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通幽诡事 >  第一卷 归去来兮 第二十三章 现身

林悠悠这些日一直在想,那个邪灵弄死了那么多女孩子,要弄死自己应该也是分分钟钟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它对只是各种恐吓、纠缠,却始终没有痛下杀手呢?那只能说明一点,就是它对自己的目的和其它女孩子是不一样的。

而且在上一次的交锋中,韩小玲还提到自己是什么千挑万选出来的。那么这个主人肯定是不会想让自己死的。至少在落到它手里之前,不会让自己死。

那么自己就用这个来逼它现身,韩小玲姐妹俩都是被它控制的,擒贼先擒王,如果将这个正主逼出来,出奇一击的话,也许还有生还的可能。所以自己要赌。

可是,四周黑浪依旧,并没有什么出现。林悠悠一咬牙,扬起手臂就往自己的脖子上狠狠的扎了下去。就算是真的死了,能破坏那邪灵的计划,也不算太亏。

“呜——”一声非常奇怪的长啸声从远处传来,林悠悠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叫声,像是虎啸又像是龙吟,声音响起的同时,她的右手背上的三道抓痕再次浮现,钻心的疼痛,让她手一软,匕首就掉落在了地面。

她抬头,发现恢复人形的韩小玲姐妹俩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惧。这是她们的主人要出现了么?

半空之中,一道小小的黑色身影现身出来,踏着轻巧的步伐,浮空走来。正是那只在小巷里、在花坛边时时出现的黑猫。

不,它不是黑猫,随着它的走近,林悠悠发现它渐渐变得有一只小豹大小,周身隐隐有黑雾缭绕,漆黑的皮毛上闪烁出点点星光,透过幽幽的雾气有一种别样的诡奇瑰丽,一条粗大蓬松的尾巴缓缓的摇摆着,紫眸如电般在雾气之中若隐若现。

亦真亦幻之中,它缓缓落地,那一刻,什么漩涡、什么黑浪全都消失不见了,只有夏鹏三人人事不醒的躺在地上。

林悠悠的身体这时也恢复了行动能力。她立刻反手将匕首对准了那异兽,怒声说:“果然是你,就是你,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对不对?”

那邪灵异兽眼中闪过奇异的光芒,似在传达一种讯息,可惜此时的林悠悠脑海里只有受伤的小姨、凄惨的刘娜以及此时横躺一地、生死不知的几人,满腔的愤怒早已填满了她的情绪,她根本没去想去探究它要表达的是什么。

这时,突地那异兽发出了嗬嗬的低吼声,冲着她的身后猛地呲牙。林悠悠只听到有人大喊:“妮儿,闪开!”

忽的一声,一团火焰就擦着她的耳朵,飞到了异兽身旁,“轰”的一声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

异变突生,林悠悠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只邪灵异兽就湮灭在熊熊的火光之中了。

这,这是,结束了?是谁这么心有灵犀的,跟自己搞突袭的想法不谋而合呢。扭头看去,只见黑胖大婶不知何时已经爬了起来来到了身边,虽然挂着一身的脏污,却难俺兴奋之色:“奶奶了熊类,都是这玩艺作类妖,这也没啥本事儿呀,还不顶那俩——”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觉眼前一道残影一闪而过,低头一看,她不由地大声惊叫起来。此时的她浑身上下仿佛是被千万个刀片划过一般,只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什么叫体无完肤,林悠悠此时才对这个成语有了深刻的认识,但这只是半秒不到的功夫啊。

这是什么样的速度,便是风速也不过如此了吧。不好,林悠悠心中一沉,身随意动,一下子就闪身挡在了方大师身前,面前一阵阴风袭来,似有什么东西堪堪停在了自己鼻尖前。

林悠悠睁开眼,不到半寸的距离,一只闪着寒光的爪子就停在自己眼前,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及时,这一下子应该就直接收割了方大师的喉咙了。

下一刻那异兽就在眼前消失了,随后又出现在了两米之外的地方,它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她们连它的残影都捕捉不到,它就已经变幻了好几个位置。最后,停在了一处,歪了歪脑袋,紫眸中似有一丝愠怒,定定地看着林悠悠,但却没有再发动攻击。

空气似乎在此刻凝滞了,林悠悠也死死地盯着它的眼睛,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刚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想要给这个不知道从哪个世界来的邪灵异兽出其不意的一击。

这诡异的身法、这锋锐的利爪,还有那恐怖至极的控制实体大灵的手段,真不知道那会儿是谁给自己的勇气想要去赌一把,梁静茹么?

扭头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方大师,以及不远处还未醒转的夏鹏两人。林悠悠似下定了什么决心,平静的说:“你的目标只是我而己,不要再伤害他们,我跟你走。”说着,便一步步向那邪灵异兽走了过去。

就在两者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林悠悠突然改变方向,斜刺着冲向天台边缘,一个纵身便跃了下去。她快,但怎么可能快的过那只兽。她的身体刚掉出天台,那兽就出现在她上方,一张口叼住了她的右手腕。

就是现在!看着那双近在咫尺、令人眩目的紫眸,林悠悠猛地将紧攥在手中的东西挥洒了过去。

“呜——”它惨叫一声,猛的一甩头,将林悠悠狠狠地扔回到了天台上。紫色的光芒熄灭了,那只兽一边从天台边缘跃,一边拼命地甩头,似乎正在忍受不可名状的痛苦。

林悠悠觉得此刻,她的全身的骨头痛的都要散架了,但她根本顾不得这些。冲着浑身是血,但又一次爬起来的方大师大喊:“你在干什么,快啊!”

“不是,这最后一张了,俺真类不会用啊——”话音未落,一道残影袭来,伴着某种动物凄厉暴怒的嚎叫,一阵血肉横飞。

“婶子!快啊!”这次竟是三儿挡在了那利爪下,但没两下,就像一张破布一样被甩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