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回我的杀马特时代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梦中的婚礼

陆云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诧,他没想到陈黎会这么刚。

刚刚那一瓶下去,他脸上看起来轻松的表情都是装出来的,他实际上胃也不好受。

本想看看这小子有没有那个胆量,没想到……

“哎呀,老陆你真是的,怎么这样喝酒嘛,小黎还是个年轻人……”

坐在身旁的周莉狠狠的拍了他一下,嘴里不停的教唆着。

“没事的,周姨,我还行。”

陈黎礼貌性的摆了摆手,脸上没有一丝醉酒之意。

自己上次喝醉,是和谢步柔在酒店吃饭,当是并没有获得古籍上的快速愈合功能。

这一瓶白酒下去,他能感受到体内的乙醛脱氢酶快速的解掉乙醇,变为乙酸,从而又变成了水。

简单的说,他刚刚喝了一瓶很呛人的水,完全对身体无害。

现在的他千杯不醉。

明白这一点的陈黎,知道自己往后再也没有喝酒的乐趣了。

不过,他也并觉得可惜。

因为他不喜欢喝酒。

“陆叔,我敬您一杯!”

说着,陈黎打开一瓶酒就往分酒器里面倒。

周莉见状,赶紧阻止道:

“欸,小黎别这么喝,一点点来,先吃吃菜,瑶瑶啊,赶紧给小黎夹点菜压压酒。”

“哦,好……”闻言,陆芸瑶担心的看了陈黎一眼,把菜夹到他的碗里,小声的劝说道:“老公,少喝点……”

陆云笑了笑,起身从一旁的酒柜里在拿出两瓶茅台。

跟我装?

我今天到是要看看这小子酒量这么样!

“没事,咱们慢慢喝,陆叔珍藏了不少好酒呢!”

陆云笑了笑,提着酒又回到了饭桌上。

酒后见酒品。

醉酒后,一般就三种选项。

第一倒头睡。

第二吹牛逼。

第三吐真言。

还有一种就是把第二种和第三种结合,真假难辨。

陆云有信心,自己不会在他前面醉去。

这种53度白酒,他可是有五斤的量!

“哈哈,行,今天我就陪陆叔喝到开心!”

陈黎咧开嘴笑道。

心里默默想道:无所谓,喝就喝呗,就当是喝水了。

接下来,一桌子的人都聊的极为欢快。

周莉提出的问题无非就是奖项,和音乐方面的事情。

陆云和陈黎聊上几句无关痛痒的前途之事。

就是一杯接一杯的喝。

酒过三巡又三巡。

陆云脸上开始有些酒红。

饭桌上已经摆满了8瓶茅台,他与陈黎一人四瓶。

这小子还在真能喝啊!

陆云见陈黎脸色也爬上醉意,行为举止也有些恍恍惚惚,心想,他也应该差不多了!

自己还有最后一瓶的量!

“来,小黎,今天咱们再喝一瓶。”

陆云开怀大笑,从酒柜里又抽出两瓶茅台。

“哈哈哈……陆叔开心就好。”

陈黎笑着接过。

醉意和恍恍惚惚都是他装出来的。

刚刚每人四斤,他们两个已经去上过好几次厕所了。

一旁的周莉和陆芸瑶,在他们喝第三瓶的时候也看出来了,陈黎能喝。

但也没想到这么能喝!

索性让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喝去,她们在一旁看着就好。

“小黎啊,你可真是海量啊。”

陆云将小杯的酒一饮而尽,笑着夸赞道。

今天本想给陈黎来一个下马威,顺便看看他喝酒后的糗态,然后再从他口中套点话出来……

毕竟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找的男朋友。

自己得看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

当然不是酒量,而是本事。

“哈哈,陆叔才是海量呢,我现在都快差不多了。”

陈黎喝完杯中的酒,笑着摇了摇头。

他是看出来,陆云并不知道自己的事情。

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喝,继续喝!

你喝醉了就没那么多问题了。

“小黎,别怪叔叔不信哈,你周姨跟瑶瑶都说你是个音乐才子,但是你知道,眼见为实嘛……”

刚刚什么话题都聊过了,陆云现在也找不到话题,直接聊到了音乐上去。

他是就是这一行的人,问些专业性的问题也属正常。

“嗨呀,就是随便写写啦。”

陈黎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小黎最近也没见你写什么歌曲啊?”

陆云笑了笑,眼神紧盯着他。

“呃……”

陈黎挠了挠头,一时语塞。

这话题也转的太快了吧!

他犹豫片刻,支支吾吾的说道:

“是有写,但是……”

话还未说完,陆云赶紧打断道:

“那给我们展示一下你的新歌,来,咱们也喝的差不多了,庭院里有架钢琴,小黎,我带你去……”

说着,将陈黎拉起身来,往那边赶去。

陈黎一脸懵逼。

周莉和陆芸瑶同样也是摸不着头脑。

平时的陆云可不会这么鲁莽的……

难道是喝醉了?

肯定是喝醉了吧!

陈黎的想法也是如此。

此时他脸上哭笑不得,自己这名义上的岳父,力气大的很,拉着他就往庭院那边跑。

陆云此时脑袋也有些混沌,根本也没在意什么鲁莽不鲁莽,他只想看陈黎在他面前丢一次人。

喝酒能喝,我就看你喝到这种程度了,还能作曲不?

今天这下马威,我给定了!

等他弹不出来,自己就可以站在长辈的角度,安慰他一下!

对,就这么办!

醉酒后的陆云没了严谨的思考,完全在意气用事。

庭院中。

一架三角钢琴摆在一个亭子的里面。

钢琴露天久了很容易氧化,从而影响音色。

但在陆云这种家庭,昂贵的三角钢琴就像个摆件一般。

每天都会有人来保养。

坏了?

那就换!

他们有这财力。

周莉带着陆运瑶也跟了出来,见陈黎已经坐在了钢琴椅上,疑惑的问道:

“小黎,周姨上次听你说,你在写曲子……哦,对了,你会弹钢琴吗,我听瑶瑶说你会弹吉他。”

“嘿嘿,会一点,会一点……”

陈黎挠了挠头,笑着回道。

钢琴一类的书籍他早就啃透。

他现在指形与技巧不说大师级别,专业级别应该能赶得上。

“哦?小黎前段时间就在筹备了啊,正好,弹来听听。”

陆云脸色酡红,双手扶着遮阳亭的柱子,身子恍惚,似乎下一刻就会倒下去……

5斤的量又不是5斤不醉。

一出室外,晚风一吹,酒意上头。

此时,陆云就差一个契机倒下去。

但为了看陈黎出糗,他强忍着昏睡之意。

“哎哟,老陆,你坐下听还不是一样的,你今天喝多了,你一个长辈还在小黎面前出糗,真是的。”

周莉见状,赶紧将他扶到座位上,语气幽怨道。

“小黎啊,快点弹,老子要听……”

被人一碰,陆云酒意加深一层,开始胡言乱语。

陈黎闻言眼角一抽,尴尬不失礼貌的回道:

“好的陆叔,这曲子叫做《梦中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