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拂烟云 >  第8章 私定终身

终于到了圣朝,我在城门脚下驻足了片刻,城墙历经了沧桑,不大看得出红砖,可是威严耸立,城门上写着“北门”。

在青丘从未见过这么高大的城墙,不禁走上前摸了摸墙。

墙上有着点点青苔,似乎见证了圣朝的荣辱。

进入城内,一片繁华景象映入眼帘,这街道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宽,用青砖铺制而成,四通八达,两旁的商铺进进出出的客人络绎不绝,叫卖声、欢笑声不断,很是蕃昌。

我牵着马在街上走着,人特别多,比肩继踵,牵着马不好走,就先找了一家酒楼住下。

遣小二帮打了水洗了澡后换了件白色的纱衣。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街上挂满了灯笼,人流并未减少,反而更多。

我便好奇问店家小二道:“圣朝晚上都有这么多人吗?”

小二道:“今晚是上元佳节,人自然多些,姑娘今晚也可去逛逛,有许多好玩的,在皎林台有舞狮、猜灯谜、对诗、赏花灯,也可游湖等等一时半会也说不完。”

我听得连连称叹,向小二道谢后上街,街上各种各样的花灯让人眼花缭乱,真是一幅良辰美景。

走着走着便来到了小儿说的皎林台,这更是人山人海,舞狮的鼓声更添热闹。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被挤得有点闷,便出来湖边,有空隙的地方看猜灯谜,好多人都只是看看,也有些人猜中灯迷,拿着灯笼高兴的走了。

我入迷的看着灯笼上的迷题,一男子突然将我拉开。

须臾,只见刚才站着的地方上方一灯笼着火掉了下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道谢,男子边上的一个女子就拉着男子,一脸担忧道:“弟弟,你没事吧?”

“姐姐无需担心,我没事。”

男子转向我笑着说道:“姑娘,没吓着你吧!”

“没吓到,谢谢公子。”我依着凡间的礼节揖手谢道。

男子身旁的女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姑娘,即是有缘,不如去府上休息片刻可好?”

想起上次的遭遇,我推脱道:“谢谢,只是现在已晚,我该回去了。”

女子不罢休道:“今晚是上元佳节,我们是盛情邀请姑娘的,希望姑娘莫要拒绝才是,况且我们府上就在对面,几步路而已。”

见这女子言谈举止似大家闺秀,且很面善,刚刚他们又救了我,我不好再推脱,勉强点头答应。

确实是走了百步就到了,门前一对石狮子,朱红色的门上方刻着“秦将军府”。

女子自来熟的拉着我道:“姑娘,我叫秦觅,救你的是我弟弟秦许。还不知道姑娘芳名,来自何处?”

“我叫疏悦,来自海雾镇。”

秦觅一直拉着我,生来我跑了似的。直至来到一间房内坐着,顺手拉了身边的秦许也坐了下来。

笑道:“疏悦,我这弟弟是北辰第一名将,对儿女之事不太懂,看见姑娘就没什么话,让你见笑了。”

“哪里话,将军英俊潇洒,与我看到的戏本上的那些将军不一样。”

秦诩道:“哦?那姑娘看到的戏文中将军是什么样的?”

“嗯……就是那种身材魁梧,杀敌无数,嗓门像狮子,脚一跺就会地动山摇的……”

他们俩姐弟被逗笑着。

秦许道:“姑娘倒是让在下涨见识了。”

秦觅难得见弟弟说这么多话,脸上的笑容一直在脸上挂着。

秦觅跟我说了好多,他们家是将军府,弟弟征战多年,从未败过,深得皇上喜爱云云。

听了一久,再看看天色,我起身道:“姐姐,我得走了,不然客栈要打烊了。”

“疏悦,要不今晚就不要走了,住我家吧”秦许点点头表示赞同。

“不了,等有机会吧!”

秦许道:“那我送你吧!”

秦觅震惊的看了看弟弟,即刻恢复和颜悦色道:“是,现在街上人散了,让我弟弟送你回去安心些。”

我想了想,怕上次那样的事发生就答应了。

出了将军府,街上人确实少了。

“疏悦,后日是我姐生辰,你能来吗?”

“我在圣朝还呆一段日子,当然可以了。”

秦许很是欢喜道:“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哦,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说说天南地北,聊聊家常。”

我很喜欢秦觅阿姊,也喜欢将军的见多识广,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我十分欢愉的与秦许道谢后进入了客栈。

上楼进入房间锁了门,没顾四周,直走向床,忽然蜡烛亮了。

护七正倚靠着窗子满是忧愁的看着我。

我受到惊吓大声道:“你怎么在这?”

“自然是找你,奈何你去将军府过节去了。素来听闻秦许不近女色,从未与女子交谈,看来你的魅力挺大。”

我悻悻然道:“你别老是胡说八道,我是有夫君的人。”

“我知道你有夫君,正因为你有夫君才不能这么晚还跟别的男子一起,这样你夫君会难过的。”

我顺势坐下来道:“那你在我房间干嘛?我夫君会不高兴的,出去了,我要睡觉。”

“今晚是上元佳节,客房早就满了。”

“那你可以去别家看看。”

“就是没有,我才来投靠你,你是害怕你未婚夫误会吗?你说,他会不会杀了我?”

我从袖口拿出一把小刀吓唬护七道:“你走不走,不走我死给你看。”

护七知道我是吓唬他,就道:“好呀!那你自尽吧,你死后就可以做我娘子。”

“想得美”。

收了刀,却不小心划到手。

护七紧张的拉过我的手道:“这么不让人省心,让我看看,随即拿出药抹上。”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这感觉再熟悉不过了,右手抬起不自觉的想摸摸护七的脸,却停在了半空,突然脱口而出:“北罂”。

我眼泪夺眶而出道:“北罂,是你,对吗?除了你,这人间没人会对我这么好。”

护七看着我片刻后,抬手撕下面皮,那张温柔而俊美的脸,也是我梦中无数次的脸呈现。

我一下扑到他怀里,“北罂,我好想你。”不知何时,我脑海里的北罂已经挥之不去。

北罂反手抱着我道:“小七,我以后就陪着你可好,你说了我是你未婚夫君,既是你的未婚夫君,今后我们就不离开彼此。”

我看着他羞道:“那是为了扯谎甩掉护七,就是你的假面。”

“不管小七是不是扯谎,我今后都是小七的未婚夫婿。”

我脸一阵烫,心跳的不知所措,内心深处就如有一个坑,现在这个坑被北罂填好了。

我起身走向窗子,打开窗,难道我真的喜欢上北罂了,看着窗外的明月,“对不起,阿爹、阿娘,我真的好像爱上这个叫北罂的凡间男子了,无论多大的后果我都承受。”

北罂见我心事重重,走近抱着我道:“小七,我爱你,在月升阁时就爱上你,你走的这几个月我无时无刻不想你,不要走,留在人间陪我,可好?做我妻子,我北罂对着这天地,明月发誓,此生只爱你,心悦你,永不相负。”。

“北罂,在青丘的几万年来,我不知这情未何物,直到遇见你,才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谢谢你!如果你不弃我,我愿守在人间陪你携手一生。”