我们俩换换人吧,这味儿实在是受不了了,这都泼了我们两个一身了。”

“好,我看还有没有要去扒着贾大娘嘴的人?”

一大爷说完扫视这院里的众人。

“我,我去!”

“我去!”

“我也去!”

……

大家争先恐后、自告奋勇,这种扒嘴灌粪精神真的是太值得歌颂了!

一大爷马上有安排了两个得力的人顶上。

第三个灌粪的人也做好了准备。

只见其中一个扒嘴的人,将贾张氏的额头向下搬了一下,使她的下颌抬起来,方便气道通畅,这样药能更方便的进入到贾张氏的胃里。

几位大爷看着这个小年轻如此有方法,纷纷点头称赞。

三大爷更是不住的表扬。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人啊,还得有文化,想到的方法都不一样!”

三大爷说完文化的事瞟了一眼二大爷,再文化上就得处处挤兑着二大爷,要不总是无视他这个知识分子!

听到三大爷的肯定,小年轻更有干劲儿了,冲着灌粪的人点下头。

“来吧,对准!”

灌粪的人也是先把粪桶的里东西搅和了一下,以便干湿混合,利于灌入。别说,大家这回都挺认真。

灌的人一鼓作气,扒的人也认认真真,就这样,第三桶就是一滴没撒,全都倒入了贾张氏的嘴里,倒完后,扒嘴的人还把贾张氏的嘴合上。以防流出,这个过程特别严谨。

就在这个人灌完之后,大家都屏气凝神的注视着贾张氏,尤其是三大爷,可不能再出纰漏了,这要是再不行自己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汗水顺着三大爷的脸颊往下淌。

就在大家全神贯注的时候,贾张氏一个鲤鱼打挺的起来,给大家吓了一跳,有的人惊呼。

“是不是诈尸了?”

随后觉得说错话般的把嘴闭上了。

再看贾张氏起来之后,“哇”的一下子把肚子里的粪水吐了出来,顿时,整个四合院里弥漫的味道真是那叫一个臭中带酸,臭气熏天。大家都捂住鼻子,看着如喷泉般贾张氏那叫一个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